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與特首戰

在餐廳裡,在facebook 上,特首「選戰」成了熱門話題。這本也是正常的,香港每個人的生活,或多或少會被這個人的一些決定的影響,自然對誰是此人表示關注。然而,大家對今屆特首「選舉」之所以如此「關注」,大概是受兩個建制派「爭奪」過程中,互揭陰私,毫不相讓的表象所「誤導」,被「引導」至誰做會「冇咁衰」的「陷阱」中。

舖天蓋地對不濟事,以及因為僭建事件誠信「破產」的唐英年的揶揄,惡搞,雖然可能反映港人在特首「選戰」中被邊緣化,沒有權選擇;被利用,民調不斷訪問沒有投票權的市民支持那位(卻從不會問市民贊成,還是反對千二人代你選特首),無奈心情的宣洩。只是這樣的發洩間接會被另一建制派特首爭奪者梁振英所利用。

不提梁振英涉嫌重大利益衡突的西九事件,現在還未有個水落石出。這位傳統「愛國陣營」或曰港共中人,對港人的自由的威脅不容忽視。他在上周五於記協的座談會明言,基本法23條不是惡法,政府有憲制責任立法,自己一旦當選特首會在時機成熟時進行立法。可能傳媒被唐英年是否退選,以及曾鈺成和葉劉淑儀考慮「參選」的消息所牽引,有意無意忽略梁振英的這一個表態。

當日在場記者行家有提到對23條的憂慮,但沒有向梁振英提出,如果23條不是惡法,03年老董要立23條時,為何有超過50萬人上街反對,難道他們都是被誤導?何謂時機成熟?梁振英連唐英年所講的,社會有充份討論及廣泛共識前不會提23條立法,也不願「承諾」,證明他對這「憲制責任」如何看重。當然,在「欽點」式的小圈子選舉下產生的特首,要聽命於中共自不待言。如果中共要香港立23條,他們誰當特首,都會聽命進行,但以梁振英對23條的態度及他與港共的淵源,則他會積極得多,珍惜自由的港人要同他鬥爭便要吃力得多。

港人應如何看待這次特首「泥漿摔角」,網台「名咀」Q仔黎則奮在facebook上有此建議︰

「香港政局波譎雲詭,陷入失控。小圈子選舉本來是中共欽點的二人角鬥,地產霸權代表基本佔上風,以為有阿爺撑腰,勝局底定,但土共代表政治鬥爭經驗豐富,技高何止一籌,加上餓狼心狠手辣,蠢豬三兩回合便被打個落花流水,變成死豬。群眾本來只有看戲的份兒,還要被人用所謂民調强姦民意,但宮廷鬥爭劇情太逼真煽情,看得肉緊,不由自主也入了戲。

從社會運動角度考慮,群眾運動的客觀條件已漸次形成,是政黨發揮主觀能動性的時候了。民主鬥爭的綱領很簡單,就是反對兩個沒有誠信的人出任特首。鬥爭形式可參考反高鐵運動的做法,一方面落區鼓動群眾,另方面在中區靜坐聚眾,以三月二十五日為死綫,不斷呼籲民眾加入。量變可以質變,只要人數數以萬計,在實質上便改寫了小圈子選舉的結果,將民主的進程,向前推進一大步。」

熟悉Q仔的人,不少都稱他為「沒有救」的樂觀主義者。不過,觀乎這次「特首選舉」的異動,即使能號召數萬人於中區靜坐,反對唐梁兩人做特首,如果曾鈺成、葉劉等落場玩又如何?為何不索性反對小圈子選舉?不過,灰記同意Q仔所說,政黨要發揮主觀能動性,特別是去年反對政改方案,反對通過小圈子特首產生方法的公、社兩黨,應出來帶頭反小圈子選舉,而不是靜觀建制派惡鬥。另外,灰記也同意Q仔所說,「土共」/港共政治鬥爭經驗豐富,一般單純的香港人,包括很多泛民及社運中人不容易應付。

而灰記不只說過一次,港共/傳統「愛國」陣營不甘當「造王者」,做「有辱無榮」的保皇黨,要推自己友往幕前的心態越來越明顯。如果「自己友」當特首,隨之而來的政治以至經濟利益,自不待言。要知道,中共好,其香港「馬仔」港共好,今時今日雖名為共產黨,已沒有半點為工農打拼的「豪情壯志」,有的只是利益分贓以及政權鞏固的考量。為了配合中共依靠資本家治港的政策,其主要代表組織民建聯及工聯會,特別民建聯,往往要與其他工商建制派一起維護傳統商界財團利益,令信奉自由主義的「泛民」看起來更似維護工人及基層利益的左派!

但所謂物以類聚,雖然經濟上右傾,不再以工農利益掛帥,港共與其「老闆」中共均以「馬列主義」起家,政治上崇尚以「無產階級專政」為名實行一黨專政,這種體制在內地被稱為中共專制下的權貴資本主義,在香港,如果港共執政,會不會與大陸看齊?

