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發展為先,抹殺歷史的林鄭月娥

虧林鄭還講得出「發展為先的硬道理可能已不合時宜」,需要與市民共同商討,以民為本。她還把當年抗議清拆天星皇后的本土力量擺上台,說自己讚揚過他們把文物保育推前了一大步,未來五年要平衡發展及保育,確保它們兩者互不對立,說任務相當艱巨及富挑戰性。林鄭說這番開場白,並非洗心革面,要扭轉以往極過份偏重發展的推土機主義,盡力保育所剩無幾的歷史建築,而是為了清拆政府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舊政府總部西座,強詞奪理。

灰記要強調,香港以往以至現在,政府以及商界的推土機主義,已把香港太多非常值得保留的有歷史價值的建築拆掉,所剩下的是不成比例的少。如果政府是認真對待文物保育,就是義無反顧的盡全力保留這些所剩無幾的歷史建築。其中最簡單直接的做法就是保存政府建築物。而反映殖民時代管治文化轉變的政府山建築群,本身已極具歷史價值,相信任何make sense的政府,不會不全面保育這些極具象徵意義的歷史建築。

偏偏這個香港政府,做事永遠是半心半意,說保育政府山的同時,卻要拆掉較晚期(1959年)興建的西座,理由是西座被專家評為三級歷史建築,保留價值不高。但很多人,包括當年有份興建舊政府總部的港英工務局局長Michael Wright的意見,是政府山建築群,由動植物公園、前港督府、三座政府辦公大樓、聖約翰教堂、終審法院以至砲台里是一個整體。整體的意思就是缺一不可。

更何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屬下的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高度評價西座,它是三幢建築物中最複雜的,有豐富細節,亦完整反映了半個世紀前設計政府總部的思維演進。理事會並於六月十三日發出全球警示,並去信香港政府,要求停止重建計劃。林鄭卻說理事會受到政府山關注組的誤導。

而五年前以本土行動成員身份與林鄭對過話的朱凱迪則指,西座的價值在於其顯示殖民地政府開始改變管治思維,這座較平易近人的政府建築物,市民可以自由進出,辦理涉及不同政府部門,如交水費等的事務,極具歷史象徵意義。即使林鄭五年前「賣口乖」,策略性表揚本土行動,相信今日朱凱迪也不會同意林鄭要向舊政總西座開刀,向香港重要歷史開刀。而且更不能接受五年過去,林鄭仍不肯汲取強拆天星皇后的教訓,真正改變發展主導的思維。

現在林鄭要拆掉與香港市民關係最密切的西座,興建一座樓高32層的寫字樓。林鄭提出的理由是,新大樓向高空發展,可把多出來的土地擴建成綠化地區(約增加一千平方米)及加闊雪廠街馬路,紓援行車路不足問題。為了增加少許綠化地帶,便要拆掉一座不可或缺的建築物,還要美其名還原中環綠化地帶,灰記質疑其必要性。

老實說,港英年代,政府總部的空地是對外開放,是董建華怕示威,於上場後把舊政總由重重鐵欄包圍。其實只要把鐵欄拆除,就是很好的綠化帶及公共空間了,何須大興土木,勞民傷財。而常識亦告訴灰記,中環交通是整體問題,加闊了雪廠街的一段,只會加重皇后大道中的交通負荷,不會紓援中環的交通擠塞問題。更何況加建寫字樓面積,亦會引來更人流和車流。

林鄭又說,保育亦要顧及發展,中環十分缺乏寫字樓空間,所以有必要善用土地資源,增加供應。新建的甲級寫字樓,30萬平方呎樓面做私人辦公室,另12.7萬平方呎樓面,給金融和法律相關的組織,如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辦公室等。

灰記亦絕不能同意,作為金融及商業中心,現在中環已經遠超負荷,有遠見和規劃的政府,是發展新的金融及商業區,而不是加重中環的負荷。犧牲政府山建築群的整體性,興建「杯水車薪」的寫字樓面積,待「中標」的發展商在呎金寸土的中環賺大錢,結論只有一個,就是官商勾結,政府硬要向發展商輸送利益。況且,中環除了是金融及商業中心,亦是香港開埠以來的政治中心,舊殖民地政府稱之為維多利亞城,這些歷史有必要好好保留,讓市民了解香港的過去的政治操作,殖民地管治如何轉變等,政府山建築群就能好好地作為活教材。

