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已經來了!

由Oscar Lai上載

三月廿五日,當宣布梁振英「當選」的一刻,身處灣仔會展舊翼外的人,都會感受那些絕望、痛苦,不一而足的感情宣洩。那些比較關注香港政治的民眾盡情流露對梁振英所代表的「港共治港」的恐懼、壓惡。

灰記身在現場,印象最深刻是一位身型高大的大學同學,一邊高叫「梁振英下台」、「香港玩完」等口號,一邊淚水湧現,情緒失控。然後,一位社運界的大姐在旁趕忙勸慰,不要失落,這只是一時的挫折,我們必須沉著,保持元氣,抗爭是漫長的路(大意)。作為傳媒前線員工,灰記「遊走」於抗爭民眾現場,以及傳媒「客觀」報道的梁振英勝出消息之間,也有說不出的感受。

然而這種悲情,似乎只發生在會展舊翼外和facebook上,灰記在其他地方遇到的一些人,不是不關心就是覺得梁振英做特首沒有甚麼不好。灰記聽得最多的論調就是唐梁誰做又有甚麼差別,搞流選有甚麼意義,都是「阿爺」屬意的人做。梁振英不是商人,至少沒有個人利益,會做得公正一些,最重要大家有飯吃。這就是一般「非政治化」的市民挺梁的理據。灰記嘗試跟其中一位提到他是中共的人,在收縮香港人自由方面將會不遺餘力,這名街坊冷冷的說,「佢點會搞到我地啲小市民,駛乜咁擔心。」灰記不知有多少市民持這種心態,是否大多數?對實用至上的中共,「培養」不到「愛國愛港」的市民,退而求其次,這種順民也收貨。對特區建制而言,也樂見認命的市民佔主流,有利管治。

灰記在想,三月廿三到廿四日的民氣,22萬市民不管投票無約束力,只是民間一場「表態遊戲」,也十分「莊嚴」地把它進行到底,然後12萬人投白票,向唐梁及小圈子選舉說不,是否一場「虛火」?好友樂觀的說,黑客襲擊的事常有,能激起市民的義憤,可以看成市民對中共/中聯辦操控選舉忍無可忍,是港人現在逐漸形成「共有」的底線,一旦當權者太過份,必惹起反彈。但何謂過份,就要民間,包括各崗位的「持份者」,堅守基本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與當權者透過意識型態灌輸,如「國民教育」,如陰魂不散的「外國圍堵中國」、「反中亂港」、「沒有國那有家」的論述,企圖把侵犯人權自由說成「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等,堅決鬥爭。將來的23條立法,勢必會再掀起這些論述,以為當權者用,港人必須堅守底線。

這次「選舉」結果,梁振英勝出,流選落空。有人歸咎於「泛民」不願進行「不道德交易」,全數投予唐英年,造成鐘擺效應,令挺唐者不會臨陣轉軚,阻止梁振英上位。建議泛民與唐營合作的是樂觀得要命的數碼電台主持Q仔黎則奮。Q仔提出的「搏奕論」是否可行,因為泛民沒有如此做,很難論證。倒是灰記先前憂慮的「泛民二五仔」暗投梁,看來並沒有出現。「泛民」選委約二百人,現在投何俊仁、白票及不進場投票的加起來有219人,除自由黨幾個頭頭外,基本上應該都是「泛民」選委的選擇,相信這和12萬人投白票的壓力有關。(但據Q仔在電台所說,收到消息有約三十名挺唐選委沒投票,而提名何俊仁的「泛民」選委有近二百,他推算有「泛民」選委投給梁振英,如果是真的,這些「泛民」選委必須受譴責及唾棄。可惜「泛民」沒有集體離場,要捉拿這些「二五仔」很難。或許看遲些有甚麼人被委公職來推斷吧?)

至於自由黨幾個頭頭為何甘願冒得罪中共風險投白票,灰記也想不通。正如為何唐英年甘冒大不諱,爆梁振英行會內的鷹派言論,然後大談要與市民一起爭取2017雙普選,令人想不通一樣。看了傳統「左派」陣營過來人,政論家練乙錚先生的文章《大和解含大騙局—東方紅鬥紅兒紅》,似乎有所領悟。雖然練先生大膽預測唐英年未必大勢已去,結果唐最終保不住百多名提名他的選委轉投梁而「大敗」,但其分析仍具參考價值。

「筆者早說過,無論唐梁,都是利益板塊的代表,彼此背後還各有互不隸屬的黨線提供政治能量,形成兩個互鬥的金權複合體。和1997年不同,這次特首『選舉』只有惡鬥,沒有所謂『中央』欽點,因為『中央』在此事上完全分裂,又或者可以說有兩個『中央』…..,

其次要注意,共產黨搞鬥爭有幾個特點,一是內鬥往往比鬥外敵更殘酷;二是只問目的不擇手段;三是團結大多數以打擊被孤立的一小撮;四是不同階段的敵人可以是現階段的朋友。唐背後黨線上的政治指導如果認為梁營是現階段主要敵人,則提出前述兩個指控,既可拉攏泛民群眾,又可殺梁一個措手不及,故從陣營觀點看,可說是一記好招。

