「七一」前一些圖像雜思

互聯網照片

灰記還以為身在北京。胡錦濤那身解放軍衣,坐著開蓬車,然後兩旁一排排的大陸士兵向他高呼問好,卻「驚覺」他已來了香港。

當然,這並非中共最高領導首次在港閱兵,香港政權移交第二年,胡錦濤的前身江澤民亦做過同一動作。而九七年六月三十日踏進七月一日時,一輛接一輛的軍車駛過落馬州邊境,直奔新界、九、港各軍營,灰記那時負責撰寫解放軍入城的新聞稿,自然要全程數小時,緊盯整個過程。對灰記這類「反叛」分子來說,雖然對英國殖民統治素來反感,但自從了解到,標榜馬列主義,標榜解放窮人,以無產階級專政之名,行一黨專政之實的中共的欺騙性之後,對這個偽人民政權已沒有幻想,政權移交沒有半點喜悅之餘,目睹解放軍「兵臨城下」,不免感觸萬千。

特別灰記屬「經歷」八九六四的一代,(透過電視)目睹那些號稱人民解放軍的士兵,奉命進入北京城,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和學生,看到同一制服的士兵「大軍壓境」,不會感到好受。而灰記還在「六四」前兩星期,於木墀地,被全力阻止解放軍入城的北京市民托起,以攝錄機拍攝坐在車上一排排的士兵,而木墀地正是解放軍於當年六月三日晚開始亂槍掃射的地方。

即使不是灰記這類「叛亂」分子,而是愛國主義者,經歷過「六四」之後,也不會對屠殺平民的解放軍有多少好感。而這類「平反六四」愛國主義者,在香港應屬主流。這亦是中共不能與廣大香港市民和解的關鍵。

九八年江澤民那次閱兵,由於已是十多年前的事,灰記記不起有何感想,但一定不會覺得興奮。十多年過去,一國兩制越來越不像樣,港人治港成為空話,民生每況愈下,大陸隨了代價極高昂的經濟高增長外,政治高壓有增無已、貧富懸殊惡化、官員和社會道德嚴重敗壞……。港大最新民意調查,香港人的國家認同創新低,胡錦濤此刻在香港閱兵,還展示地對空導彈武器,為了要達成甚麼效果?

除了那些傳統愛國人士,相信不少香港人由早前看到解放軍軍車入城,到看到胡錦濤不理港人感受,檢閱「掛在香港的一把軍刀」只會給人要震懾港人的感覺了。

HUI MAN CHEONG圖片

然後,灰記又在facebook看到一些圖片,那些比人還高的水馬所象徵極度嚴密保安,如臨大敵般保護胡錦濤,好像胡錦濤是一個生人勿近的瀕危動物,對比殖民地時代英女皇訪港,同記者和平民只有幾呎距離,實在令人感到唏噓。

灰記在此重申,絕對不喜歡英國殖民統治,對一些香港人緬懷港英龍獅旗,緬懷殖民地遺產並不太認同。但灰記也不得不讚賞英國人搞政治的確有一手,單是公關手腕已比中共強百倍。這些政治公關也是建基於自信之上,一個外來政權,能得到不少香港人出自內心的歡迎,灰記也要寫個服字。

當然,七、八十年代香港市民政治意識不高,順民心態仍重,至令英國人較好管治也可以想像。那時候,香港傳統「左派」已跟隨中共「務實」路線,不會公然反英,。少數反殖人士就是一些社會派學運/社會分子、無政府主義者及托洛茨基主義者,也許他們有過抗議英女皇訪港的活動,但可能已被排拒在英女皇視線範圍以外。

無論如何,英國人不會為了少數反殖分子而搞得如臨大敵,他們自信大部分香港人接受現狀,即使其實很多人圍觀「事頭婆」如圍觀外國名人一樣,也並不介意。這就是有民選經驗和自由主義傳統的英國統治者,所顯露的自信,是承襲中國式專制及斯大林主義式專制的中共統治者所不能比擬的,即使英國人的種族優越主義,依然令灰記相當反感。

而中共這種專制主義氛圍,十五年來並沒有稍減,不過,內地以至香港民間的逐步覺醒,反對國家強權的聲音自然越來越多。再加上由他們「祝福」的香港管治者更沒有自信,於是便把反對聲音看成必須不惜代價排除於領導人視線以外的東西。於是把胡錦濤下塌的灣仔會展一帶變成准戒嚴區,於是胡錦濤變成生人勿近,於是被沒落的英國人比下去。

示威者固然不能在胡錦濤視線範圍出沒,記者原來也要「循規蹈矩」。原來有香記者在郵輪碼頭,胡錦濤主持儀式時,高聲向他提問有關「六四」的問題(因為採訪區離胡錦濤很遠),事後竟被警察盤問,說他大聲說話違規。這完全是「承襲」內地,領導人要耳根清淨,聽想聽的話那一套。據傳媒報道,胡錦濤聽到有人高喊問題後,望著採訪區,不知有否聽到問題內容?聽到了事後有否「追究」?

