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之多餘?

灰記這類自以為理性的人,今天有著前所未有的挫敗感。身邊的好友扮演了鞭策者的角色,指出灰記為學者周保松辯護的文章,對那些深刻感受資源被外來者「侵佔」的人,包括本地孕婦、低下階層以至本地學生,都不會起疏導作用,而只會讓人感到自己身在安全地帶說風涼話,所謂「針拮唔到肉唔會痛」。身邊的好友當然不是蝗蟲論的支持者,但她不客氣指出,灰記以及一些學者自以為理性和進步的話語,在很多人心中只是一些迂腐「知識分子」的囈語,因為他們不想再聽甚麼「道理」,因為他們覺得「道理」解決不了問題 。

不過,「道理」或曰爭論還是要繼續,不管大家願不願意聽。二月四日下午城大的講學廳,擠滿了百多人,大家都想聽聽力撐蝗蟲論的文化導師陳雲,以及香港左翼「老鬼」長毛梁國雄的兩場辯論,講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講中港關係。

陳雲開宗明義說沒有新的東西補充,只會重點重複他的《城邦論》觀點。灰記極簡化的覆述,大意是香港自清割讓予英國後,便與中國內陸各走各路,漸行漸遠。而中國最大的不幸是給中共統治,香港九七前還有英國人作緩衝,化解一些來自大陸的影響。九七後特區政府已起不到緩衝作用,港人只能站起來全力抗拒中共,包括其治下的「低一等」的文化,體現於來港大陸人的一些「劣行」。而中共會利用單程證,自由行等吞噬香港,唯有靠港人團結起來保衛這個城邦,才免於被中共吞噬。

長毛人盡皆知,也是鮮明地反對中共專制。不過,他提醒大家不要忘記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性質,香港及內地同受帝國殖民統治者的欺壓。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上海五三慘案,工人被在租界被殺,激發起全中國的抗議,香港這殖民地的華工聯合廣州工人進行省港大罷工,抗議帝國主義者的暴行,以反證香港和中國百多年來並非各走各路,而是有著共同的命運。

長毛與陳雲同台較量。

提起共產黨上台後,香港的作用。陳雲指周恩來(是按毛澤東的意思)提出「充分利用、長期打算」的政策,解釋香港並非中共特殊眷顧,而是有其利用價值。引伸到今天,香港對大陸仍有巨大的利用價值,而非一味向大陸求施捨。不過,長毛多了一層分析。中國自從加入世貿以後,已全面參與全球化資本主義競逐,在大陸統治者和權貴眼中,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更形重要,即大企業可以來香港上市集資,吸收外匯,而香港的華人大資本家大財團亦跟內地的權貴連成一起。當然不同的利益集團有明爭暗鬥,反映於現在建制派唐、梁之爭。長毛要強調的是,香港統治階層以及他們服務的所謂金融地產霸權,和大陸的權貴階層已經分不開,中共及大陸權貴集團已在香港,而香港權貴集團也早已進入內地,受壓制和盤剝的不單是香港廣大平民百姓,也包括更廣大的內地百姓。排拒也備受壓迫的大陸民眾,並不能擺脫中共權貴們的幽靈。

一、兩場的討論,當然不可能弄清問題,解決爭議。但開展這些討論是有益的,至少陳雲最終被迫也好,自願也好說出「我最緊要就是反對中共,其他都係次要」。而也有左翼人士蔡建誠提出要正視基層面對不公平及感受外來威脅的心理/情緒,不能不回應他們對「雙非」孕婦,自由行等問題的負面看法和感受。他把自己的一些建議於網誌整理為︰結合本土與左翼,對抗「資本」與「國家霸權」,是左翼回應「族群矛盾」的開始。

