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之後

三月廿五日之後,有人覺得叫喊「狼來了」叫多了,叫得非理性了。facebook甚至有教師文化人留言,對舖天蓋地反梁聲音覺得很膩,對互聯網上的「恐狼」聲很不以為然。

KELVIN NG 照片

灰記覺得反梁振英是應有之義,因為他代表中共/中聯辦更明目張膽介入香港內部事務,踐踏一國兩制,為何不能反?熟悉大陸的時評論員劉銳紹對同行說,梁振英當選後高調走訪中聯辦,就是要把西環(中聯辦)管治中環(特區政府)合理化,就是要香港人慢慢習慣。他批評這樣做會令一國兩制更被削弱,令特區政府獨立性更成疑,梁振英管治更困難。他是從中共管治的角度去看,覺得這樣做「愚不可及」,但灰記從香港人立場看,覺得十分可惡。

另外,facebook的一些惡搞圖,把他跟毛澤東和希特拉等量齊,倒實在抬舉了他,梁振英只是中共的馬前卒吧了。「恐狼」其實出於恐共,灰記雖然覺得恐共無補於事,但卻「情有可原」。中共源自斯大林主義的毛式專制獨裁,對中國人民恐怖統治造成的災難,多讀一點歷史,也不會沒有感受。

今日中國沒有了毛澤東的「無上權威」,換上「現代化」的面貌,但中共骨子裡的專制,對人民的不信任,對異議聲音的敵視,開動起專政機器維穩時,平民、異議者遭受的苦痛一點不輕。輕則被驅趕,被監視,重則秘密拘禁和判刑。在這種專制統治下,人民心生恐懼是正常的。所謂恐怖統治,不就是要人民懼怕而噤若寒蟬。但今天看來,大陸人民也不再默默忍受,中共的維穩統治並不完全見效。

但作為專制主義者,中共要收緊對香港的統治是時間問題,這次中共完全不避嫌,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威迫利誘推其同路人梁振英上台,其要「更好」利用香港之心昭然若揭。換言之,新政府實施的政策,可能越來越考慮「國家」利益(分分鐘是中共官僚權貴的利益),甚至不惜犧牲香港利益。認清這個事實,就只有靠香港未完全受蠶食的自由空間,跟中共及其代理人作抗爭。

換言之,這次可能是繼「九七」的又一次的「改朝換代」,以中共及梁振英的強硬作風,「強勢治港」。梁振英的鷹派作風,城市大學的教職員相當清楚。有同行訪問教職員工會主席馮偉華,馮指他當校方董事會主席時,打壓工會不遺餘力,有人停電不讓工會於晚上舉行集會;工會發電郵質疑誰為了「擦鞋」而出此下三流手段,結果換來每個工會執委收到律師信,說他們誹謗董事會,諷剌的是,工會根本沒有說過是董事會做的。更甚者,馮偉華任教科系的系主任也收到警告信,而系主任根本與工會沾不上任何關係。最讓人感到氣憤的是,校方竟然收回工會用了十多年的辦事處。無怪乎這位新任特首,在城大教職員最近一次民調的評分如此低。

當然,有人會疑問,馮偉華是泛民中人,可能會誇大梁振英的負面形象,但原來有「左派」中人私下向灰記同行透露,愈熟悉梁振英的人,愈對他難以信任。灰記不排除這反映中共地下黨的內部不同系統的互相猜忌,概中共內鬥之殘酷,很多過來人都書寫過。但無論「左派」內部,以至非共人士都對梁振英為人有所保留,則是一個警號。正如那位現在頻向梁振英送秋波的變色龍葉劉淑儀,被自由黨的周梁揭發,曾說過「梁振英會害人」。灰記倒不因人廢言,覺得葉劉這句話並非無的放肆,甚至是對梁振英最傳神的描述。不過,灰記不會輕信葉劉跟著說的那句,「我不會害人」,這位權力欲甚強的政客,未必不會不為了「上位」而不害人。可惜很多人卻忘記了她03年硬推23條的嘴臉,把她捧成最受歡迎的議員。

說回梁振英,總之其為人跟現在不斷「親民」的作風有很大不同,則肯定是事實。就以街工為例,差不多一年前,他們邀請當時公開說「當仁不讓」,但民望極底的梁振英討論屋屋及民生問題,梁單人匹馬赴會,表現誠懇,還說公屋建屋量不足,要建多些公屋,一年一萬八千個單位也不夠。但當他知道中共屬意他當特首後,為了安撫地產界和工商界,政綱不再提要大量興建公屋,民生政策甚保守,相比唐英年的政綱也不見得進取。

