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界」情意結

不知怎的,最近香港發生的一些事情,例如灰記客上次博文提及的應亮在香港被大陸公安威嚇;還有二月底,大陸離休幹部在香港出版的書受到阻撓;以至年前前八九學運分子周勇軍涉嫌利用假護照從外國入境,竟被特區政府送回內地,令灰記想起一套大陸主施律電影《建黨偉業》或是一些租界的故事。

這些租界固然是「喪權辱國」的例證。但這些租界有時也會扮演「正義」角色,例如保護「進步」人士不被清廷、軍閥或獨裁蔣介石國民黨政權迫害,保障出版「進步」刊物不被清廷、軍閥或獨裁蔣介石國民黨政權查封等。當然帝國主義力量也會應中國統治者的要求,在租界內清剿不受歡迎人物。例如在《建黨偉業》中,中共一大參與者,及「協助」建黨的第三國際人士,如何受特務跟蹤,受租界警察的追緝,最後轉到船上開會。當然,租界在二戰後已取消,偌大的中國只剩下一個「喪權辱國」的孤例,就是香港。

據說當時蔣介石政府是希望「光復香港」。因為根據一九四一年英國與美國簽署的大西洋憲章的反帝國主義原則,英國應該在戰後放棄殖民地。一九四三年美國總統羅斯福向宋子文說戰後將會把香港交還中國。蔣介石知道後,在日記上寫道︰總理孫中山革命畢生奮鬥最大的目標,現竟得由我親手達成。

但英國首相邱吉爾不同意放棄殖民地。在一九四三年的開羅會議上,蔣介石與邱吉爾鬧得很不愉快。英國要重佔亞洲殖民地,日本宣佈投降後,在菲律賓的英國太平洋艦隊隨即派海軍特遣艦全速開往香港,完全不顧盟軍的協定。尚在香港集中營的英人也很自覺,向日治當局要求接收香港。國軍沒有預計英國人如此做,也沒有搶先從廣東調派軍隊到香港,就失去收回香港的契機了。(參看陳冠中的《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42至44頁)

最有趣是,當時中共的東江縱隊和港九大隊應是日方以外在香港一帶最有組織的武裝力量,但中國官方正統仍是國民政府。中共雖然名義上與國民黨合力抗日,理論上應是同心協力扺抗外侮。但實情是抗戰時,特別是勝利後,國共各懷鬼胎。因此中共並沒有因地利關係,本著「民族主義」精神,反對英國重佔香港。當時中共中央反而指示中共南方局廣東區委,派譚天度為代表,與港督代表談判,作了九點協議,包括英方承認中共在港的合法地位,同意中共在港建立半公開的各種機構,允許中共人員在港居住、往來、募捐、出版報刊、成立電台,條件是中共武裝要撤出香港。(參看《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第44至45頁)

灰記以為,中共之所以不反對英國重佔香港,是不想讓國民黨勢力擴大。而且,中共雖藉八年抗戰避免和國民黨正面交鋒,休養生息,軍力比「長征」時大增,成為一股獨立的政治軍事力量,但中共仍沒有想到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如此虛有其表,覺得需與國民黨長期較量。有一個較「中立」的殖民地/租界,方便他們的政治運作,對中共較為有利。換言之,在「革命實用主義」下,可以暫且放下「國恥」,與英國人「共舞」。

回望歷史,站在香港人立場,蔣介石不能收回香港,終止百年「國恥」;共產黨為了爭取在這個殖民地/租界的活動空間,沒有被民族主義沖昏頭腦,默認英國強佔中國領土,武裝撤出香港,都是香港之福。因為一來蔣介石的獨裁及腐敗統治不得民心,二來隨之而來的國共內戰,幾年下來,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敗走台灣,到時香港便順勢由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手中,納入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香港的獨特歷史便告終結。

至於中共短短幾年打敗國民黨,奪取大陸政權後,不收回香港,也是「革命實用主義」壓過「民族主義」的又一表現。《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46頁引述已故中共在港宣傳大員金堯如如何理解當時「中央精神」︰「……為甚麼毛澤東和周恩來就決定不收回香港?可見用『洗雪百年民族恥辱、「維護主權完整』並非至高無上的唯一神聖教條。……收不收回香港不決定於『洗雪國恥』和『維護主權』,而決定於是否有利於創建國家大業、有利於人民休養生息,有利於分化美英反華聯盟、有利於開展國際統一戰線、有利於保衛亞洲和世界和平」

中共的「長期打算,充份利用」,造就戰後香港一段獨特的歷史,中共固然可以在香港活動,國民黨也如是,還有就是不容於中共政權,逃避中共政權的各式各樣人士。一大批在殖民地土生土長的第二代,以至第三代,免於蔣介石於台灣的鐵腕統治,也免於毛澤東於大陸的急風暴雨,令人民疲於奔命的「革命」統治。特別七十年代以後,英國人因應社會的轉變,進行一系列社會民生改革,自由、法治和廉潔逐漸成型,民主則成了不少人追求的理想。當然,香港絕對不是公平公義的社會,社會不公、貧富懸殊、官商「勾結」等的問題極待解決,這也是香港民主進程要解決的問題。