關鍵是,此派要在北京的高層權鬥之中,起碼能立於不敗之地;如此,『好招』的『理論根據』才能成立,否則便是裏通外敵(泛民),罪大惡極。筆者此前說過,唐梁惡鬥,敗的一方結局會很悲慘,此說因結局前的鬥爭不斷升溫激化而愈來愈清楚。所謂會有『大和解』,筆者不相信。

再者,北京最高層的鬥爭對香港局勢有直接啟示,重要看點之一是,替代薄熙來的張德江,是江澤民的馬而不是胡溫的人。這顯示在重慶事件上有三派,那就是薄的文革派、江派、胡溫的團派。薄對中共現領導的威脅比對江派大,後兩者既聯手鬥倒文革派,江自然要得到回報,於是張德江上台取代薄。這表示,薄倒台,江的勢力是上升了而不是下降了。如一般假定江支持唐,則唐並非身處絕地;這也是前幾天李先生依然大大方方代表各大地產商出來高調挺唐的一個原因;如果唐及其北京靠山大勢已去,李先生的對策斷不如此。

目前形勢,筆者認為,中聯辦佔地利,在港直接操盤,對梁有利;北京港澳辦接近權力中心,較易影響大局,唐可得益,故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北京高層分派,以至小圈子港事失控,現在連要不要投白票也管不了,唐梁惡鬥焉能不持續到最後一刻,靠千多名選委平日以及日後想吃哪門的齋修哪門的行去決定投票結果?」

現在結果顯然是江派在特首「選舉」上敗給胡溫團派。其實投票前一星期,不同政黨團體都已歸邊說會投梁振英,中共在港外圍組織民建聯及工聯會的表態最具象徵意義,甚至《蘋果日報》早於兩、三星期前,報道梁振英會以700票當選,說支持唐英年的前港澳辦主任廖暉的「集團」瓦解。其實這次「選舉」讓人疑惑的地方還有很多,例如江「欽點」的董建華為何要力撐梁振英,為何與董建華關係千絲萬縷的李嘉誠又力撐唐英年,都是一般市民很難理解。

況且,這些財雄勢力的大資本家,與走資的中共有愈來愈多共通語言,有很多金錢利益可作交換。譬如,灰記聽同行說香港某財團看好薄熙來上位,近年在重慶大量投資,與薄關係良好,提名也提唐英年。結果薄下台,財團已不肯透露是否投唐,梁勝出後馬上發祝賀聲明。大資本家賺錢是原則,其他都不重要。做得更「肉酸」的還有新世界太子鄭家純,由提名唐,到梁當選為梁站台。所以無論中共那一派獲勝,中共和資本家聯手操控香港的格局不會改變。

因此,作為庶民的我們,如果不想看到這些黑箱秘密操作繼續影響我們的政治權利和經濟利益,便要起來促使政治鬥爭放在陽光之下,讓公眾知悉及監督,爭取一個公平開放的民主政制是最起碼的保證。這一點,中港民眾有互相支持的必要,還是那一句,「中國沒民主,香港也沒有真正的民主」。

港人仍有所謂香港小憲法的「保護」,及未完全褪色的法治和自由,如果要力拒中共當權派的黑箱撕殺對一國兩制的影響,就必定要緊守崗位,力拒來犯,然後爭取香港政制民主開放,減少殺傷力。但現在中共已經引入疑似地下黨人梁振英,一國兩制已經近於完結,中聯辦將會扮演比現在更明目張膽的太上皇角色,觀乎梁振英甫當選更不避忌的跑去中聯辦密談一個半小時,這個「黨人治港」的姿態港人要記著 。

而最經典的是,當記者問他是否去中聯辦謝票,他起先不理睬記者,然後記者問他是否當選後便不需要答記者問題,他忽然笑著轉身說回答一兩條問題。而他解釋是為了談加快CEPA及自由行實施,見中聯辦完全符合程序。這是很奇怪的答案,你只是當選人,曾蔭權現在仍是特首,CEPA和自由行仍是現任政府的事,你梁振英以甚麼身份去談,為甚麼不能等到你上任後?奧巴馬當選後第二天會不會,不理布殊政府,走去跟別國政府談經貿安排?況且,CEPA和自由行根本不關中聯辦的事。灰記唯一想到是梁根本就是中聯辦自己人,已不再避嫌,把中聯辦太上皇地位明白告訴大家,因為知道曾蔭權不敢提出抗議。其實所有尊重「一國兩制」的人都要大聲譴責梁振英無規無矩,只是……

這個沒有誠信的人會繼續狡辯,但為了順利掌權,會先施小恩小惠暫時討好民眾,那些「非政治化」的民眾會為他歡呼,但既然中共一黨專政的大陸,深層次矛盾越演越激烈,為何一個小小地下黨員可以解決香港黨、官、商勾結的深層次矛盾?「狼」已經來了(又要得罪在野外自由生活的真正的狼) ,大家就擦亮眼睛,提高警覺,作好與中共直接鬥爭的準備。

 

2 responses to “「狼」已經來了!

  1. 為什麼這麽勞氣? 施小恩小惠暫時討好民眾又錯? 帶頜港人上街, 平反六四, 反對一黨專政就 very goo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