無獨有偶,面對「族群撕裂」的危險,不少有心人都在facebook發表有意思的看法,對灰記而言,真是及時雨。例如Edwin Chau寫了「完全錯置的雙非爭議」,對聚焦理解「雙非爭議」很有幫助。例如被傳媒大力渲染的雙非闖急症室,導致本地孕婦深受影響的報道,他就有一個冷靜的觀察,說每年有約九萬嬰兒出生,當中有四成是經預約的內地人嬰兒,無預約闖急症室只佔他們當中的3%。

「據報導2011年有1656個雙非衝閘(急症室)個案。但其實,據政府報告*指出,其中更有約3成並非無預約的雙非孕婦而是”已預約在公立醫院分娩的個案, 但未能及前往已預約的醫院分娩。” (另,報告有點語意不明到說25%是單非個案,但不清楚是否在那3成之中,因單/雙非暫時一同處理)

那麼餘下,真正的問題,是那全年約1100個衝閘的雙非個案。在我看來,分娩資源衝突,基本上是:這不有預算之內的1100人為甚麼癱瘓了本地醫院分娩服務的故事。

你當然會問:不,一直以來的問題不是那3萬多個雙非嬰兒(灰記按︰四成)嗎?……釋法/修法不就是衝着他們而來嗎?

但要搞清楚,他們從來不是堵截的對象。因為實情是,那3萬多個,佔96%的雙非個案,全部都是有政府認可的預約。即是,他們都是經政府人口/商業政策許可之下入境的,In the name of “發展醫療產業"。(灰記按,非本地孕婦公立醫院每個收費3萬9千,私立醫院則不論是否本地人,都要上十萬。)

 ……到最後,單非/香港市民沒有床位,問題在哪?必然是醫管局估算錯誤。

不難想像策劃下的那些壓力測試,把可能性較低的因素都計漏了,並把整個系統的負荷量用到盡。或者,政府會估錯數,已經是常識吧?在這個有系統的規劃之下,應該在不影響本地人的情況下,最大化來港分娩這門服務商品的利潤應該可行。計到盡一盡。

……然後,本地生育率的波幅、那約一千個的衝閘的個案,加起來竟然超越了系統的負荷量。無床位、人手不足,有親身經歷的媽媽們最清楚不過。如果一開始,條數無計到盡,保留一些從管理角度上inefficient的buffer空間/床位,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減少私立的配額,會否構成在香港人最"自豪"的自由不干預傳統之下的罪行:干預市場又或應否由市場自行調節(加價,認錢唔認來源),這些問題,我留給睇緊既你地自行判斷了。至少某意義上,販賣居港權是相同符合香港的商業邏輯的。

減少配額可以直接大幅度減少雙非數量,這一點是明顯的,政府亦急急腳作出改動中。當然,還有完全停止接收的選擇,不是沒有人提及但私立醫院會否放棄此一大財源,是一大問題。

簡單來說,販賣居港權,才是要堵塞的漏洞。誰是(香港方面)賣家,我想應該很明顯了。但必須指出,釋法/修法會同時完結這門生意。雙非如不獲居港權,這方面的collateral damage,好像被忽視了……。

反(返)回衝閘問題。2011年的確有上述約1100宗這樣的個案但邊境阻攔的功效是否被忽略了?根據入境處去年的數字,前線人員成功阻攔了1930名無預約登記的非本地孕婦入境成功率超過60%。相當不錯。還有,要記住,這是近日曾四招之前,現在他們開始增加注視度及人手了。

今天民政署亦出手了:”民政署巡查東區、油尖旺區、深水埗區及荃灣區共43個處所,掃蕩專門接待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月子公寓」,打擊無牌經營旅館活動”成效如何,不能太早下定論,但至少,要解決問題,不乏政策選擇,純粹是政府的判斷問題。

至於"缺乏人口政策的清晰指標/執行能力/高度自治性的問題",只需翻看一下中央政策組的文件,應該可以略知一二。我的睇法是:有,政府是有清晰的人口政策,只是後果完全不是港人所希望的境況。政府亦早已預期內地孕婦來港生子。應該說,那是計劃的一部份(an integral part of the population policy)︰給(吸)納內地有經濟能力的優秀人才來港,配額只是實際操作。