是否俱往矣?因為九七前後,正當殖民統治/帝國主義要撤離香港,那種一雪百年國恥的聲音忽然響亮。香港由殖民地變成特區以後,香港的獨特性,原應受兩制中的這一制保護的所謂核心價值,越來越被大陸的統治者,向統治者投誠的人矮化,甚至香港本地人也覺得要「背靠祖國」,便要犧牲香港的獨特性。而捍衛這邊獨特性的動轍被打成「反中亂港」。但正如數碼電台主持人黎則奮所言,香港的獨特性,即這邊的一制,即殖民地的legacy才是一國兩制的核心。所謂「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香港如沒有利用價值,為何要搞兩制?香港人切勿妄自菲薄。

 說到「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香港人以及有識見的內地人都應該把這個中共政策普及化,平民化。於是灰記又要回到文首,由帝國主義在中國設立的租界/殖民地,雖然不光采,但在清廷、國民黨以至共產黨的皇權/專制統治下,這些處在沒落腐敗的清朝、紛亂腐敗的民國,以至極權腐敗的人民共和國下的租界/殖民地,也有進步的一面。這些租界/殖民地的進步性,最終由香港發揚光大。但今天這種進步性,正被只有「實用主義」,沒有「革命理想」的人民共和國,那邊的一國一制所蠶蝕。

1908書社上載

即如灰記上一次博文所寫,在香港教學的內地電影人應亮,因為拍攝了有關楊佳母親的電影,引起上海警察不滿,他在上海的父母被警察滋擾,他在香港亦被上海警察約見,警告他回上海馬上被拘捕。又如早前二月底法新社報道,中共黨校理論研究室副主任杜光的新書《回歸民主》,在香港出版。身在內地杜光被當局警告,不准出版此書。杜則說已交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他沒辦法改變,最多只能代轉達意見。中共當局再找身在香港的出版社負責人鮑樸施壓,鮑表示書已印好,必定要出版,但顧及杜光現在的處境,改在兩會後出版。

最不幸及令人震驚的是,零八年前北京學運領袖周勇軍被誘騙入陸,即使他是利用假護照來港,拘捕和審判他的應是香港執法人員和法庭,而不是送回中國內地。而據被拘押在四川的周勇軍代表律師莫少平透露,「當局說有人想見他,跟着就有人來香港把他接走,懷疑香港當局與深圳警方就事件有聯絡。同為學運領袖、現為美國執業律師的李進進說,周勇軍當時不知道那些人來找他幹甚麼,到了深圳才知道,所以根本沒機會提出見律師或拒絕見那些人。」

周勇軍被港府和內地政府合力誘騙回內地,違反這個前殖民地的法律,嚴重破壞這邊的一制。當中包括︰來港接周往深圳的車輛若屬內地公安,涉及內地公安越境執法;內地和香港之間尚未簽訂移交疑犯協議,香港當局將周勇軍移交內地是非法;周持美國綠卡,居於美國,由美國經澳門來港。入境處若以其護照有問題,應把他遣返美國或澳門。

在周勇軍的個案,看到香港特區政府繼承租界/殖民地壞的傳統,與中國當局合謀迫害不受歡迎人士。預期這類中港官方合謀的事件會越來越猖獗。

至於應亮的電影和杜光的書,都和香港扯上關係。應亮的電影有不少他在香港的學生參與拍攝,杜光的書在香港出版,在大陸沒可能出版。這兩件事以及當事人的遭遇,是否令人想起當年租界的一些情景?例如一些國民黨特務走入租界,警告不受歡迎人物停止不受歡迎活動,否則離開租界必被捕,例如一些在國統區不能出版的書,可以在租界出版。

應亮在facebook,一方面對學生說,「作為一個香港人或其他民主體制裡的人,你們一定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假設我現在中國,根本不可能睡一個平安的覺,不可能自由的行走,無法安定地吃一頓飯,與朋友和家人聊一次天。」,一方面又說,來約談他的警察說,雖然你在香港,但畢竟是中國公民,就得由我們管;即便香港其實也由我們管的。從應亮個人的遭遇,可以看到今天這一邊的一制的獨特意義,同時其獨特意義正被磨蝕。

因此,從平民角度,應該把「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這個可圈可點的政策做大做強,既然中共官方也有求於香港,如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民間則更應把香港的「優勢」,即內地人還未享有的自由、法治等發揚光大。這些「優勢」包括保護像應亮這些不受內地官方歡迎的人;出版更多如《回歸民主》等內地查禁的書籍和刊物;讓更多內地人來這裡做一些內地不容許的事,如參與「六四」紀念活動;揭露港府為了迎合內地官方而不惜違反香港法律,如周勇軍事件…..總之,繼續發揮前殖民地/租界進步的作用,直至沒有人能利用「雪國恥」、「國家安全」、「政權穩定」來威嚇人民為止。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