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思秩序

香港人與內地人的「撕裂」是否愈吹嚴重?早前灰記在面書上看到有人轉載「民粹的陷阱」,引來一些港人對文章的不滿,認為沒有正視香港人的權利受損,過於偏坦內地人云云。至於高登討論區對內地人的敵視更是不忍卒睹。

那邊廂有人轉貼了內地人的怒吼,說要年初五集體於港鐵東鐵線進食。據稱已有六萬人說會參加。一些留言頗為動氣︰

「在此号召所有大陆到港游客集体上地铁吃东西,以示抗议。去他妈的不准吃东西,这么小个事,也上纲上线,给人扣帽子
  大陆人就是没素质啊。。。」

「我以后跑到香港地铁拉屎,看他们拿我杂办」
 
「号召大家去香港地铁吃榴莲,看看哪个香港鸟人敢跳出来」

互聯網圖片

也有內地人貼出號召,要杯葛香港,包括罷往香港旅遊、買奶粉、買樓、讀大學、生孩子、移民等。不知那些反對內地人「湧港」的香港人是否歡迎這份號召。

回應這些資料的人並非一面倒指摘內地人不守規矩,反而多是揶揄港鐵規矩多。他們的留言則頗徝得探討︰

「我返工日日早餐就係在港鐵度食﹐我覺得保持清潔就可以~因為肚餓真係好難頂。」

 試過有位職員同我講,先生呢度唔可以飲野,我竟然回一句,"無問題,等我飲完佢先."果位職員隨即無言。」

「我最憎佢個句"入閘後忍忍口﹐出閘後慢慢嘆"﹐講憎你個個站都有食店﹐有邊個會買左個麵包又忍住落車先食咁乖咁有規矩?特別係d 朝早返工時間 :0)一係你就唔好起咁多食店喇…」

「所以我都覺得有點奇怪,點解之前就鬧港鐵水都唔比飲,依家就話鬼大陸人唔守法…」

灰記必須表白,覺得有些規則必須遵守,否則很影響別人。灰記最不滿就是有乘客不等候別人下車便湧入車廂,試過大聲對著湧進的乘客說「唔該俾人落車先」。此外,也遇過不少次有人在列車上大聲講電話,迫全車乘客聽他/她的私房話,也不只一次看到有人在車廂剪指甲,指甲鉗製造出來聲音很刺耳,或者把看完了的報紙放在坐椅上或扔到地上。灰記認為有些規則有遵守的必要,因為如果不遵守便會影響他人,例如一湧而上會令欲下車的乘客很不方便,大聲講電話影響別人,以至隨便扔掉看完的報紙及剪指甲等。灰記重申,這些行為並非內地人獨有,相反,不少港人也不大理會「公德」。

至於吃東西,則不敢說,因為很多公眾地方也有人吃東西,最重要是保持地方清潔。但有時真的也視乎情況,如果車廂很擠迫,沒有多餘的空間,便連看報紙也會阻礙別人,更不要說吃東西了。地鐵車廂內不「規範」的行為多的是,灰記多次見過有人(不一定是內地人,有時是洋人青少年和港人)坐在車廂地上或物件上,覺得如果一個人真的很疲倦,又沒有人讓坐的話,坐在地上或物件上也是無可奈何。而通常很多不「規範」的行為,一般乘客也不大理會。最重要還是那一句,有否影響到別的乘客,例如很擠迫的時候坐在地上便十分不恰當了。總之還是那一句,要懶理那些規矩和繁文縟節,是否也應該想想會否影響別人?

說起繁文縟節,香港確是一個過份管理的城市,最能說明問題是公園的管理。公園原本是讓人自由使用的地方,但香港幾乎每一個公園都有不准這樣,不准那樣的告示。曾有朋友在公園放氣球被干涉;好容易才找到一張沒有被鐵分隔的長椅,只要躺下去管理員便走過來說不准。為甚麼公園不能放氣球,不能躺著?去年看過港台一集《窮富翁大作戰》,不理節目是否賣弄悲情,看到那位當了幾天露宿者的機構CEO,疲倦得不得了(不知是否裝出來?),看到公園的草地如獲至寶,一心想躺下睡一回,不消一回,管理員來叫醒他,草地不准躺。那位CEO的表情是有冇搞錯。是的,香港就是如此荒謬。灰記認為諸多禁令,就是為了對付露宿者或一些暫時無家可歸的人。這就是香港那些舒舒服服坐在辦公室的管治者的涼薄,以及敵視基層弱勢的管理主義!

