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藏到香港

三月十日,香港尖沙咀維多利亞海旁的文化中心前面,約三、四十人參與了一個主流傳媒不敢報道的活動,就是「與西藏同行」的燭光集會。這個集會是一些關注西藏現況的市民自發組織,當中包括基督徒、佛教徒、左翼人士、非政府組織者等。事實上,西藏如此「敏感」,一般團體,包括「泛民」政團又怎敢觸碰。

除了這數十香港華人及外籍人,台灣有大規模遊行聲援西藏,世界一些地方亦舉行了活動,紀念西藏抗議中共統治53週年。

香港的現場掛有象徵西藏曾經作為一個政治實體的雪山獅子旗,也有在藏區可以見到的經幡,地上有燭光及一些西藏人的照片。然後旁邊有展板,貼出自焚藏人的照片,這是最震憾人心的部分。正如其中一位講者,來了香港超過二十年的美國人Bruce所說,未曾試過這麼多人在如此短暫的期間(特別最近半年)自焚。Bruce現在於一所關注不同亞洲國家基層人民、婦女等的非政府組織工作。他說,過去越南有僧侶抗議越戰而自焚,南韓於獨裁統治時期亦有佛教徒自焚,但都沒有西藏這次大規模。

他有一個「有趣」的觀察,自焚者沒有一個是曾經生活在舊西藏社會,全都是「和平解放」西藏後出生的,大部份都是八、九十後,是在中國共產黨政權「培育」下長大,但都為了自己民族的宗教和文化自由,痛苦地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或自焚不遂被中國軍警強行帶走,生死未卜。而自焚者最後的呼喊基本上就是「西藏自由」、「達賴喇嘛回來」。中國政府不斷把自焚歸咎於「達賴集團」在背後策動,卻從不檢討為何統治了西藏五十三年,那麼多西藏人離心離德,中共還要實施戒嚴。Bruce在現場問了一個問題,為何沒有人為中共自焚?灰記想這未必是恰當的問題,但那麼多藏人能做出如此「極致」的自我犧牲,絕對不是「達賴集團」在背後策動可以解釋掉。

除了Bruce,在現場發言者不少是左翼人士和馬克思主義信徒,包括唯一現身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林致良等。他們都先後發言。

這兩位馬克思主義者都是從原則和理念出發,支持西藏人與世界各地及中國大陸的「少數民族」一樣,有民族自決權。民族自決權十分簡單,就是有權選擇以任何形式留在中國,或獨立於中國。從他們的發言,灰記知道他們對西藏的了解遠少於對中共的了解。不過,這兩位強烈批判大陸共產黨和官方意識型態的左翼人士,對西藏人作出道義的聲援,顯示馬克思主義跟中國和中國共產黨是兩回事,以正視聽,亦屬難能可貴。

至於另一位講者蔡建誠的講內容,可到Franklen’s 自行生活閱覽。

不過,並非所有左傾人士都覺得有此道義責任。灰記就在facebook看到一位退休教授一句「冷漠和犬儒」的留言。這位教授在香港「進步圈子」頗負盛名,最近活躍於facebook。事緣他有一位朋友參與了當日的燭光集會,把照片上載。這位教授留言說︰「西藏問題很複雜」,那位朋友可能十分尊重這位教授吧,只回應說︰「所以我只是支持他們宗教自由」。但其實追求宗教自由,也涉及對法王達賴喇嘛的崇敬,自焚者其中一個口號就是「法王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回到西藏」,所以一點也不「簡單」。況且甚麼是「西藏問題很複雜」?有甚麼公眾、民族事務不複雜?即使有「外國勢力」希望利用西藏問題「搞小動作」,也不能抹殺西藏人捍衛自己文化和價值的正當性。老實說,灰記情願這位教授不發一言。

說到這裡,灰記亦想乘機「哀嘆」香港徒具「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的虛名。連大陸關注西藏問題的漢人,都願意冒著政治風險,利用互聯網與達賴喇嘛對話,了解這位現在仍受到大部分境內藏人尊敬的精神領袖,對藏中問題的看法,香港學術界/知識界卻碰也不敢碰。果真是「犬儒主義」當道?

說回集會現場左翼人士。林致良從歷史角度,有力反駁退休教授的「西藏問題複雜」說。他指出,中共在建黨時的黨綱列明支持中國境內「少數民族」自決,在「大革命」失敗後,在江西建立中華蘇維埃政權時,亦貫徹此一主張。但在奪取了大陸政權後便食言。

這裡灰記要強調,中共在與國民黨鬥爭時,也強調「反對一黨專政」、「爭取民主自由和法治」,但在奪取政權後又是食言。中共在九七前承諾香港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現在中共無所不用其極的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又是食言。因此,無論西藏人、中國內地人、香港人,面對中共強權,命運早已連在一線的。

 現場就有人舉一幅標語︰「今日西藏,明日香港」,表達了西藏和香港「同病相憐」,命運連在一起。二十三年前,香港人聲援北京學生和民眾的抗議活動,反對中共血腥鎮壓民運,其時也有人舉起「今日北京,明日香港」的標語,表達香港人和內地人是「命運共同體」。

不過,香港不少「反蝗」人士並不如此理解。有一種看法是西藏和香港一樣,都要排拒大陸漢人,以保持自己的文化和價值。但所謂的文化和價值是否持久不變的?海外西藏學者茨仁夏加在幾年前接受《新左評論》New Left Review訪問時,也提到西藏內部新舊兩派對西藏文化和價值也有不同看法。一些城市長大和生活的藏人,一般比較希望西藏向「現代文明」演進,在這種演進中建立新的藏人身份認同,而一般成長和生活在農村的人,以及佛教僧侶則屬保守一族,希望保存「純粹」的西藏傳統,作為藏人身份認同。一個如此「細小」(指人數)的民族,也有對自己的民族和文化不同的想象,更何況是為數多得多的中國內地人。

灰記早前曾到過深圳的小書店買書,領略內地文化人/知識分子等,對中外方方面面的知識追求的熱切。儘管大陸審查嚴格,依然出版有很多有趣的書籍,包括不少講「文明價值」,講反抗權威的書籍(當中不少是翻譯作品)。其實,香港人在「反蝗」的時候,有沒有反思自己在文化上「萎靡不振」,徒具「自由」的虛名。

也許扯遠了。灰記只是想說,中國內地民間自發追求合乎「現代文明」的生活方式,包括對多元文化的追求,包括維權,包括工人爭權益等,跟香港人反官商勾結,反地產霸權,要求真正自治,以至西藏人追求宗教自由和文化自主,當中均有共通之處。更何況,只有在中國變得多元民主之後,才有可能擺脫大漢大一統的觀念,聯邦/邦聯制諸如似類,才有機會成為現實。排拒內地民間,把內地人通通看成中共的「產品」,實在過猶不及。

無論如何,在三月十日,在尖沙咀的海旁,二、三十個有心的市民,除了分享意見,亦為西藏及自焚者頌佛經,表達一點心意。「與西藏同行」的路仍很漫長。

7 responses to “從西藏到香港

  1. 用自焚來引起國際關注,賭注好大。

    不過呢種方法又真係幾有效,可以向中共施壓。

  2. 謝謝你火速的回應,致敬。之前唔知你有個咁正的Blog, 日後會多來請教。謝謝你關注西藏。

    (我好有興趣, 你說的"退休教授"是誰? 可以回電郵給我嗎?)

  3. 我記得1997年一位移居海外的中國記者曹長青先生
    發表文章說將來中共必定食言
    他的依據是,共產黨在那以前就不斷在撒謊,將來在對待香港必定也是如此
    現在看來這預測真是神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