例如,中策組06年十二月開”策略發展委員會行政委員會議”特首、劉兆佳、立法會議員等都在對人口發展問題,早有人提出內地孕婦問題,但着眼點卻是收費問題“但有部份委員持不同意見。他們認為近來的趨勢,可能有助解決香港的人口老化 和低生育率問題。待這些兒童適齡入學,可考慮讓他們來港,因為香港必須有穩定的人才供應, 才能作持久的發展”。這只是確認更早之前的人口政策方向: 本港生育率、吸引內地專才、人口質素等與中港各自的Governmentality有關,不在此深究了。

 總之,認清問題吧!就只有一句。」(灰記按︰為方便閱讀,段落經整理及加了部分符號)

Chau的文章提出一個視點,有效對應被鼓吹右翼民粹者忽略及有意扭曲的,就是香港政府及利益團體並非毫無計劃,被迫回應,或根本沒能力解決一些迫切的社會問題。雙非孕婦問題是沒有宣諸於口的人口政策及產業利益輸送的一環,其核心「精神」是有錢人的後代才能來港定居,因為四萬到十多萬的分娩費及來港的其他開銷,並非一般人負擔得起。小部分付不起錢要冒險闖急症室者,只是這個龐大的「優生學」人口政策及醫療買賣操作的不方便洩密者。

灰記在此只想提醒那些把資源被分薄、租金昂貴、樓價飆升、物價高漲、都市面貌變遷,總之任何「負面」東西都歸咎於內地蝗蟲的人,這些他們形容的「侵略」是有著特區政府和本地不同既得利益集團的積極籌劃、參與,當中亦有不少香港人自願參與及得益,是否要把這些在中港日常互動中得益的僱員和小老闆也一概打為為「侵略者」服務的「港奸」呢?正如有同行facebook網誌寫道︰

「但請各位,冤有頭債有主,內地人來港消費(雖然我都見到眼冤),是你香港的旅發局日日在內地大賣廣告,吸引內地人來香港這個購物天堂花錢的;內地孕婦來港生育(不計小部份非法入境衝急症室走數的個案),是你香港的私家醫院和私家醫生倒履相迎、奉為上賓,港府合法批准入境產子的。出了問題,怎能怪在他們身上?當然,行為不文明,可以當面指正,遇上部份人不聽勸告,還惡言相向,可以揭露批評,但不等於要一竹篙打一船人。

 舉個例,一間餐廳只能容十個客,貪心的店主招呼了二十個客入去,搞到怨聲載道。先到先得的客人,不去怪店主,反而持刀追斬後來的食客,豈非咄咄怪事?」

她寫的「萬蝗之蝗—香港人?」,也值得反蝗人士參考。

灰記無意在此再推銷中港民眾有著對抗中共強權的共同命運的「老餅嘢 」,因為蝗蟲論者的精神導師陳雲先生講明對內地維權人士和民主派不信任,說我們南方人跟北方人不同,跟他們合作會吃虧,辛亥革命便是一例子。灰記覺得問題去到地域主義已經沒有甚麼好談,但亦想借用長毛的發言作一些提醒,利用歧視/仇恨操作推動群眾運動是極危險的事,「今日就針對蝗蟲,聽日就可以針對綜援人士。……當年納粹希特拉都係話冇咗猶太人先可以令德國人團結,屠殺猶太人的結論,都係咁樣嚟。」

他警告,反蝗論是一把雙刃劍,「你可以反大陸人,大陸人一樣可以同樣理論反你,最終香港自己受害。」(《蘋果日報》)

那些在網上準備「誓死」捍衛「我城」的「城邦勇士」們,在作出進一步行動前,在可能「引火自焚」前,會否再想清楚?還是覺得長毛這類「老餅」迂腐,覺得「理性」之多餘?