當然,還有更「激烈」的看法,既然這個政府如此不堪,只管為大商家財團謀利潤,不管廣大市民的生死,為甚麼要遵守它訂下的規矩。灰記以為,規矩千萬重,有很多要不要遵守,端視是否影響他人。有一些則有公民抗命的意義,例如示威遊行不去遵守警方設下的不合理限制,甚至衝擊公安惡法。這當然要付出被檢控甚至坐牢的代價。但如果明白公民抗命意義的人越多,參與者越多,這個政府要鎮壓也要三思。

最近一些不算「激進 」的同行朋友開玩笑的說希望不交稅或至少延遲交稅,因為覺得這個政府實在太不知所謂。灰記覺得這些朋友的想法相當有趣,如果能夠發起一個不合作運動,拒交稅款,這個政府才會知驚。當然發起者就要承守被檢控的代價。只是香港人大事太循規蹈矩,舉一個例子,大學最近經常做一些所謂特首參選人支持度的調查,灰記覺得這些都是替小圈子選舉塗脂抹粉的搞作。但如果香港市民政治意識高一點,便可以把民調變成反對小圈子選舉的表態。很簡單,只要選任何參選人都不支持便可,目的就是要表達對這選舉制度不滿,表達因為有如此不堪的選舉制度,才會出現這些參選人如此這般地參選。可是很多受訪者卻認真地去選一個沒有那麼「討厭」或看似比較「能幹」的人。這樣的選擇根本毫無意義,可是香港人盲信「權威」,人家叫你選擇,你就像真的可以普選一樣去選擇。

因此,灰記對香港能成功就不合理制度和政策發展出不合作運動,不表樂觀。正如他們很多人很容易被政府轉移視線,針對一些「不守規矩」的內地人,而不是檢視政府缺乏任何長遠規劃的短視作風,所造成的種種後遺症。舉一個例子,九九年居權案,本來配以長遠政策,可以讓港人內地子女有序地來香港定居,及早補充日漸老化的人口。偏偏這政府為了怕承擔,更重要是怕中共的權威受損,編出167萬人湧港的謊話,向人大尋求釋法,斷送香港的自治,也白白失去一次補充人口的最佳時機。

這就是這個得過且過,凡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最終要找中共「幫忙」,如釋法或一些聽起來很優惠的政策(實情至少是與內地互利互惠),不斷埋葬自治之餘,也給人過份依賴大陸的感覺。因此,問題的根源是跛腳鴨特區政府,是中共干預式的「高度自治」,是一國兩制的失敗,而不是內地人「湧港」。 

 

2 responses to “雜思秩序

  1. 「大學最近經常做一些所謂特首參選人支持度的調查,灰記覺得這些都是替小圈子選舉塗脂抹粉的搞作。但如果香港市民政治意識高一點,便可以把民調變成反對小圈子選舉的表態。很簡單,只要選任何參選人都不支持便可,」

    對呀,前陣子我們收到浸大的民調電話,我們就是任何參選人都不支持,不過我們不支持的原因是基於對代議政制的批判思考,而不僅僅是反對小圈子選舉。點都好,那個民調電話的問題相當操控性,我們也直指其非。結果發覺那位學生連自己學校替誰做調查都不清楚,而只是為了賺外快。

    「九九年居權案,本來配以長遠政策,可以讓港人內地子女有序地來香港定居,及早補充日漸老化的人口。」

    原則上我認為地球上所有人都應該可以自由遷移,不需有國界限制,當然這很考驗人對自己和整體負責任的能力。

    不過我不同意你把居港權看成解決香港人口老化問題的出路,這樣未免太把人當成工具了。人老並不必然成為問題,是工業化生產的意識形態和都市化發展把人老變成問題。我是這麼認為。

  2. 真的有大陸人提議到地鐵拉屎,很好啊,但不知是不是「公眾展示」?刻意搗毀界線,有點後現代的況味。但假如是那種「我偏不守你的規矩,你拿我怎辦」的逆反心理,就很可悲。何以見得?中國大陸每日上演的不公不義之事,人權被踐踏,大眾利益被侵吞,真是「政府偏不守規矩,人民拿它怎辦」,大陸人民,不思披堅執銳,斬妖除魔,卻徒為此口舌之爭,本末倒置,莫此為甚。

    或者,正正是拿它沒奈何,反而被這「騎在人民頭上的」政權管得乖乖的,於是憋著一口悶氣,惟有久不久來港撒野,稍抒衷情吧。

    「從心所欲,不逾矩」。人,貴乎自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