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建制派完全撕破臉皮

唐英年在論壇爆梁振英大鑊,企圖把梁的硬狠公諸於世,指他曾於零三年,建議董建華縮短商台續牌年期,令商台不敢過多批評政府。當年黃毓民仍在商台開咪,鼓動抗爭文化;而大班鄭經翰亦在早晨節目對政府大加鞭撻(除了過別與他稔熟的官員如曾蔭權等能倖免外)。零三年「七一」幾十萬人大遊行,反對政府強行通過23條,限制港人自由,這兩位名嘴也做了不少鼓動工作,中聯辦及董建華政府因此要「整頓」一點不出。如果大家沒有善忘,應該還記得名嘴封咪事件。當年的《蘋果日報》就有關於續牌的「八卦新聞」,間接「證實」了唐英年的說話。

至於在零三年「七一」當日,高層會議提出要出動防暴警察、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則更顯梁振英的「強硬性格」。對此熱爆新聞,港人的「花生園地」facebook熱鬧起來,自不待言。最傳神的一句是「玉石俱焚」,即是說唐、梁所代表的兩個利益集團已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無論唐英年是「垂死掙扎」還是「一拍兩散」,到了這地步,沒有選舉權的廣大市民是否就只能無力地的旁觀?並不盡然。至少在民調上,市民可以自覺地反對小圈子選舉,即三個候選人也不投,三個候選人也不接受。昨晚的民調有三成受訪市民選擇投白票,就是一種抗議,可惜有足夠意識的人還是不夠多(不過,人數已比早前倍增,證明多作政治動員的效果)。

其次,鍾庭耀的港大民意計劃鐵定要於三月廿三日搞「全民投票」計劃,只要市民三個也不投,效果便會很明顯。支持民主的人,必須旗幟鮮明地以「白票」向小圈子選舉說不。

民間人權陣線等民間團體會於三月廿五日「選舉」當日舉行示威,向小圈子選舉說不,亦可作為重新爭取雙普選的其中一個起點。

當然,爭取民主是漫長的過程,這些表態不會為我們馬上帶來普選,但並非絕無作用。很多選委都借民意過橋,如果民調和「全民投票」計劃,三個候選人也不支持/投白票的比率高達五成以上,三月廿五日便不能名正言順地選出溫家寶口中的,「為多數港人擁護的特首」了。現在,一些「有心人」,例如數碼電台名嘴Q仔黎則奮,推動泛民walk out或投白票行動,目的是希望促成流選。他在facebook上如此留言︰

「北京的所謂鐵票,根據親中國粹派出版的經濟日報的估計和分析,其實最多只有四百五十票左右,包括工聯會、民建聯、地區社團、鄉親會、中資企業等。據知,梁營提名的三百票,真正屬於梁振英嫡系的只有六十票左右,其餘二百四十票是中聯辦發施號令的結果,即使餘下的二百一十票全數按中央指示配票,也差約一百票。葉劉淑儀多少也有數十票在手,如今出來叫價要做政務司,不難明白。李嘉誠出來壓陣,地產黨可保住三、四百票。泛民投白票或投何,流失的最多十餘票,暗中過票也是投唐居多,只要專業界別和相對獨立選委按良知或個人利益投票,中共最新决定選梁的算盤一定打不响。今次民主鬥爭是港人核心價值對抗中共殖民,香港人應該站在那一邊,不是清楚明白得很嗎?」

他的留言,有不少人反駁︰

「Q仔:呢個係小圈子選舉,點上昇到變成香港民主鬥爭對抗中共殖民呢?仲有,反過嚟唐當選呢?不會是香港民主鬥爭的勝利吧?他們都是北京能接受人選。」

「兩個都是中共政治力量的代表。」

「 因此,當前反梁就是反中 <–既然有這個前題下,為何Q爺又認為會暗中過票給唐?如流選又如何再有一個"賢能"?還是Q爺己相信夢熊大師的"承諾"?(笑)」

「還不可以樂觀,很多選委只看自己利益揾食,我們不宜太天真!」

黎則奮則回應道︰

「分析政治,最重要是抓緊本質和實際政治效用,而非流於表面的形式主義,追求槪念上政治正確和純潔性。形勢發展至今,唐已無勝出機會,中共見地產黨不就範,威權受損,也不會妥協,只會力挺梁,所謂兩個卻是中央可接受的人選,再無實際意義。因此,當前反梁就是反中共,就是站在港人根本利益立場反對中共政治力量進佔香港政治權力中心,破壞一國兩制。粱振英已露出港奸的真面目,明白嗎?」

不管Q仔對小圈子搏奕局勢的分析是否準確,灰記有兩點倒是同意的。第一,中共要操控選舉和不希望流選是已知事實,香港三份親中共報紙全力壓制流選論,證明了這一點。而中共最忌的就是有別於中共的任何有組織有計劃的動員,以及有別於中共的「自由意志」,所以大陸實施嚴厲黨禁及嚴密監控非政府組織,禁制人民的表達自由。在香港則極力阻撓政黨政治成熟,特首不能有政黨背景便是其中顯著例子。第二,梁振英很可能是中共地下黨員,而且思想屬強硬派那類,有準法西斯傾向,梁做特首,一國兩制便宣告壽終正寢。

如果流選是對中共要操控選舉結果是一大打擊,促成流選就有其意義,至於流選後如何如何則是後話,最重要是打亂中共的部署,或讓中共要折騰。灰記以為,在任何「關鍵」時刻都要向中共說不,要告訴它,你已不能再為所欲為,這是十分重要的。所以灰記看到facebook上,阿爺前阿爺後,阿爺唔俾呢樣,阿爺唔俾嗰樣的留言「深惡痛絕」,完全是犬儒宿命論者的表現。大陸就有維權人士在極嚴苛的環境下,屢屢向中共說不。這次《刑事訴訟法》條訂,就有160個不聽命中共的人代投反對票,反對73條把「秘密拘留」和「指定地點監視居住」合法化的惡法。即使在中共真接統治的大陸,越來越多人向中共要操控一切說不,還有一國兩制這個「防火牆」(即使越來越失效)的香港,港人為何要如此認命?

至於反對任何形式的地下黨治港,則是任何珍惜香港自由法治的人應有之義。facebook上仍有人對梁振英不代表大地產商及對基層較關心還有很大的迷思。灰記只能說這些人太天真。第一,梁振英只是中共內部不同利益集團的代理,並非「人民代表」。再說,中共早已蛻變墮落,早已「走資」,他們不會為香港人的福祉整頓「地產霸權」,最多只會利用港人反「地產霸權」的情緒,打擊不聽話的商賈財團,扶植更聽話的商賈財團,甚至乘機引入更多中資國企,加深對香港政治經濟的操控。明乎此,為何還對梁振英「痴情」?

附錄︰《民主不是賜予的: 每人一小步, 香港一大步,港人團結爭取普選聲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