然後林鄭又利誘非政府機構,說新建的西座大樓,是為了租給本地及國際性的法律及金融非政府機構。但問題是,如果政府把現在西座整幢作為非政府機構的辦公大樓,也能達到目的。況且,非政府機構是否一定要立足中環?政府有很多不同的空置建築物,不一定要把非政府機構安置在中環。

總之,在香港具歷史價值建築物所剩無幾的前提下,林鄭要拆掉舊政府總部西座的理由非常牽強,而且搶在古物古蹟委員會跟進舊政府總部評級前,公布如何處理這些建築群,給人霸王硬上弓的霸氣,虧她還說是為了令委員免除不必要的政治干撓。明明是向古物古蹟委員會施壓,卻說成為了令委員免除不必要的政治干撓,其指鹿為馬的作風直迫梁振英。

歸根究底,這位的官員其實並沒有深刻檢討「發展為先」的禍害,例如降低強拍門檻至八成業權同意,令更多小業主被大財團、大業主欺壓;例如「活化工廈」除了輸送利益給擁有整幢工廈的大業主及大地產商,而令真正活化工廈的音樂人、藝術家等被迫遷,例如不少「古蹟保育」都成了商人賺錢的手段,以和昌大押為例,與豪宅為鄰,當年的當舖變成有錢才能消費的高級餐廳,天台名義上開放給公眾,但市民如要在該處享用自携食物,分分鐘被佔用了天台的餐廳負責人報警「求助」。而不分是非的警員竟然會應餐廳負責人的要求,干涉市民享用公共空間;大澳警署被信和集團成立的「非牟利」機構改建成精品酒店,房價一晚千多至三千多元,又是有錢才消費得起的「古蹟」;「保留」灣仔街市,是為了它背後的豪宅,有一個「古蹟」作門面等。
 
但也許她「死都拗番生」的語言能力,吸引以詭辯出名的梁振英;也許主流香港人還沒有深刻反省發展主義,其實只有利於有錢有地的人,因此她享有民望,繼續官運享通,成為下屆政務司司長大熱門。

One response to “還是發展為先,抹殺歷史的林鄭月娥

  1. 政務官出身的人少年時代多是學校辯論隊成員,從小就練成包拗頸,今天做正方明天做反方,缺乏的是做人的原則,政策的一貫性,更遑論思想的體系。
    今日她又無事生非要202x年劃缐取消原居的丁權。
    首先五十年不變不代表第五十一年就要變,變與不變不是你今天決定,說不定屆時大陸已和平演變行西方的制度。她的作為無非看準巿區無殼蝸牛不滿原居民的特權而挑起族群矛盾,為整治新界僭建問題造勢,縱使拆僭建真的釀成衝突也有民意主持。一旦成功解放僭建問題便提高民望,有利更上一層樓。
    筆者非原居民但也深明新界的土地屬於新界人的,共產黨在大陸沒收地主的地也沒有收歸國有,而是交給當地人集體擁有。今天深圳的原居民分享了城市發展的果實,反觀新界,除了曾向清政府訥糧的農田和居民自住的房屋外,港英政府沒收了所有土地,甚至民居門外的曝穀地堂所劃為官地,扼殺了村民發展空間,以致早年很多新界要到外國謀生。所謂丁屋政策便是港英政府給予新界人的一些特惠賠償。這種賠償是否該沒完沒了呢?這是一個很深層次的問題。
    中國政府每當論及國土問題都會說某某地方自古以來都是中國的領土,我們的祖先佔了這塊土地,縱使不曾開發也是我們的。依此邏輯,新界的土地為什麼不是新界人的子孫的呢?只要延續已有的特惠賠償也不合理嗎?
    林鄭提不出取銷丁權的政策理念,卻妄圖自行劃界線,不是源於政治亢奮,還有什麼原因?這種人伙拍梁振英,香港要多亂有多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