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是議會政治一部分,立法會不是政府一部分

Angus Wan 創作

這兩天,facebook 多了一張惡搞創作,一位茅山師傅在立法會議事廳鬼畫靈符。這名被惡搞為「有病議員」者是工聯會的王國興,出身愛黨學校旺角勞工子弟學校,後加入中共外圍組織工聯會。這位「左派」人士,年青時也有過反殖反資的理想。但當中共成為走資當權者,只講強權,不講公義時,他和絕大部分黨的同路人一樣,繼續甘願當黨的馴服工具,當九七後的建制打手。

為甚麼說王國興等是建制派打手?得從去年五區公投運動講起,這個議員藉辭職再補選,提出議題作變相公投的舉動,是迫不得已。概因中共於基本法承諾的立法會全面普選,本應於零八年選舉應有機會落實,甚至親建制的民建聯及自由黨,在黨綱和政綱都有提到爭取零七零八雙普選。這個本屬香港內部「循序漸進」的民主進程,卻因中共不脫強權「家長」本色,利用釋法把這個民主進程叫停,違反自己莊嚴的承諾。

當然,中共善於違反自己莊嚴的承諾,例如他奪取大陸政權時,與全中國各民主黨派,各民族及社會人士達成的《共同綱領》,如能落實,則中國可能避免/減少一黨以至一人獨裁所犯下的致命錯誤,導致民不聊生的錯誤。但正如後來被奉成中共老祖宗的毛澤東(中共的始創者應是陳獨秀,但中共黨史則把他打作叛徒,近年對稍為客氣)最津津樂道,槍桿子裏出政權。正所謂打江山,坐江山的造反者/革命者思維邏輯,註定這個「革命黨」不願接受人民監督,所以只能違背諾言、踐踏憲法,失信於民。

在槍桿子強權下,大陸的民主黨派及社會人士被承諾的東西,如民主協商、普選人民代表、分權等,很快便成泡影。於五七年反右運動後,民主黨派更被收拾妥當。中共一黨專政從此通行無阻。是的,正如五區公投運動發起人之一長毛梁國雄所言,共產黨可信,母豬會上樹。但中共不可信一回事,香港人是否應該逆來順受是另一回事。更何況香港還有這邊一制的屏障,儘管這一屏障越來越岌岌可危。

公、社兩黨就是不滿中共背信棄義,民建聯、自由黨等只懂看「阿爺」的面色,視自己的黨綱、政綱如無物。就2012年雙普選問題,提出單一議題,辭職補選實行變相公投,這種藉選舉作全民表態的行動,在香港完全合法,對政府沒有約束力是另一回事。其實,立法會議員提出議案,即使獲得通過,一樣對政府沒有約束力,建制派議員是否覺得議員提案多此一舉?那為何覺得辭職補選,變相公投是多此一舉?

原來,正正因為變相公投的一人一票全民表態意義,習慣以我為主,專權獨斷的中共最為顧忌。上次五區公投在民主黨反對下,做到不夠好,沒有達成更好的全民表態效果是另一回事。換言之,全民表態觸動了中共的獨裁神經,這才大大有意義,珍惜民主表達權利的人,才應該想方設法捍衛這一辭職補選的權利。因此,建制議員及政府在中共督促下,提出褫奪補選權的遞補機制,是反民主自由的舉動,珍惜民主權利的人,必須堅決反對。

故事回到王國興的鬼畫符,王議員寫字表達不滿,這是他的權利,正如他要做政壇小丑,也是他天賦的人權。但事情發展到今天,是政府強推遞補機制,剝奪市民權利的結果。去年推出的遞補機制法案因大批市上街反對,部分親建制政黨如自由黨、新民黨等見風駛梩,要求政府推辭立法,諮詢公眾。原先堅稱不諮詢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因為不夠票通過,唯有向政治現實低頭,民建聯主席譚耀宗也迫於相隔一天轉口風,被電視記者揶揄其政黨的立場只是跟著政府走。其實灰記以為,遞補機制是中共交予特區政府的任務(又是嚴重破壞一國兩制,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中共外圍組織民建聯、工聯會等必定要誓死協助港府完成任務。

