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夜的一角

點起燭光,要頌揚,要感觸,要激動,要憤慨,要驚醒,誰可以指指點點,站在高地說話。
說它不是行禮如儀的公式,它確沒有讓人「驚喜」。然而,又有誰要它泡製「驚喜」,除了數字,因為又破了紀錄。
它每年的存在,變成了圖騰,是不能擔當,承載不起的圖騰。 

站在湧向一方的,越走越慢,最終停頓的人群中,你的心情複雜。有人按奈不住,在動彈不得的人群中「盲動」;有人爬上高位,製造險象;有人面露厭惡。「想想為何今晚要來這裡。」「來這裡不是開派對」……誰又可以指指點點,站在高地說話。

大部分人依然沉著,日常的唳氣沒有擴散,因為這夜大家變得明明白白願意「身陷」動彈不得的「困局」中,因為有一個共同的「使命」,為當年不能安息的靈魂和被腰斬的理想,向施暴的北方當權者「拷打」。即使「拷打」的是冷酷的頑石,即使寃屈的靈魂繼續得不到撫慰,即使理想繼續落空。

更重要的,也許,越來越多人變得明白,越是願意「身陷」動彈不得的人群中,越能驅走面對冷酷施暴者的無力感。更重要的,儘管不能擔當,承載不起,卻越來越多邊界以北的人的圖騰,讓人們重拾久違的道德勇氣,或認知被腰斬的理想。

但它無疑是行禮如儀的公式。年年如是的空洞話語,產生不了感染力的哀號,令人難堪。即使當年的見證者壓場,也消減不了公式。沿途叫喊如夜市的通道,好像少了點對儀式的起碼尊重。然而,又有誰可以指指點點,站在高地說話。

也許它需要更新,需要注入活力,需要與時並進,但它是年復年的儀式,改變不了。也許,它應該更為簡單,更為內歛,更顯莊嚴,作為儀式。

也許它真的不能擔當,承載不起。然而這夜,它凝聚了最大的共識,在千百種分歧當中。

 

 

2 responses to “第二十三夜的一角

  1. 連續去了四年,我也覺得有些什麼感覺,見到您用的字眼,我也覺得,口號有空洞和形式化的感覺(例如「民主潮流」這個字),氣氛也的確可以內歛一點(例如少些「wow」的聲音)。但是也礙於表達出來的時候,又怕自己有站在道德高地之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