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與自決—西藏在焚燒

共幹郝鐵川果然並非「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而是執行一場對個別言論不中聽的學者有組織的「文革式文攻」。那邊廂郝鐵川才剛不顧身份地在《明報》強詞奪理,這邊廂《大公報》又接力發砲,發表「『學者』政客怎做學術研究?」,除了鍾庭耀、成名兩位近期經常「捱打」的學者外,意外地蔡子強也榜上有名。老實說,如果蔡子強的言論也能觸怒中共,顯見中共之神經脆弱到了無可救藥地步。有興趣者可看看「左報」的奇文,作為笑話。不過,中共暫時在港只能「文攻」或暗地裡施加壓力,希望這些學者低頭。如果是在大陸,則早已發起「武鬥」(拘禁、軟禁、監視等)了。

香港人如果真的珍惜高度自治,就應該對任何干預自治的行為說不。只是工黨幾位成員到中聯辦抗議並不足夠,需要更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好讓中共明白他們所作的,香港人不會不明白。

互聯網圖片

有關香港的自治,暫時說到這裡。灰記接著要說的是命運跟台灣和香港類同,但更感受被外來者統治之痛的西藏。面書上有轉貼了藏青會的一幅藏人自焚圖,英文名為「西藏焚燒」或「西藏怒火」,再以英文質問,還要犧牲多少性命?藏人自焚,主要是僧人和僧尼的自焚,是近幾年最新的抗議方式。根據藏人女作家唯色的統計,到目前已有十七宗自焚。

轉貼「西藏焚燒」圖片的人也轉貼了一篇刊於《譯者時評》的文章,名為「愈演愈烈的藏僧自焚」。這篇文章立場「溫和」,並非從藏獨觀點看自焚,而是有感於暴力鎮壓藏人的抗爭(包括最近在四川發生的藏人與武警衝突造成的死傷)的不是辦法,善意地敦促中共改正其「胡蘿蔔加棍子」的治藏政策。

「过去数年中,在中国的藏区,政府和藏传佛教界的关系越来越差,尤其是未能成功培养出一个独立于流亡藏人佛教界、在境内藏区享有厚望、同时能够与政府和谐相处的佛教高僧群体。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不恰当的文化经济政策,也未能成功培养一个将现代化和传统西藏文化有机结合、同时认同北京的藏族精英阶层。北京对藏区的输血经济,改善了藏区的基础设施,提高了藏人的生活水平,却把这些物质上的"现代化"深深地打上了"外来者"和"侵略者"的烙印,这带来了一个始料未及的更大的问题——在现代化过程中人们必须经历的信仰重构、社会变革和文化再调适,在藏区更容易被转化为民族矛盾,而不被看做是"现代性"中本来就有的内在矛盾。这正是由 于政府和藏族之间缺乏一个良好的互动机制,很多藏族人将这些问题简单地归咎于政府,甚至认为这是政府在有意打压藏族和藏族经济文化。2009年,民间机构 公盟法律研究中心曾经出版一份《藏区3.14事件社会、经济成因报告》,详细分析其间的不当治理因素,但是政府却掩耳盗铃,采取经济手段并从行政上关闭了公盟,并拘押其领导人许志永。将所有藏区的问题简单地归纳为境外达赖喇嘛集团的煽动,这套做法我们并不陌生;无论是当局去年年初对"茉莉花"事件的扩大范围的严厉打击,还是在年底的乌坎事件中,当局都显示出绝对化的"敌我"二元思维,动辄就称这些事件是境外敌对势力所为。」
 
 
「很多中国人拥有强烈的大一统意识,在此我们暂且不去深究其背后的历史因素和政治因素,然而,我们应当认真地思考一下,我们想建立的究竟是一个多元包容的共和国,还是一个将少数民族作为二等公民或潜在背叛者的中华帝国?藏族是一个笃信宗教、有着深厚文化底蕴、为自己的历史感到骄傲的民族。认为只要发展藏区经济,藏族人就会感恩戴德,愿意安心成为一个汉族主体国家的点缀,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当局的一厢情愿,背后潜藏的是江泽民胡锦涛两任中共领导人一贯的统治逻辑:以经济发展换取统治的合法性。然而,正如我们在中国其他地区、其他问题上所观察到的那样,政治改革滞后于经济发展已经导致经济发展的延续性受到严重挑战,进而对当局统治的合法性形成严重威胁。和内地的情况相似,随着经济发展和现代教育文化水平的提高,新一代藏族人会更加珍视他们的过去,也会提出更多民主化的自治要求。但已经高度僵化的"维稳"体制遇到高度敏感的边疆、民族问题(所谓的"国家根本利益")之时,整个体制从上到下都陷入硬性"维稳"的死循环中。因此,当局一味采用高压政策,并且压制民间自发的汉藏之间的交流和讨论,以强力堵塞信息交流的渠道,以为这样就能压制住藏人寻求民族自治的要求,其实只会适得其反,让更多藏人走向更加激进的方向。」
 

「……印度学者Abanti Bhattacharya如是说。她认为,"自焚并不表明越来越多的藏人感到沮丧。然而,它表明,尽管北京出台种种新的镇压措施,自焚是最新出现的抗议形式。"在16起自焚事件后,我们看到炉霍、色达等地爆发大规模冲突,这些抗议形式的发展令人心惊。我 们关注的是,在如此多的"自焚"事件之后,北京当局有无可能对自己的藏区政策作出一定程度的反省,采取更为尊重民族心理、宗教信仰、文化认同的方式,重建 汉藏之间的互信互重。如果说,在"乌坎"事件的处理上,还能够看到体制内多少有些不同的声音,那么,在边疆、民族问题上,体制内是否还敢有不同的声音