現在政府再提交的法案,的確有所讓步,沒有取消補選,但辭職議員六個月內不能參選,則是褫奪參選權,嚴重違反人權,仍然不可接受,高調反對天經地義(老實說,政府當初提出法案說是要堵塞議員藉辭職進行補選的「漏洞」,既然現在堵塞不了這「漏洞」,最正路是撤回方案)。老實說,政府不收回議案才導致拉布戰的發生,因為作為議會少數的泛民根本單靠票數,無力阻止法案通過。主流泛民選擇認命,只投反對票,人民力量的黃毓民、陳偉業則作出千多個修訂,並在每一修訂上發表冗長演說,實行「拉布」,社民連主席長毛梁國雄亦加入戰團。

三位反遞補惡法的議員實行拉布,自然引起建制和政府的不滿,包括王議員寫字以表不滿。因為要那些「尊貴」議員加班,被迫留在議會,聽不中聴的演說。主流泛民則最精明,一早表示反對二讀離場,不用留在議會「受罪」。現在親政府輿論不斷重覆同一論調,說拉布浪費公帑,說拉布妨礙議會運作。而候任特首梁振英更出口術,說「立法會的『拉布戰』浪費金錢及時間,如果『拉布戰』持續,新政府的組班及施政亦會受到影響,強調香港不能再磋跎歲月,他批評發起『拉布戰』的議員是『對唔住香港市民』。」(《星島日報》5月12日報導)。

但這都是完全站不住腳的,因為立法會有其議事規則,由立法會主席負責把關。而立法會主席是建制的囊中物,前有范徐麗泰,現有曾鈺成。既然建制派中人的主席都沒有認為千多項修訂無聊不必要,亦沒有認為三位議員的發言有違議事規則,又何來影響議會運作。

這些言論完全不尊重立法會主席,暗示主席缺乏裁決能力,就等同特首曾蔭權去年指就港珠澳大橋環評尋求司法覆核的市民,濫用司法程序一樣,是不尊重香港法庭的獨立性及裁決能力,概法庭批淮市民司法覆核有一定法律程序,絕無被濫用的問題。況且,司法覆核是市民對政府行政失誤作出補救的權利,是非常重要的基本權利。

現在社會有一非常危險的言論,特別梁振英當選後,更是經常危言聳聽,基本上好像要立法會絕對跟政府合作,否則好像政府甚麼都做不來。但梁完全矮化立法會的角色,希望立法會如大陸人民代表大會的橡皮圖章,是非常危險的極權思維。其實,立法會在親建制議員把持下,政府的議案,九成以上都會輕易獲得通過,議員亦絕少提出大量修訂及發言拉布。因此,政府,包括梁振英的新政府不能以此來逃避行政出現的問題‧況且,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是香港這一制的核心價值,不能因為北京當權者不願改革的落後思維,如習近平的三權合作論,便輕易受影響。因此,如果輕易相信親建制以及梁振英的歪理,香港市民的基本權利,香港的核心價值只會進一步被侵害。

香港市民必須明白,在沒有普選下,議會由較少民意授權的親建制議員佔多數,泛民就一些爭議性大的議案進行抗爭,便只能訴諸大量修訂及拉布戰,引起社會關注。而拉布戰的經典例子是年前的高鐵撥款,是市民對此無意義,真正浪費公帑數百億的大白象工程的不滿,迫使如夢初醒的泛民議員提出大量修訂及拉布發言,會場外則大量市民集會反對高鐵撥款。雖然最終不能阻止撥款通過,但行動揭露政府推高鐵的所謂諮詢十分粗疏,隱瞞很多工程對市民(除菜園村,還有大角嘴)巨大影響,議員卻大都不甚了了,引起一些市民反省單一發展主義的荒謬及對香港的禍害,亦有其意義。

現在,遞補機制是一役,三、四星期後的版權修訂條例是另一役。其實,一些泛民早有認命心態,誓要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市民,反而要提醒這些坐在議事廳舒服過日子的議員,要適時利用議會規則作出抗爭,不要躲懶。看來,有心監督政府的議員以及市民,要正視拉布戰的價值,裏應外合的繼續抗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