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圈子「動物農莊」

繼零三年「七一」後,這個城市再次沸騰起來?繼醜聞不絕的唐英年挾小圈子的背書,強行參選,那個「香港仔」特首曾蔭權依附富豪「攞著數」的醜聞令全城嘩然,以至憤怒。灰記在此再三重申,唐英年僭建是知法犯法,過程中亦毫不坦白,誠信破產,絕對是一大醜聞。但他的婚外情不是醜聞,而是他個人須向其太太及兒女交待的問題。感情事始終是私事,外人八卦還八卦,如又要道貌岸然一番,指斥唐英年對不起太太,因而不適合做特首,則屬多餘。

回到曾蔭權。社會對曾蔭權的狡辯甚為反感,電台phone-in節目市民無不對曾的「墮落」「痛心疾首」,為香港公務員「廉潔自重」的「核心價值」被其領頭人破壞而「悲哀」。《蘋果日報》不知是否被最大對手《東方日報》連日揭發特首「墮落」的新聞打得面目無光,於是以極富「煽動性」的「全城怒喊曾蔭權下台」作頭版標題,企圖重溫九年前七一大遊行當日,號召市民上街的「威風」?灰記不只一次提問,港人能否重拾九年前的鬥志,向這個腐爛的制度說不,而不是光著眼特首或特首「候選人」操守不佳?

提起操守問題,曾蔭權在未被揭發涉嫌以權謀私前,其刻薄寡恩的形象深入民心,最令灰記「嘆為觀止」的是年前,有鑑於為了尊嚴而不領取綜援,或因為與子女同住而不能領取綜援的貧窮長者,生活艱困(很多靠拾紙皮加上每月六、七百元生果金度日),連工商界的政客如田北俊等也為了討好基層,罕有的與各大政黨聯手要求把長者生果金加至一千元。

曾蔭權起初堅決不肯,後來迫於壓力說要資產審查,引起全城憤怒,最後在不情不願下,才把長者生果金提高至每月一千元。但他在宣布消息時表情悻悻然,對各大政黨這樣「迫宮」感到極不高興。當日有傳媒報道了曾蔭權不忿氣的表現︰「……長遠可持續的政策考慮被視為『不近民情』和『高傲』的態度,他認為『理性的政策討論被整個感性的反應統統蓋過』,故決定回應民意。但他強調,『敬老』與『引入審查機制』並非對立,需要在適當時間重新審議問題。」

其實一千元生果金也解決不了貧窮長者問題,民間爭取了全民退休保障N年,這個曾蔭權不予考慮,人家退而求其次才要求增加生果金以解燃眉之急而已。這個政府坐擁巨額盈餘,但主要是照顧地產商界大賈的利益,而不是為老來無依的長者和基層謀劃。曾蔭權的刻薄,令一些天真的人懷念起「老好人」董建華,說他很同情無依長者及基層弱小。社協的何喜華便是其中一個。他這次力挺董建華背後力撐的梁振英,就是被其「親基層」的姿勢所「迷惑」。

 但不少評論已說過N次,小圈子選舉是不同利益集團的撕殺(今屆)或等「阿爺」「吹雞」(過往幾屆)。今屆北京不能及早「擺平」,是因為其黨內因換屆而鬥得「不亦樂乎」,而相信很快便有signal 出來,選委便知怎樣歸隊。因此,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只會為香港滲入了大陸權貴利益的資本主義服務,不會真心為廣大民眾,或曰無產階級服務。梁振英可以迷惑大眾,是因為唐英年的二世祖形象太突出吧了。

因此,無論梁振英,以至董建華,其實都是口惠而實不至。當年是董建華應承增加生果金,卻從沒兌現。當然,有人會替董建華開脫,說他執政時香港經濟轉差,無能為力。其實零三年後,經濟已逐步復蘇,但只有上層得益。

而如果大家沒善忘,董建華其實是最擅官商勾結,其家族亦因此獲益的特首。他特別厚待本港最有影響力的大地產商李嘉誠,據聞連其他大地產商也看不過眼。再看看其家族企業東方海外,自從他入主香港政府後升值多倍,達數十億元,而當中一個主要股票持有人便是這位大地產商。後來經傳媒報道後,該首富才放棄持股。這種瓜田李下,比曾蔭權的貪小便宜嚴重得多。只是董管治之無能,23條強行立法激怒港人,最終令中共決心「換馬」而腳痛下台。於是其操守問題沒有人再提起了。

一些論政者私下都說董建華並非如表面般,是個老好人,而是相當老謀深算,為自己家族利益盤算的人。由「商家佬」董建華「大貪」到「公務員」曾蔭權「小貪」,標誌政權移交後,中共權錢勾結的腐敗政治文化,逐步蠶食愈來愈唯北京旨意的香港政壇。而由北京設計的特首小圈子選舉,特首主要受中共制約,然後亦要照顧撐他的商界大賈及各大小界別利益,怎會不同流合污。

現在另一特首候選人,能言善辯的梁振英,在政府再提供多些文件之後,其角色衝突似無所遁形。但他依然強辯,說自己不知道自己掌管的公司的高層(包括董事)擔任其中一參選公司的顧問。灰記覺得強悍如梁振英,也總有詞窮的一天。西九事件,他一是說謊,一是無能或缺乏操守意識。一個這樣重要的比賽,涉及將來二百多億的工程項目的大事,他作為須要申報利益的評審,竟不會提示自己公司的高層,若有參與同比賽有關的事要向他報告,以免陷他於不義?

