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臂車下的特首「選舉」「真象」

T-bone Chi Wing Wong相片

特首小圈子選舉鬧劇越演越「精采」,唐梁兩營及支持的傳媒互揭陰私,連特區政府亦投入玩「泥漿摔角」,旁觀而沒有選舉權的香港人熱烈討論,互聯網留言始起彼落。最新發展是唐英年違規僭建二千多呎的「地下行宮」(早前他還說是小小的地洞作儲雜物之用),惹起全城憤怒,其二世祖形象再次突顯。現在貧富差距極嚴重,小市民對政府政策偏幫財團商賈已非常不滿,這個傳媒誇稱酒池肉林的違例建築曝光,自然成了爆炸性話題。

互聯網圖片

facebook這段留言,很能表達市民大眾的感受︰「對有錢人來說,幾萬蚊一支的紅酒都算係"雜物",雜物房有二千幾呎係九龍塘都係好閒。不過,佢點解唔正式申請?點解要貪小便宜?(對我地一世都住唔起唐唐的雜物房的小巿民當然係大事)」諷刺唐英年的惡搞圖片一張接一張,這是否沒有選舉權的港人的集體宣洩?特別唐於二月十六日晚見記者時,把僭建責任推給太太,更加犯眾憎。

唐知法犯法僭建,又欲蓋彌彰,固然不可原諒,梁西九的利益衝突迷團其實仍未有結論,如屬實也涉及重大誠信問題,可能比唐的僭建更嚴重。只是這個政府選擇性發放消息,而非全面透露當年評選內情,讓公眾評價。反被人感到政府介入唐梁之爭,有打壓梁的意圖,梁亦作充分利用,把自已塑造成被政府「迫害」的受害者。這就是蠢與奸的分別。

富二代的唐英年,與香港金融地產、工商大戶利益一致,亦同聲同氣。在中共依靠華資、公務員及「愛國愛港」力量治港的政策下,成為小圈子特首「熱門」不足為奇。一個辦事能力成疑的二世祖,由九七年前已被培養從政,然後在特區政府內「扶搖直上」,基本無風無浪。

但香港畢竟仍是半吊子的自由民主社會,新聞有一定程度的自主。這位未經考驗,說起話來往往辭不達意的富家公子,在攝影機面前屢出洋相,成為城中笑話便不可避免。灰記敢斷言,如果開放選舉,特首由全港一人一票決定,唐英年這類「備受保護」的公子哥兒不會經得起考驗,香港工商界,或曰資產階級要找政治代理人,絕不會找他。(而另一邊廂的梁振英亦未絕不會是另外唯一選擇。)

這就是香港工商界經常被批評吃慣政治免費午餐,不思進取的原因,就是想著長期依靠小圈子選出來的代理人,如特首,如功能組別議員,以維護自己利益。因為一旦開放選舉,他們便要找人認真地參與政治,要向市民大眾作出更多妥協。但大富豪們習慣舒舒服服在現有的小圈子內作利益分贓,加上大陸權貴也參與其中,形成鞏固的利益集團,抗拒轉變。

當然統治階層不會自動改變,這是老生常談。香港人從中英談判開始已習慣了旁觀,聲稱爭取民主的民主派也只是按著中英訂下的政治軌跡規行矩步,至多咆哮兩聲。去年「五區公投爭普選」已是最大動作,不過因為民主黨的杯葛而成效不大。說成效不大也不盡然,民主黨聲稱爭取改良區議會方案,罕有地與建制派一起說民主步伐向前邁進一步。但普選之路離大家近一點還是遠一點,暫時仍是未知之數。不過,聲稱爭取民主的民主派「分崩離析」則是眼前的現實。

去年成功替中共及港府解除一次政治危機的民主黨,其主席今年再接再厲,參與小圈子特首選舉,說是要挑戰小圈子選舉,但在唐梁撕殺為焦點的「選舉」中,何完全被邊沿化。這是政治現實的反映,即大家都知道,因為這是小圈子選舉,以工商專業等建制派代理人為主的選委,加之中共的影響和操控,在「泛民」未完全歸順之前,代表「泛民」的何俊仁沒有任何當選機會,沒有人把他當認真,傳媒也不會把他當一回事。

何俊仁這次參選「意義」更不如上屆的梁家傑。因為上屆梁家傑尚能自圓其說單挑曾蔭權,傳媒即使明知他不能當選,也要報道他「狙擊」曾蔭權的新聞,與曾蔭權單對單的辯論。當然,灰記以為,梁家傑並未能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反而假戲真做地投入「候選人」角色,給人錯覺這是一場「真正」的選舉。但查實人人皆知特首選舉是「欽點」的遊戲,所以梁家傑即使表現可能比曾蔭權好,但民調支持率卻遠遠落後於曾。

無他,主流香港人「循規蹈矩」的「性格」使然,就是明知曾蔭權會當選,便不會以兩個皆反對或支持梁家傑,作為對小圈子選舉的抗議手段。而設計民調的機構亦不敢列出例如你認為這次是否公平選舉之類的問題,以突顯「選舉」的封閉性質。香港人不敢利用任何機會表達聲音,乖乖認命,是否亦要為香港民主發展停步甚至倒退負上責任?

說回何俊仁,這次他連投入「候選人」的角色也不能,只能作為其中一個「評論員」,品評「豬狼」鬥,好像自己也認為這次「選舉」也是唐梁之爭,沒有任何所謂挑戰小圈子選舉的意味。老實說,有誰不知道這是「欽點」的小圈子選舉,何須「泛民」再「參選」來揭發。現在坊間以至同行都紛紛揣測,唐英年會否招架不住而退選?退選後會否有建制派替代參選?例如曾說過支持唐英年的范徐麗泰,但同時有意思地表露,如果唐英年有甚麼問題再算。她會否是替代人物?還是梁振英取而代之?還是有其他scenario?

灰記以為,這些茶餘飯後,或工作需要而作的揣測和關注,都不能否定一個事實,就是特首「選舉」遊戲與廣大香港人的疏離。老實說,由於唐英年表現實在太不濟,是扶不起的阿斗,相比下,梁振英予人能幹的印象非常自然。

被認為中共地下黨的梁振英,與傳統「左派」關係千絲萬縷。在共產黨走向權貴資本主義的今天,出身測量界的梁振英不會是「無產階級」的同盟,而是代表不同利益集團,他也許會擺多些關注民生的姿態,但不會突破香港現有的政商格局。反而香港傳統「左派」不少人思想僵化,而梁振英給人印象充滿城府(即所謂奸)。梁上台會否更積極推行限制港人自由的政策,例如推出23條立法,都是讓人擔憂之處。

李鋒攝影

特首小圈子所顯生的醜聞鬧劇,香港記者疲於奔命,但也並非毫無「建設性」。例如唐英年大宅被記者包圍,多部吊機車及猿臂式搖控攝錄機守候的畫面,被內地網站「瘋傳」。不少內地人留言表達新聞自由和開放社會的可貴,香港不經意又向內地起了示範作用。有興趣可登此處查看

不過,灰記還是寄語一些同行,唐英年家人以及屋宇署人員並非醜聞主角,實在不需要對他們如審犯般盤問,實在不需要對他們粗暴無禮,侵犯他們的人權。特別如果作出這些行為的同行來自有傾向性的報紙的話,灰記只能對他們說一句,你的老闆或主編挺梁挺唐是另一回事,但在小圈子選舉的採訪中,至少表現一下不偏不倚的「專業」態度,為自己作為前線記者挽回一些「尊嚴」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