當然,香港有所謂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雖然特首受中共操控,立法會只有一半直選,九七後人權、法治和自由有倒退的趨勢,但還未直接被中共專政,即仍維持所謂半吊子的自由民主社會。如果港共上台,這個組織上同屬中共系統的特首,會否將大陸那一套加快引入香港,是大家要思考的問題。

所以為甚麼某某是否共產黨便是很重要的問題。只是港人這些合理的疑慮,便開罪了傳統「愛國」陣營元老吳康民。他在挺梁振英的《明報》寫了「《信報》反共,故態復萌」的文章,大肆抨擊挺唐的《信報》反共。灰記同很多香港人一樣,由始至終反對小圈子選舉,對一些報紙「出位」的挺唐及挺梁均不以為然。不過,吳老最要緊的不是報紙是否偏頗,而是報紙是否「反共」︰

「《信報》在特首競逐中,偏袒唐英年,這完全沒有問題。……但因此而一再攻擊共產黨,並認定梁振英是共產黨,因此不應選他,這是什麼邏輯?這樣能幫上唐英年的忙嗎?

我認為,唐英年如果希望上位,應該和這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劃清界線。你要做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央人民政府,和共產黨對着幹,有前途嗎?…..

這一次,該報借有關「西九門」事件,攻擊曾德成「連串謬誤涉嫌護短」,進而攻擊《大公報》是共產黨的喉舌,再而牽連曾的哥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再次把我以及梁振英等均「以此路進」加以攻擊。

李柱銘也來幫腔,說唐梁如有辯論時,應要梁振英交代共產黨員身分云云。……

只是今天《信報》再次用反共的言詞來抹黑對方,實則是為唐英年幫了倒忙。如果唐唐靠反共登場,中央會罔顧大局而批准嗎?」

吳老厭倦別人質疑傳統「愛國」陣營與中共千絲萬縷的關係,因而發火。但特首是否共產黨員,公職人員是否共產黨卻事關重要。概中共第二老祖宗鄧小平說過,共產黨不在香港公開活動,中共駐港官員不干涉香港內部事務。當然,大家現在都知道,中聯辦在香港進行細緻入微的干預,共產黨暗地裡進行很多活動,我們反對又反對不來。但至少特首及公職人員,這些直接影響港人生活的人員,讓我們知道是否共產黨員,也屬天公地道。你們中共不是承諾過不公開活動嗎?一個共產黨員來做特首不單是公開活動,而且嚴重破壞一國兩制。

因此,梁振英以至曾鈺成、曾德成等是否中共地下黨員(即港共,灰記不用「土共」以示尊重)至關重要。脫離中共組織,移民加拿大的前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多次在《開放》雜誌指,梁振英、曾鈺成及曾德成是中共地下黨員。因此灰記雖不屑《信報》挺唐,正如灰記不屑《明報》挺梁一樣,但《信報》質疑梁振英共產黨員身份,並認為如是共產黨員便不應做特首,其實相當正路,並非如吳老所言︰「……因此而一再攻擊共產黨,並認定梁振英是共產黨,因此不應選他,這是什麼邏輯?」

正等候北京signal,考慮參選的曾鈺成被問及是否共產黨員時,並沒有如吳老般發火,反而說如果這問題與特首選舉有關,到時再考慮是否回應(大意)。證明吳康民這位舊下屬比較能掌握香港民情,知道港人對共產黨的疑慮與芥蒂。

至於香港人為何對中共及其在港代理如此疏離,甚至反感?第一,灰記認為任何人,不管來自內地與香港,沒有擁護中共的義務,而是絕對有批判的權利。聲稱為工農服務的共產黨,做不好被人民罵,被人民反,天公地義;第二,看中共六十年來在大陸的統治,稍有自省能力的共產黨人,都會明白中共為何在還有表達自由的香港如此不受歡迎。

灰記在此再三重申,歡迎中共在香港的組織完全公開透明地活動,公平地同其他政黨競爭,大前提是香港實施真正的高度自治,港人直正普選行政和立法機關。灰記更歡迎中共在內地開放黨禁報禁,公平地與其他政治力量競爭(其實現在沒有任何政治力量比中共擁有更多資源,更強大優勢),讓人民有真正的選擇,真正履行選舉和監督權。這當然要香港人和內地人一再努力爭取。

南方人物周刊網上封面

最後,灰記送上內地《南方人物周刊》的昂山素季(姬)封面,並向在網上不停地,無奈地惡搞唐英年、那些港共中人、期待雙普選的人,當然還有灰記本人,獻上她的「贈言」︰

「人們經常問我,我們甚麼時候能得到民主?我總是告訴他們,你問問你自己。你問問自己為民主做了甚麼,你也就回答了自己。如果你甚麼也沒做,你沒資格去問這個問題。」

3 responses to “港共與特首戰

  1. 分析得十分細致。令我撥開迷霧,看清了底下的事實。

    我最中意係你對民建聯及中共的分析,佢地的確好右,反而泛民好左,呢個事實在外傭居港權及雙非問題上表露無遺。

  2. 市民的訴求好簡單,只係想保障自己的權益,難以標籖左或右。至於建制,形象一向差,泛民又被市民嫌棄左傾,這個政治生態的確十分詭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