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噴霧通識

不知道胡椒噴霧,甚至催淚彈會否成為日後通識科常見的名詞,老師又如何「引導」學生認識和討論這些名詞?是維持治安的必要手段,是對付不聽話的示威者的最低武力?那麼,現存的秩序和規矩是否神聖不可侵犯?可否公命抗命?

四月一日,一位通識科老師已身體力行體會胡椒噴霧,這個警方執法的武器之一。facebook亦流傳他寫的一篇感言,也是通識科很好的「教材」。灰記於四月一日晚有線電視新聞,看到一位被警員用胡椒噴霧射中的青年,神情激動,原來也就是這位杜sir。

老實說,主流社會對與警員對峙的示威者早已有成見,這些示威者每每被標籤為激進,搞事,當示威者與警員隔著鐵馬互相推撞,必例牌說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諸如此類。這些示威者亦通常被傳媒用一些「激進」政團的名稱概括之,例如社民連成員。實情很多示威者與社民連毫無關係,各有各做。

就以四月一日的「反中聯辦治港」集會為例,堅持留守中聯辦的數百名示威者,大多數和社民連沾不上關係,灰記在現場觀察,更多是大專同學及民間團體成員,也包括如杜sir這些獨立參與者。當日留守者亦分兩批,一批在接近中聯辦的地方與警方對峙,要求前往中聯辦門前示威,另一批則在「示威區」較後位置,討論梁振英上台後的局勢及應如何開展民間抗爭行動。

杜sir由起初覺得遊行沒意思,到被中學同學說服參與,到不願隨主流泛民循例到此一遊式的示威,要留守現場。中間經過認真思考,他在亦在感言中勉勵學生讀通識,最重要是培養獨立思考︰

「……有時我們對一些看似平凡不過的新聞缺乏深度思考,錯失了捍衛自己權利的時機。通識不是要「通通識」,而是懂得從不同discipline (或者aspect)去探討同一件事。以這事為例,如果我能從political aspect、social aspect、administrative aspect去分析,謙虛請教各路英雄,就可以深一個層次去掌握整件事。」

原來杜sir起先不想去遊行,是因為覺得梁振英是否黨員,是否黨人治港沒有實質證據,其次是覺得社會需要回氣,頻密的示威,得不到大部分港人的和應。那麼,甚麼令他改變初衷?原來他的一位政治觸覺很強的同學告訴他,電訊管理局與廣管局合併成通訊辦,要把電視廣播監管模式擴至個人電話及互聯網,說兩局合併,很可能變相把電視廣播審查模式擴展至個人電話甚及互聯網,極可能進一步削弱我們的言論自由。杜sir於是有所「領悟」︰

「當然我不想凡事都往陰謀論去看,但當政府再次透過行政手段、一些部門暗地裡重組或修例,去削弱我們的自由,不難令人聯想到這與新官上任、新人事新作風有關。我作為香港公民,對於捍衛香港核心價值責無旁貸。因此,我決定參加遊行,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和尋求改變的訴求。」

杜sir由覺得沒證據證實梁振英是共產黨員,到修例削弱我們自由而聯想到這與新官上任、新人事新作風有關,是否過於跳躍,見仁見智。他的學生能否掌握他的思維邏輯,亦不敢肯定。但政府企圖收窄港人的表達空間,灰記則認為是明顯趨勢,早前的所謂網絡23條立法爭議,政府建議二次創作,必須要得到版權持有人同意才算合法,否則就干犯刑事罪行,明顯是針對盛行及相當受青年一輩歡迎的「惡搞文化」,打擊網上的此類抗議聲音,就是一例。

灰記更以為,港府的作為不會是「自把自為」,背後必定是領會,甚至是被要求配合「中央的統治精神」,要維穩,要和諧。於是乎越少異議聲音越好,於是乎越多方便港府執法以限制自由的法例越好。這一、兩年來針對活躍社運人士、年青示威者的頻密政治控告,更強硬的執法,包括杜sir所遭遇的胡椒噴霧等,也是「維穩和諧」「國策」下香港政府的演繹。

灰記甚至以為,這次梁振英當選,也是中共希望透過一個「執政能力強」,即能夠必要時強硬執法的自己人,令中共可以更「直接有效」掌控香港,也是這個grand design的一部分。希望灰記的這些「補充」,可以作為杜sir由不想參與遊行,到要義無反顧地要捍衛香港「核心價值」,以至在中聯辦附近被警員強噴胡椒噴霧的轉變的註腳。

