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棍郝鐵川

灰記要再三質問,郝鐵川知不知道自己是中共官員,不能干涉香港內部事務嗎?中共不是承諾過不干涉香港內部事務嗎?

那麼批評算不算干涉呢?當然算。君不見外國政府關注一下中國人權狀況,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便要跳出來,憤怒地指摘外國干涉中國內部事務嗎?郝鐵川不但要在自己的網誌寫,還要在香港的報紙寫,真的變本加厲,香港政府官員如果相信還有一國兩制,還有一點自信和尊嚴,其實應該如中國外國部發言人般,跳出來,但可以禮貌地提醒有關人士不要就香港內部事務指指點點。

郝鐵川在《明報》寫了一篇名為「近來香港社會常被混淆的幾對觀念」不點名的批判香港一些學者,例如指有人做民調為某些政團服務,估計是再次要算鍾庭耀的「舊帳」,批評他的民調為「泛民」服務 。他寫道︰「縱觀香港某些機構10多年來的民調活動,不難看出,其議題10多年來一以貫之地面向公眾進行,為特定政團利益服務,企圖影響公眾言行,其話題理應屬於公共話題,其活動本質上當屬特定政團的政綱宣傳行為,早已遠離了學術話題、學術研究範疇。」

老實說,做民調也好,做學術研究及進行學術討論也好,有那個學者不會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希望獲得認同,當然是越多人認同越好,這是人之常情,與是否學術無關。但為特定政團利益服務的指控就非常牽強,而且這樣不點名的隨便意指控,要當事人反駁也十分困難,是很不負責任的做法。其實,灰記可以指出至少有一種民調不是他心中所想的為特定政團服務,就是特首參選人支持度的民調(鍾庭耀也有份做),這些民調完全合理化特首小圈子選舉,間接為中共及香港政府服務,為甚麼郝鐵川又不贊揚一下這些民調及主理的學者,包括鍾庭耀,「愛國愛港」呢?

郝鐵川又寫道︰「什麼是學術自由?如同婚姻自由包括結婚自由、離婚自由兩大項那樣,學術自由至少也包括批評和反批評兩大項。學術追求標新立異,不允許批評和反批評,就不會有『新』和『異』,就不是真正的學術自由,它很可能是一種思想專制,是一種學霸、學閥作風。

什麼是『干預學術自由』?按照現代社會的通識,所謂『干預學術自由』,是指利用具有強制力的權力阻止學術研究活動的開展,阻撓學術成果的公開發表等行為。 如果把不具有上述特徵的批評與反批評也當做『干預學術自由』,不是無知就是偏見。也很可能是一種學霸、學閥的思想專制表現。」

郝部長做人要光明磊落,你們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抹黑操作也做了很多年,也是為特定的政團,包括中國共產黨及其在港外圍組織民建聯、工聯會等服務,這叫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請問被你及「左報」「文革式」批判的學者如成名,如鍾庭耀,有說過不應受到批評嗎?他們服務的大學的校長有出來捍衛他們的學術自由嗎?被你們圍攻的學者只是哀嘆兩聲,你就認為是不能接受批評,灰記覺得你才是黨霸,黨閥作風!

其實,灰記本來毋須批判你這篇強詞奪理的文章,因為這篇文章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如果中共是信守承諾的政權,如果中共是光明磊落的政權,如果中共不是專制成性,要事事干預的政權,如果中共不是崇尚強權暴力的政權。

所以當灰記看到郝部長所寫︰「所謂『干預學術自由』,是指利用具有強制力的權力阻止學術研究活動的開展,阻撓學術成果的公開發表等行為。」真的覺得很可笑,你們中共在大陸不是天天在干預學術和言論自由嗎?你們不是校長和教職員的黨委書記不是在大學裡指指點點嗎?只不過在香港暫時還不能如此明目張膽地做吧了,所以才口誅筆伐看不順眼的人。而你們透過地下組織暗地裡各方面的干預操作,除了你們的同路人及甘心當順民的香港人不覺得有問題外,任何人都看得出這是威脅香港真正自治的卑鄙手段之一。

灰記要再三重申,如果郝鐵川真的認為自由那麼可貴,那請他辭去中聯辦的官職,那麼,他的文章如何強詞奪理,灰記仍會尊重他的言論自由,支持他暢所欲言。然而,恐怕郝鐵川現在的「胡亂」發砲,並非完全出於自由意志吧。

最後,灰記要批評一下樹仁大學,為甚麼要請一個中共官員當兼職教授?不是有官職的人都不應兼職的嗎?灰記沒有聽說過香港官員會兼職。難道樹仁嫌中共干預香港自治仍不足夠,難道嫌郝鐵川當黨棍不夠,要他當學棍,毒害香港莘莘學子?

One response to “黨棍郝鐵川

  1. 觀之成名、蔡子強、鐘庭耀之流,我真不覺他們研究有問題,反而最近浸大搶閘公佈"under construction" 既民調就大問題,但也只屬笑爆咀。其實,學術自由這回事,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用不著郝某人跳出來指罵,然後說甚麼「你連說都不許我說你枉稱言論自由」。

    這最首要的,是你郝某人是官,「難道我做官的沒有言論自由,比平民百姓還不如?」他那裡知道,在自由社會,確實是民權大於官權,立身就是要謹慎,就是要與民方便,時時要警惕,不要令人誤會是濫瀆權力。這些在極權世界當官的知道甚麼是侍奉嗎?甚麼是 civil servant?要言論自由嗎?摘下官帽子吧。

    其次,請自重,面斥不雅。所謂言論自由,是先假定,參與者有議論之能力及意圖,此實議會民主之基礎,若議者言不及義,又強迫參與者「洗耳恭聽」,就真是對言論自由之莫大曲解。或者這就是郝某「曲線救國」之本義:等於共產黨不斷聲稱,民主是不適合中國的,郝某也身體力行,證實言論自由不適合香港,起碼不適合郝某人就是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