 

14 responses to “「理性」之多餘?

  1. 所以香港人係被出賣的人啦,咁如果香港人對政府及利益集團毫無辦法,容忍已經去到不惜舞動雙刃劍既時候,身為學者和知識份子又怎忍心再害羞辱他們呢?

  2. 這裡不爭辯香港人是否對政府及利益集團毫無辦法。但忠告與羞辱是兩碼子事,即使是如何無用的忠告,發言者並沒有羞辱別人的意思。

  3. 你寫的很全面。
    這個議題,很容易因為解釋一個看法時不夠詳細就會被人炳到七彩。(例如不是對本地人利益受害沒感受,只是反對蝗蟲概念就容易被人說左乜、道德乜)
    請借用分享,謝謝﹗

  4. 「香港人」對政府及大商家毫無辦法,就向「大陸/內地人」施壓?這是欺軟怕硬,沒有道德基礎。

    「香港」要自治/自決,就要自己生產埋生活基本所需,衣、食、住、行不假外求,唔好呢頭用東江水,果頭又話自治/自決:東江水要優先供港,沿岸的農民都要俾錢才可用水。如果沒有大陸農民生產糧食,香港的自治/自決唔知點樣成事。

    自由行來香港那些人,只是乘改革開放之機「先富起來」的既得利益者。大陸和香港一樣貧富懸殊,大陸的窮人無份來香港,香港的窮人也唔會鬧大陸的窮人。這是最起碼的認識。

  5. 寫得很好。謝謝!
    Edwin Chau那篇文章的道理,我以為大家是知道的,最近這幾天看了一些報導(以及政府的言辭),才發覺這個inconvenient fact,都在被有意無意地隱藏和扭曲了。例如有新聞標題說:"政府開始第一波打擊雙非孕婦"。但政府去那裡打擊呢?為什麼要打擊呢?這些雙非孕婦是政府主動邀請過來生子,然後用錢賣出居留權的啊?於是,全城以為有了一個共同敵人,但這個敵人其實是政府請來的客人。要想解決問題,就叫政府不要請那麼多客人來好了。這個道理,應該不難明白吧。
    如果理性不可恃,我們恃什麼呢?共勉。
    周保松 上

  6. 保松兄︰希望有多一點基於「事實」,少一點被情緒牽扯的意見/討論出現。共勉。

  7. “一間餐廳只能容十個客,貪心的店主招呼了二十個客入去,搞到怨聲載道。先到先得的客人,不去怪店主,反而持刀追斬後來的食客,豈非咄咄怪事?"

    例子謬誤之處在於 …

    餐廳店主無權拒絕第十一至第二十位客人, 這十個"超額人"是當地惡霸的親友﹐ 店主不得不招待。

    想想每日150個移民以及自由行的審批權在誰人手上才去認同比喻吧。

  8. 回 ABC︰

    店主無權阻止客人入店,但可以不招待。沒有人招待而又想賴在這裏的人(衝急症室的人),根據數據其實不多。現在的情況是店主(政府)大力招徠來客人,不惜待慢早已就坐的客人(香港父母),這才產生資源緊拙的狀況。追本朔源還是香港政府和醫管局的責任。

  9. 回樹雄:

    既然店主無權阻止客人入店﹐ 那麼問題不是在仗惡霸之勢闖店那批人嗎? 至於闖入店後受不受招待﹐ 那是後話了。 你硬是不招待﹐ 那只會令企圖撒賴(衝急症室)的人數上升﹐ 你認為不招待能令這批人知難而退嗎?

    說到招徠﹐ 香港政府和醫管局沒有到內地賣廣告招徠吧﹐ 所謂招徠其實是那張香港身份證。 當然﹐ 可以修基本法除卻這種招徠﹐ 但惡霸容許修法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