而他當選第二天,街工往請願,他三次遇到街工請願者,也不願接情願信,變臉速度之快,讓人嘆為觀止。當然有人會說,唐英年以至曾蔭權不也是不理民意,政客就是如此。是的,所以灰記跟很多市民一樣,反對唐英年和曾蔭權的同時,也反對梁振英。而街工的區議員更對記者說,曾蔭權等不理市民,大家心裡有數,不會有期望。而梁振英是起初要製造一個親民形象來突圍,難免令人有「過橋抽板」之感。

不過,當日力撐梁振英「入閘」的社協主任何喜華有不同看法。可能梁振英應承他3月31日到深水埗跟基層市民舉行論壇,令何覺得社協仍受重視。但灰記對梁振英有「偏見」,覺得他這一連幾天的「親民騷」,最重要的目的是消減民間團體及「泛民」四月一日「反梁振英」、「反西環治港」遊行的「聲勢」。選擇何喜華的社協,是因為社協沒有反小圈子選舉,沒有批評他民生政策大縮水,沒有質疑他反自由的意識型態。三月廿五日的反小圈子選舉遊行,很多基層團體都有參與,獨欠社協。灰記相信四月一日,甚至七月一日的遊行社協也不會參加。

跟很多同行一樣,灰記絕不懷疑社協服務基層的誠意,不過,一些重大的民生政策,如全民退保等,必須民間團體通力合作爭取,一些對抗反自由的行動,例如反23條等,必須民間團體互相支援,才能結成捍衛自由的聯盟。何喜華說會繼續監察政府,但願他不會因為社協可能受新政府更多資助,而減少批評政府民生政策的不是,甚至對新政府壓制自由的舉動視而不見。如果梁振英最終「過橋抽板」,社協也有義務將其真面目公諸於世。

社協對梁振英的態度,又令想起facebook上,那位教師文化人。他說︰「……梁振英要做野爭民望,採強硬手腕,難道大家真係唔想睇下佢點對付班土豪劣紳,撐林鄭對付丁屋僭建,處理雙非問題,以及令四大地產商收斂一下,難道這不是大家想見的嗎?大家心知肚明,特區政府此時此刻執政就是需要效率,日日睇住班得個講字既議員係度吵鬧,真係仲未煩夠咩?」

這也許是不少港人的心態,正所謂「有能力」的人「帶領香港」,懶理梁振英代表的中共及不同的上層利益。灰記總覺得,如果有越來越多人認為民主煩亂,民主沒效率(更可況香港是向工商界傾斜的半民主議會,基層利益往往被犧牲,爭取全面普選,是維護基層大眾的利益的第一步。而如預期普選後(如果爭取到的話)的議會會更吵鬧,這是民主的代價),可能意味越來越多香港人接受威權主義,這正中中共的下懷,所謂一手硬一手軟,胡蘿蔔加棍子。香港離順民政治究竟還有多遠?

2 responses to “325之後

  1. 中共「更好」利用香港之心,我卻有些猜度。我想這是中共內部權鬥更趨白熱化的發展。所謂「天下未亂蜀先亂」,首先香港在中國金融的重要:人民幣、股市集資、以至心照不宣的黑錢、熱錢流通。其次是輿論以至信息流通,中國有那一處信息有香港之快之廣,以至多元化?(反過來說中共情報系統在港也很方便。)所以慢慢網羅媒體、以至網絡活動,是「重中之重」。當然,未必是即時收緊打壓,但要其「不出掌中」,以待「有乜衣郁,執住碌竹」。因我素來疑心,大陸遠不是看來那樣穩妥,隨時打起上來,就要「立」架生,咁不要一早預備定。

    其次,梁君係堅忍及老謀深算那類,你睇佢參選發幾多時間洗底,兼且懂得適當時打民意牌,坐定笠綠時就安坐一旁,等阿爺對小圈子發功。(相反唐唐做起來就完全做掉轉黎,於是最後結果也是掉轉了。)所以佢要做甚麼都會你唔為意,到你為意時就悔之晚矣。

    中國歷史論效率首推商鞅、秦始皇,但相信咁既效率無人鐘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