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量師不懂僭建,梁振英誠信破產

YIP LUEN SANG PHOTO

想不到梁振英會步唐英年的後塵,被揭發其大宅有多處僭建物,包括一個二百呎的地窖。據聞他的大宅可能還有更嚴重的違例建築。無論如何,說梁振英誠信破產一點不誇張。

但梁振英不是一再說自己是無心之失,不知道其住宅有僭建物嗎?但他明明是出身測量專業,為何如此無知?他竟然這樣對記者說,自己是產業測量師,並非建築測量師,不懂分辨甚麼是僭建物。當聽到他出此言,灰記的同事嘩然,說測量師不懂僭建物,等同眼科醫生不懂傷風感冒,外科醫生不懂看兒科一樣,有冇搞錯。果然有產業測量師打電話到電台,指產業測量師要負責估值,有否僭建物很影響估值,尤其一些貴價毫宅和獨立屋,測量師會親身前往現場觀察。這位測量師說,的而且確,一些很特殊的僭建,產業測量師未必知道,但他如有懷疑,必定會請建築測量師看清楚。

甚至產業測量師揶揄梁振英,他是全港唯一不懂僭建的產量師。

而facebook馬上有人指,梁振英入讀理工學院時,讀的正是建築測量,並揶揄他「讀屎片」。

換言之,梁振英無可能不知道自己家中有僭建物。

換言之,以詭辯出名的梁振英這次詭辯不掉,他的專業令到他對僭建物絕不會掉以輕心,更不可能有無心之失。梁振英於去年五月,僭建風波橫掃特首曾蔭權、眾高官及一些立法會議員時,聲稱他曾請過兩名專業人士看過,都說他的大宅沒有違例建築,以示自己清白。他在競選期間,一再以僭建事件攻擊對手唐英年,原來自己也做著同對方一樣的事。

不過,如果梁振英真的以為自己沒有僭建,他迅速把僭建玻璃屋毀屍滅跡,實屬非常奇怪的行為。概《明報》未刊出他的玻璃屋懷疑僭建,他早著先機,得知《明報》將刊出此新聞。他的反應不是找專業人士來查看,或相信那兩位專業人士沒有僭建的判斷,而是在新聞出街前迅速拆掉玻璃屋,然後新聞出街後承認自己疏忽。這不是一個覺得自己清白,而是「心有屎」的人的行徑。原來據報他2000年買進兩所獨立屋時,有向屋字署交圖則,圖則上沒有那個玻璃屋,怪不得他要迅速毀屍滅跡。

而有線電視後來報道,梁振英與發展商簽訂的買賣合約,訂明梁不會追究有否違規建築。有業界人士指合約這樣寫,即表示買方知道有僭建物。

其實競選時西九設計比賽事件,他口口聲聲說不知道公司高層當其中一參賽者顧問,因而沒有申報,已經很令人懷疑。因為如果他是一個公私分明而認真的人,自己擔任比賽評審,沒道理不去了解自己公司有否與參賽者有關係,有否構成利益衝突,他的供詞很值得懷疑。可惜可能西九事件較複雜,一般人不大明白。現在僭建問題應該較容易明白,他的誠信的確很有問題。

既然唐英年因僭建問題而誠信破產,被香港人唾棄,為何梁振英一句無心之失便可以一了百了?因此,香港人必須清楚明白的表態,我們不要一個沒有誠信的特首。「七一」當日,相信「梁振英下台」的聲音不會缺席。即使他還厚著面皮做特首,他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電台找不到因僭建而江河日下,最終輸掉那場小圈子特首選舉的唐英年,因為唐不在香港。轉而訪問那位說要挑戰小圈子選舉的落敗者,民主黨的何俊仁。主持斬釘截鐵問何他,會否向法庭提出選舉逞請。何俊仁應酬說期限已過,不知法官會否酌情處理,並說還要研究選舉過程他有否就僭建作過虛假陳述云云。重新開咪的鄭大班亦督促何俊仁務必提出選舉逞請,無論勝算如何,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擔心政府真空云云。灰記以為,主流泛民如果還有半點政治意志,在「天賜良機」下,無論如何都要向梁振英窮追猛打,選舉逞請必定要一試。除此之外,把「要求梁振英下台」發展成龐大的政治運動,向地下黨治港說不,向說謊者說不。

吳文遠照片

「長毛」梁國雄不虧有政治觸覺,有傳媒報道,他期望 前特首候選人何俊仁及唐英年能夠提出選舉逞請 ,尤其是何俊仁,如果對方決定不提出選舉呈請 ,他說會 考慮以選民身份提出

梁國雄又指,何俊仁參選特首時表示 ,要挑戰小圈子選舉的不公義,希望他能透過法庭實踐理念 ,向支持者交代。梁國雄說 ,自己亦會尋求法律意見 ,能否以選民身份提出申請。他希望 七月一日候任特首梁振英上任前會有決定,希望可以尋求一個公道。(香港電台)

面對梁振英當選後的霸道作風,主流泛民,特別民主黨予人無所事事,缺乏鬥志之感。灰記不會以其中常委馮煒光應聘梁政府副局長,及羅致光任新政府扶貧委員會籌備小組成員,以至任立會財務委員會主席的副主席劉慧卿,縮短議員發言時間為梁振英五司十四局早一點通過撥款開路,便斷定民主黨與梁振英有暗盤交易。但民主黨的表現的確窩囊,梁振英當選後要搞行政霸道,矮化立法會,把議事規則容許,少數派議員作議會抗爭手段的「拉布」肆意抹黑,好像將來他任何政策的失誤,都與「拉布」有關。但主流「泛民」,特別民主黨,竟然不予反抗,反而被此歪理震懾,怕得失選民,當黃毓民、長毛等於替補惡法審議「拉布」時,置身事外,後來工黨以至公民黨都加入聲援,民主黨卻仍隱影。總之,民主黨這種「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表現,反映他們缺乏政治理想和意志的「機會主義」作風。

如果這次何俊仁,以至主流「泛民」又不了了之,他們大概可休矣。香港民主運動大概也要另起爐灶。

 

4 responses to “測量師不懂僭建,梁振英誠信破產

  1. 通告: 唔通你有花柳仲同你行埋咩? « Chan Sim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