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的最後一場戲

大家對溫家寶感到厭倦嗎?如果你是他的影迷,會否覺得他來來去去那幾個「聲音常帶情感」,具體點說,「憂國憂民」的模樣,來來去去那些對白,「不進行政治改革不行」,覺得乏味?對灰記來說,中國是整個政治制度的問題,這位「只說不能動」的中共高層領導,早已令人感到不耐煩。

facebook上便有資深編輯留言︰「改革黨和國家領導制度。同一番說話,溫伯坐在大會堂金色大廳講,劉曉波要坐在監獄講。」

當然,有人會說,溫家寶今年的表演有一個「亮點」,就是直指薄熙來主政的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汲取教訓。薄熙來在未與王立軍決裂前,大家大搞「唱紅打黑」,除宣揚毛澤東和「文革」時期的一些做法,還為了「打黑」而嚴刑迫供,無所不用其極。

溫家的言論似乎代表中共中央要糾正薄熙來的「胡作非為」。但想深一層,所謂「重慶模式」亦曾受中共九個政治局常委當中七個人肯定,只有胡溫沒有去過重慶捧場。現在薄熙來被張德江取代,是中共高層鬥爭的結果多於希望「撥亂反正」(當然,有人仍然認為能阻止這個「狂熱野心份子」,怎說也是好事)。

對於張是否比薄好,facebook上有人有此「疑惑」︰

Zhang graduated from North Korea’s Kim Il-sung University.(張德江畢業於朝鮮的金日成大學)
Zhang is one of the ‘princelings’, hanging out with former President Jiang Zemin.(張是江澤民的「親信」)
Zhang was suspected by HK’s local tabloid papers as the one who asked the railway bureau to stop the rescue after the Wenzhou train crash.(溫州動車事故,香港傳媒懷疑張要求鐵道部停止搶救)

Zhang, allegedly, is the guy who led charge against Southern Media Group over their embarrassing coverage of SARS coverup in GD.(南方報業報道當局隱瞞「沙士」疫情,據閒張是懲處該集團的幕後黑手)
And, as we all know, Zhang is the successor of Bo in Chongqing, Bo is the successor of Wang Yang in Chongqing, Wang is the successor of Zhang in GD …(我們知道,張替代薄在重慶職務,薄替代汪洋在重慶職務,汪替代張在廣東職務)
Then what is Zhang so different from Bo? What does Bo’s fall tell us? I’m confused. I need an expert to enlighten me.(因此,張與薄有何分別?薄的下台揭示甚麼?我感到混亂。我需要專家指點。)

其實,溫家寶及中共雖然經常掛在嘴邊的「依法治國」(溫更暗視不搞政改文革或會重演),這些中共高層卻要「威迫」人大匆忙通過《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三條的邪惡規定。舉手機器一開動,二千多票通過,只有一百六十人反對。 溫家寶提到要警惕「文革」重演,但曾經受「秘密拘留」/「指定地點監視居住」之苦的最高級中共領導,就是「文革」時被毛澤東授意搞死的國家主席劉少奇。

而曾經身受其害的內地異議藝術家艾未未對條例的通過極表不滿。他在三月十四日在北京向德新社表示:

相關規定是「非法的」。它不僅違背了聯合國公約,而且違背了基本人權和道德基準。艾未未說:「新法規將讓警方有更多借口恣意妄為。新法規的實施將在社會上引發恐慌。」他還說:"最大的問題是法規的解釋權和實施權都掌握在一黨手中。不管是法院、檢察院還是警方,它們全都串通一氣。不存在任何監督。沒有人對非法行為提出質疑。

換言之,沒有了「唱紅打黑」,依然為恣意侵犯人權提供法律方便,完全沒有吸取過薄熙來的教訓。再者,憑血腥鎮壓西藏抗議而上位的總書記胡錦濤,其繼任在西藏繼續強硬統治,今年到現在短短三個多月已有十五名藏人自焚,當中十二人犧牲(參看唯色的博客《看不見的西藏》)。由零九年二月到現在,則總共有28名藏人自焚。這些都是對中共強硬治藏的強烈回應,但中共,包括這位說話常帶情感的溫總,一點也不手軟。

有記者問溫家寶最近藏人自焚事件,他只是比外交部較有技巧的回應,顯示中共會繼續執行其強硬政策,不會有任何反思,置藏人的民族感情於不顧。他說,年輕的僧人是無辜的,對這種行為表示沉痛。然後話風一轉,回到主旋律,指西藏、四川藏區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部分,不管這些行為是受達賴喇嘛操控或影響,目的都是要將西藏、藏區分裂出去。

在中共這個黨國體制下,即使形象最討好的高層領導,在涉及中共根本利益的問題上,也不外如是。當然他承認自己工作未做好而感到遺憾,為經濟和社會上的問題負責及感歉疚,比其他中共領導人表現出較有人的味道。他說在自己在餘下任期,會是一匹負軛的老馬,不到最後一刻,絕不鬆套,要努力以新的成績,彌補工作上的缺憾。有本地傳媒理解為他在現體制下的無奈和悲屈。

灰記則認為這是對中國人的「詛咒」,廿一世紀的今天,如果仍寄望於一兩個無奈和悲屈的「父母官」,實在說不過去。但中國人的「劣根性」似乎不容易改變,在香港特首選舉問題上,溫家寶說了句「香港定能選出一位為多數港人擁護的特首」,還擁有言論自由的香港,傳媒及輿論不是質疑不民主選舉何來多數港人擁護的特首,而是諸多猜度「中央屬意誰」。連所謂最敢言的《蘋果日報》也加入「解讀」的行列,反映幾千年來習慣「揣摩上意」的惡劣傳統,在這個號稱國際都會依然盛行。不但如此,聲稱反對小圈子選舉,爭取民主的何俊仁也加入猜度行列,說種種跡象看來,梁振英「當選」機會大增,而不是盡最後努力集合「泛民」力量,反對這次醜惡百出的所謂「選舉」,反對中共的「欽點」制度。一些泛民選委盤算投票給可能「當選」的人,更令人不恥。

對灰記而言,不管溫家寶內心如何想,他極其量只是中共的大公關,在芸芸木納或惡形惡相的中共領導當中,讓人感到中共還有「溫情可親」的一面。但要成為真正自決自主的現代人,便只能告別這種制度下的「父母官」,無論溫「爺爺」表現得如何「可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