講到這裡,灰記又要說回那張原是「反貪污捉葛栢」黑白舊照片。七十年代以前,香港不但殖民統治者專權,貪污腐敗亦相當嚴重。灰記兒時就親眼見過警察拍門收五元十元,然後「容忍」深宵繼續竹戰(打麻將)。而葛栢是總警司,是警隊中被揭發貪污的最高層。

六、七十年代,全球青年學生反建制、爭自由,不義的殖民統治越來越受唾棄,英國國力亦今非昔比,再不能像十九世紀般以「文明」帝國自詡。那時香港青年受世界潮流,以至大陸的「文革」影響,對港英政府的高壓統治和貪腐極不滿。英國人的確是政治老手,他們知道在香港的統治沒有合法性,如要同中共爭奪香港民心,必須採取籠絡和懷柔政策,必須改革以平息社會不滿(灰記如沒記錯,當時有傳言說,其時英國執政工黨,還有一點「左」的味道,未如今天擁抱新自由主義的新工黨,認為殖民統治不光采,曾有放棄統治香港的念頭。如果屬實,不知最終是否因應中共「充分利用,長期打算」的對港政策,而調整其殖民管治?)

七十年代,英國工黨政府派來麥理浩,代替戴麟趾(灰記少年時曾聽聞五十年代的港督葛亮洪甚貪腐,走時整架飛機都是貪污回來的珍貴禮物。不知此事是否真確),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包括設立獨立於警方的反貪廉政公署,十年建屋計劃解決基層居住問題,增加福利及提供九年免費教育等,但就沒有如其他殖民地般,在殖民統治倒數階段,回應還政於民的政治改革訴求。這當然與香港人的主體及民主意識薄弱、英國人的狡猾及中共這個專制宗主國有關。無論如何,這些施政部分回應了香港人的訴求,麥理浩亦成為最受港人愛戴的港督。

不管英國人的動機如何,由七十年代開始,香港在各方面逐步發展成一個具規模的先進城市,現在港人所引以自豪的「文明素質」,自由公義的「核心價值」,也是在七、八十年代開始逐步建立。發展至今天,總算成了半吊子的自由民主社會。但灰記又要不厭其煩地說,小圈子選出來的執政者並沒有廣大市民的授權,其服務的對象自然只限於小圈子內的商賈權貴,以至利益集團,加上「敵不過」來自北方的權錢交易,貪腐風氣。特首以至有望做特首的政商人物,都「難以自拔」。而正正這半呆子的自由民主社會還沒有完全被破壞,在北京眼中小兒科,甚至沒問題的曾蔭權以權謀私,唐英年知法犯法,以至梁振英利益衝突,惹起香港人的義憤,證明香港人還珍惜這些脆弱的「文明素質」和「核心價值」。但香港政壇不斷「大陸化」的癥結,則和這種小圈子黑箱操盤的選舉和政治文化大大有關。

此,前任特首,現任特首,兩個有機會在小圈子選舉勝出的特首候選人,通通都有操守和誠信問題便一點不出奇。現在竟有人寄望於曾鈺成,以至葉劉淑儀出來「收拾小圈子亂局」(大家真的忘了葉劉零三年強推23條的嘴臉?),是否有點「情急」藥石亂投?《蘋果日報》李怡寫了「曾唐政商關係網曝光後的特首選情」,依然寄望曾鈺成入閘,「害取其輕」︰

「……中央頭痕了。是否處理曾蔭權,還不是最大難題,因為他反正要離任了。但曾的涉貪腐,連累唐更不被市民和社會接受。堅持選唐是災難。選「既狼且辣」的梁,中央和大商家有戒心。選曾有顧忌。葉劉未夠班。怎麼辦?

若周一曾鈺成宣佈參選,那麼他肯定是下任特首了。若他宣佈不參選,那就是香港的災難。儘管他當特首,也是害中取其輕耳。」

Gary Fan 上載

灰記作為一介庶民,不會寄望沒有那麼爛的蘋果,而是爭取一個民間和基層可以廣泛參與及有決定權的政治經濟制度,普選是這個制度的起點。因此,灰記只會贊成繼續反對小圈子選舉,及對這個建制說不。三月三日下午會有「踢走小圈子,還我真普選」的遊行,憤怒的市民,旁觀已久的市民,那有不出來表態,讓權貴階層知道我們堅實存在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