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局」中行

黑箱特首「混戰」到了如此荒謬絕論的地步,整個城市如天氣般陷入被一大片濕厚雲層遮蓋的膠著。「天真」的市民繼續phone-in品評心儀的特首「人選」,完全不自覺自己和絕大部分市民一樣,被排拒於選舉之外。約三十名以青年為主的市民,走到唐英年於九龍塘的大宅外舉行燭光晚會,抗議醜聞纒身,極低民望的唐英年,挾三百多名選委提名「強行」參選。

其中一名發起人陳景輝向記者坦言,多謝唐英年,如果不是他如此不濟事,制度的荒謬不會如此突出地表現出來,他們的情緒亦不會被激化,覺得必須出來反對小圈子選舉。原來吃慣政治免費午餐的工商界大孖沙,如果稍為「長進」,推出的一個稍為像樣的代理人,這個制度仍然可以「瞞天過海」,因為旁觀的港人仍會樂於看戲而不會感到被愚弄。香港人的天真,或是無力感麻木神經,莫過於此。

然而,又怎能怪陳景輝等人到現在才當「皇帝的新衣」的兒童。聲稱爭取民主,爭取雙普選的「泛民」,包括向政改方案說不的公民黨,簇擁民主黨何俊仁入局,結果何俊仁被這迷局搞得團團轉。早前被問到唐堅持參選,曾鈺成考慮參選,竟沒有半點對小圈子選舉的鞭撻,而是勸唐退選及譽曾是人才。果真是當局者迷了。

至二月廿一日,即青年抗議事件的當日,才「如夢初醒」,向記者發表對小圈子選舉的「強硬」聲明,說甚麼社會很憤怒,任何結果都是不公義選舉。然而,他不要忘記,是他們的民主黨於去年對這特首小圈子產生辦法投下贊成票的。灰記現在也不打算向他「秋後算帳」,但事到如今,這個爛到不能再爛的選舉他還有甚麼理由再參與下去呢?那二百多個「泛民」選委如果有個人或界別利益盤算,就請不要再帶著「反對小圈子選舉」的「泛民光環」。因為何俊仁一定不會當選,他們只能投向建制派其中一人,無論是唐、梁、曾還是葉劉,都是endorse小圈子選舉有得揀。特首小圈子選舉的最大問題不是有否得揀,而是中共在背後操控,以及選委選出來的人無須向全港市民問責,只聽命中共及投票的選委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因此,如果仍覺得自己是爭取民主的一份子,便只能同這個爛選舉劃清界線,至少也要投白票以示抗議。

其實事到如今,民氣與民憤正發酵,「泛民」如果還有政治意志,應該重整旗鼓,動員集會也好,發起簽名運動也好,旗幟鮮明地反對小圈子選舉,最低綱領也要堅持不遲於下屆真正雙普選。當然,有人會問遊行集會、簽名運動搞了很多次,可以改變政治現實嗎?灰記沒有答案。如果是對民主自由仍有追求的人,灰記只能再用昂山素姬的說話回答︰「人們經常問我,我們甚麼時候能得到民主?我總是告訴他們,你問問你自己。你問問自己為民主做了甚麼,你也就回答了自己。如果你甚麼也沒做,你沒資格去問這個問題。」

總之就不要為誰做會更好操心。民主黨成員盧子健,通常給人站得後,看得清的感覺。灰記雖不是每次都同意他的意見,但最近他寫有關特首之爭的文章,卻很有參考價值。他在「公民社會在特首選戰中的錯位」,一再提醒大家不要當「意外助選團」︰

我在本欄評論特首選舉,曾經提出希望港人尤其是公民社會不要以為自己有能力影響選舉,從而變成建制內不同利益集團代表人物的『意外助選團』。這種虛擬的有競爭選舉只會貶抑選舉的意義,為2017年實現有篩選的所謂普選起了熱身作用。」

一向冷靜的慮子健當然沒有青年們對爛「選舉」的沉痛和憤慨,但也非叫大家無所事事。而是以提出政治訴求方式形凝聚力量︰

「關於提出民間訴求,公民社會不是要為了候選人作什麼承諾,也不要以為有人承諾就代表更適合做特首。公民社會利用這個機會提出訴求,應是為了凝聚和壯大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而不是把改革的希望寄託在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候選人之上。

可惜的是,不少民間團體把提出訴求的做法局限於舉辦參選人的論壇,這種做法只不過是為參選者搭建舞台,讓他們進行形象之戰,據此借助媒體力量,塑造所謂民望,方便中央聲稱「當選」特首得到市民支持云云。」

他舉了天主教教區近日所發表的聲明為例,指民間團體可以更有尊嚴地發表對時局的看法。剛擢升樞機的香港主教湯漢令人眼前一亮,除了在牧函提出盡快落實雙普選的訴求,教區亦於2月17日發表了「香港天主教會對未來特區政府的一些期望」的聲明,除了要求下屆特首及立法會雙普選,亦要求實施全民退休保障、製訂長遠房屋政策、訂立貧窮線,援助貧窮線以下的低收入家庭、訂立長遠而合理的人口政策、反對教育商品化… 等。聲明都跟不少民間團體的訴求不謀而合。

盧子健說︰「當然教區的能量非一般民間團體可比,所以不用拉參選人的「衫尾」,其意見一樣有曝光的空間。民間團體能量較小,但不等於要採取不適當的做法,應該是想方設法用更有創意的方法發聲,而不是與參選人同台做戲,而且讓他們做主角,自己做配角。」

不過,教區對政府期望及雙普選的訴求,隨即惹來「左報」的抨擊,指宗教團體介入政治不恰當云云,在在說明曾鈺成早前透過沈旭輝所提出的「大和解」,要不就是曾鈺成的一廂情願想法,要不就是這位共產黨中人考慮參選特首,「安慰」泛民及港人的套話。民間團體爭取真正自治的民主路仍一步一艱辛,而且稍一鬆懈及氣餒,局面隨時倒退。在有可能出現兩名港共中人競逐的局面,盧子健在結尾感想道︰

「回歸以來3屆特首,中央都選擇來自商界或者公務員的人,就是如上所分析表面上還尊重香港社會在所謂反對派以外的主要政治力量。不知不覺間,香港政局已經發展到只能在中共在港系統內主要人物選擇特首。這究竟是中央治港政策成功呢?還是港人在溫水煮蛙的過程中對自治已經愈來愈不重視?

公民社會要改變中央逐步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並不容易,但最低限度我們要努力維護香港的高度自治,要令市民有所警覺。如果我們只是繼續迷失在建制陣營內權力鬥爭所產生的形象之戰,是極大的失誤!」

現在坊間對特首跑馬仔的傳言不絕,大家仍把注意力投向誰做會較好,或沒有那麼壞。不知是否如盧子健所言,對自治愈來愈不重視?這的確是核心問題,也是香港民主運動是否能繼續推進的關鍵。

 

 

One response to “「亂局」中行

  1. 「行動主義者拒絕承認世界就是如此。」他們不會只坐著哀嘆、哭泣或發怒,他們會起而行動,改變這個世界-歷史本就是由人創造出來的啊。
    歷史發展方向不是必然的。一小撮人願意冒險,嘗試一個吉凶孰料的行動,去追求正義、平等的社會,然後改變了世界。
    歷史和愛情一樣,結果未必盡如人意;行動者不是因為知道他們的行動一定會成功所以才投入。

    – 引自「推廌序 – 思考與行動的結合/張鐵志」,《給青年行動者的信》,季特林,聯經,2007 (譯自 Todd Gitlin, Letters to a Young Activi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