而當六月三十日下午,過千市民到會展場外,向在裏面接見香港政商建制人士的胡錦濤示威,雖然經上訴,示威區可移近至港灣道,但警方大打茅波,再次利用比人高一個頭的的水馬,把示威者重重圍困,另外,利用一架大巴士橫放馬路,令他們根本看不到會展入口,換言之,胡錦濤乘車出入也不會看到這些示威人士。想不到年輕欠經驗的電視台記者,竟說大巴士是防止示威者衝擊,完全相信了警方的宣傳。

在近千計警員嚴密佈防下,示威者休想走出馬路。於是憤怒的示威者只能與警員對峙,有些同警察推撞,迅即被噴胡椒噴霧。因為警察的目的就是千方百計阻止任何人進入會展進口的視線範圍,免得萬一胡錦濤看到,像早上聽到記者高喊「平反六四」的問題一樣,令他尷尬。

於是,聲稱要接觸香港市民的胡錦濤,只在特區政府安排下,到油輪工地見見安排好的勞工,以及參觀未入伙的啟德公屋,好像香港人有傳染病一樣,真夠諷刺!

當然總會有人說,這是香港政府和警方為了討好中央領導的做法,未必是胡錦濤的意思,灰記不同意。上有好者,下必亦然,如果口口聲聲說執政為民的胡錦濤真心親民,他不會覺得這些排場,這些過度保安有問題嗎?灰記以為,這位以血腥鎮壓西藏人而上位的中共統治者,屬中共訓練出來的正統,黨性高於一切,只會跟著中共老祖宗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教誨」走,如「槍捍子裏出政權」,如「穩定壓倒一切」,他是沒有自己個人風格的「共產黨機器」,連他的前任江澤民也不如。

為令比江澤民更不如的胡錦濤生人勿近,港警在會展外瘋狂噴射胡椒噴霧,可恥!(輔仁媒體圖片)

江澤民也會有一些「出位」的公關手段,如突然到商場近距離與市民接觸,這些動作,西方政客常用,末代港督彭定康就是一個高手。江澤民雖然樣子不討好,但他是有點想學西方政客的「開明」,相信這和他解放前,在上海十里洋場長大,入讀聖約翰大學的西化傳統有關吧。

當然,能夠成為中共最高統治者,又怎能西化太多,所以江澤民適當時候要教訓港人,要惡形惡相也就在所不免,否則怎配稱專制主義者。只是現在中國這個強國比江時代更自我膨脹,但同時政權的危機感越來越大,胡錦濤這個黨性高、無個性、不作為的統治者,便只能繼續中共的硬傳統,面對中港民間越來強大的反對聲,親民這一招只能「割愛」了。

而對香港自主有期盼、對中國民主前途有所關注的香港人,胡錦濤有否膽量直接聽取「結束一黨專政」、「梁振英下台」等聲音此刻已不重要,他們在七月一日自有自己的表達方式,向北京清楚表達,不接受中共正統的一套,因為中國專制主義的幽靈早就應該安息了。

One response to “「七一」前一些圖像雜思

  1. 與人談及風球下胡錦濤要提早兵,把行程調動,即是說寧願別的項目去不到,兵也一定要完成,顯示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為甚麼這樣重要?真的打起仗來,香港可守嗎?也猜想不是要用來賑災、防洪、救地震。鎮壓也應不必。重要性在哪?合理的解釋是宣示主權。但有人質疑中共對香港的主權嗎?這是否正說明中共有多心虛?

    記得當年李後曾口快快說九七後香港不須駐軍,惹來鄧伯伯罵道:這是胡說八道。或者後生的人都沒印象吧,當時可是「傳為佳話」的。由些可見鄧小平的英明:他可預見將來可還是出了個姓胡的來掌權,可以有資格去說「八道」,那就比「說三道四」還多出一道,真正是道行高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