 
中国政府一向不屑于同十四世达赖喇嘛打交道,他们在等待他的往生。然而,按照中国当局目前的思路,一 旦十四世达赖喇嘛往生,他不会得到中国政府恰当的响应;中国政府甚至试图进一步刺激藏传佛教界,用自己的方式,抛开目前的甘丹颇章,遴选下世达赖喇嘛。考 虑到目前激烈的自焚和骚乱事件,可以想象,藏族人会为第一位在藏区之外逝世的达赖喇嘛感到悲哀和冤屈,整个民族的情绪会在那一刻迎来一个爆发点。」
 
 
老實說,中共以為自己事實統治和掌控了西藏,加之與十四世達賴喇嘛缺乏互信,對這位西藏精神領袖的中間路線(即留在中國版圖內實現真正的自治)不屑一顧。中共的如意算盤是這位西藏人的尊者圓寂之後,西藏人再沒有巨大影響力的領袖,剩下來便只有接受中共統治這一條路。不知中共的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因為達賴喇嘛身後的流亡政府和藏青會可能會走向「極端」,而中共的西藏政策若無根本的改變,容許西藏人掌握自己的命運及自己的宗教傳統,境內的西藏人也不可能聽聽話話,否則統治了西藏超過五十年的中共便不會仍然如此「頭痛」。
 
 
欲了解中共利用武力(攻進藏東),及武力威嚇下(迫領西藏政府簽下十七條,否則武力「解放」西藏)成功奪取西藏及治藏的失敗,可參看去年台灣翻譯出版藏人學者茨仁夏加的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since 1947,《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後的西藏》。該書原寫於十多年前,雖沒有法描繪西藏近十年的發展,但讀者卻可從其所描述的歷史,「預見」西藏人為何抗爭不止。
 
 
而對中國「少數民族」素有研究的中國作家王力雄,一向鼓吹「遞進」民主,回應西藏自焚抗議,寫了《除了自焚,還能做什麼》,提出西藏人應利用中共的地方自治,基層選舉政策,效法烏坎村人民自治,由基層做起,希望逐步實現西藏的真正自治。
 

「达赖喇嘛确定的目标是实现西藏真正自治。如果一开始就要民族区域自治,唯有靠中国政府开恩。而以前为此做的所有努力,都证明那是幻想。
既然达赖喇嘛要的是在中国宪法框架内的自治,而中国一直实行村民自治的法律,那么,追求西藏的真正自治,为什么不可以从每个藏人的村庄开始呢?
真正的自治,正是应该从最基层开始,自下而上,层层自治,最终达到民族区域自治。而只要有了基层自治的起点,就一定会通向民族区域自治的未来。
村庄自治,通过每个普通村民的参与就能实现,这便让民众成为主动者,无需再被动地等待领导人漫长无果的谈判,或是以枪下示威乃至烈火自焚去给高层博弈增添砝码。」

「……广东乌坎是最新榜样。村民一起来,追随当局的党书记和村主任落荒而逃。每个家族推选代表,再由家族代表选出村庄理事会。这种自治组织不但把村庄事务管得井 井有条,而且在政府打压和军警围困中,保证了村民理性与社区秩序,最终通过与当局的谈判,成为香港媒体赞誉的“首个由官方承认的维权民选村组织”。

西藏的村民和村庄能不能获得同样成功呢?乌坎村具有的条件,西藏村庄都不少。一个村成功,西藏就有了旗帜;十个村成功,暗夜就燃起黎明的曙光;一百个村成功,真正的民族区域自治就会从天边走向眼前……」

王力雄是否過於樂觀和天真?鳥坎是否成功例子是否還言之過早?在大漢大一統主義,「非我族類」的西藏人要真正自治是否難比登天?

網上有人回應 說︰「遗憾的是,乌坎所具有的条件,其实西藏的村庄并不完全具备。举例而言,乌坎村的领导怎样也无法把乌坎事件上纲上线到“民族分裂”或者“闹独立”的高度,而西藏的各级汉人领导,这么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理性、正当的维权很可能被戴上分裂主义的帽子。
  而且,关于乌坎村的消息,在国内的论坛、围脖里网友们不断的贴,删了又贴。而如果换作一个藏人的村子,有多少内地网友愿意这样做我很怀疑,再加上五毛们扇动一下民族情绪、歪曲一下事实……」

還有人說︰

「请问,藏区和乌坎怎能相提并论?
藏人是在糊里糊涂中丢失了自己的国土,如果,被中国踩在脚下近百年后,还在谈自治,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像王力雄这样的有识之士,学者中有良心有道义的汉人,请你们帮助藏人,迎接独立,争取独立,获得独立。」

「中国对西藏的强暴,不管哪朝哪代,都不会停止。所谓的自治,已被证明是条走不通的死路。等待时机,宣布独立,寻求国际社会的援助。」

後兩條回應者相信是在境內或曾在境內接受漢語教育的西藏人。但他們內心深處則認為中國漢人是外來侵略者,只有獨立才能解決西藏目前的困境,證明中共的漢化教育並不能漢化藏人的心。不知道持此立場的境內西藏人究竟有多少?說到這裡,灰記不得不再批評中共,人家西藏原來真正的領袖達賴喇嘛已經被迫接受現實,把原來獨立的國家置於中國版圖內,希望換取真正意義的自治,徹底解決藏中的矛盾。中共卻迷信暴力和金錢,以為用錢可以「收賣」藏人的心,用暴力可以阻嚇藏人的「叛逆」,但幾十年的歷史證明這路行不通。

西藏人作為有著自己國家體制和文化歷史的民族,其實根據聯合國的憲章,絕對有權自決,西藏人無論選擇獨立和真正自治均應受到尊重。珍惜香港自治的人,實有聲援西藏人奮鬥的道義責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