而杜sir在中聯辦外的遭遇,很值得眾多不是站在最前線的示威參與者和觀察者,包括灰記,以至坐在家中看新聞的人深思。

「……遊行後大會宣佈解散,但有感我的聲音未能傳到中聯辦,決定留守。令人戰慄的是,身邊警察越來越多,一架又一架警車駛至。傍晚6時左右,整個示威區基本上已被警察包圍。類似情況我去年七一也見過,但對今次規模相對小的示威而言,實在誇張得過份。因此我選擇走到最前線,站在推撞鐵馬的示威者身旁,了解警察正在做甚麼、示威者又如何表達訴求。我也想知道可以為示威者做甚麼,因為我被他們感動了。

……

我很清楚有人會很快下結論:衝擊警方封鎖線怎樣都不像守法行為,又覺得示威者是暴民,罔顧其他人安全。我看見的是,當天政府動用龐大公權力去保護中聯辦,『核心保安區』範圍如此巨大,我們想行近正門也不得要領。我可以向大家保證,如果你親自看清楚,就發覺示威者很有人情味。他們視各類型抗爭為抗衡警權、表達不滿的方式。」

灰記曾不只一次在此博客說過,中聯辦代表中共的「太上皇」的地位,逐步加緊及越來越明目張膽干預香港內政的架勢,其中一個表現方式,就是把其辦公大樓變成「生人勿近」的香港紫禁城,極其浪費公帑的花不成比例的警力過度保護,以顯示其特別「尊貴」的地位。再看杜sir的體會。

「……當時警方不斷呼籲,聲稱這樣衝擊是非法行為,就會根據XYZ條例去用「最低程度武力」,並手持胡椒噴霧蓄勢待發。我本著食花生心態,有點「淆底」,打算警方甫警告將會出動胡椒噴霧,我就即閃走佬。豈料前線警員全無預警,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我『中椒』那刻,一下子反應不來。後面的示威者不斷遞上手巾仔和清水給前排的人洗眼,很有人情味。我雙眼劇痛、耳仔發熱,又聽見其他人齊齊中招。有不相識的示威者扶我到石壆休息(忘了跟大家說,我是單獨參加示威)。這是我首次『中椒』,眼又睜不開,又不知如何沖洗,確實有點惶恐。然而身邊的人不斷安慰我,幫我洗眼,令我覺得很warm。雖然大家互不相識、訴求未必相同,但透過這個socio-political participation,我們終於走在一起。

 這生人從沒想過被警察噴胡椒噴霧,但我相信一不離二、二不離三,因為我看見犧牲小我的價值。……」

此處,杜sir由受胡椒噴霧之苦講起,領略示威現場並非只有「對峙的暴戾」,而是由互不相識的示威者的守望相助(傳媒很少會報道),即所謂人民團結。這可能是民間抗爭的其中一個關鍵,就是感覺到自己並不孤獨,有人同行,特別在人人被割裂的都會生活設計的今天,這尤其重要。而就是因為有這種感覺,杜sir才能克服痛楚和恐懼,看到「犧牲小我」的價值。

杜sir總結經驗︰「面對全球化、中港矛盾、新特首上任,未來港人必須迎接很多挑戰。官方定義的通識科內容能否讓大家有足夠準備迎戰?我不完全認同。我相信通識的精神,並非大家講同一種說話,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 (cross-over天與地的Dr Dylan金句 XD),而是清楚了解整件事的真象。

…… 

經過今次示威,我更加覺悟到,其實香港人有共同的回憶、價值和世界觀。我希望透過通識科傳授這些有價值的東西,為學生提供獨立思考的空間和土壤去分析各種社會問題,讓大家更有勇氣和睿智去面對未來。」

不知道現在主流社會及學校的氣氛,這位走到示威在前線的老師,會否被認為過於「偏激」,過於有自己一套立場,不適宜為人師表?而政府的所謂通識教育,是否要訓練更多只懂羅列不同論據,卻不敢take side,不敢形成自己的觀點,捍衛自己立場的人?看來現在社會越來越推崇所謂客觀中立平衡,但不准質疑現行政經社會秩序的「理性」思維。

這種思維的蔓延,再加上國民教育的進一步進佔學校更重要位置,再加上胡椒噴霧及政治性檢控等的強硬阻嚇, 年青人反叛及懷疑,追求獨立自主的精神,會否被磨平?灰記只能說,現在敢於出來表達對政府不滿,對香港前途憂慮的青年人,越來越多。他們也許仍佔社會少數,但相比七十年代的青年,一點不遜色。杜sir是其中一位,還有被重判入獄三星期的幾位大學生,還有4月1日上街的眾多青年。

因此灰記效法杜sir寫感言學生共勉,也寫此文與大家共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