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幽靈

「推普廢粵」烽煙再起。根據廣州《信息時報》報道,12月16日廣東省政府網站發布《廣東省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規定》(下稱「規定」),從2012年3月1日起實行,目的是推廣普通話。按照「規定」,明年3月起,廣播電台、電視台及其網絡音視頻節目以普通話作為播音、節目主持、採訪的基本用語。使用方言播音的,應當經國務院廣播電視部門或者省廣播電影電視部門批准。

「文件」還指出,違反「規定」需承擔法律責任。學校等教育機構違反「規定」的,由教育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予以警告,並通報批評。廣播電台、電視台及其網絡音視頻節目違反「規定」的,由廣播電影電視、新聞出版、信息為業等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予以警告,並由有關部門依法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處分。

另外,亦禁止招牌廣告用正體字。
 
其實這些規定已制訂了超過十年,很多省份早已實行。看來中共要獨尊普通話的決心越來越大,各區域語系,包括粵語的流失危機越來越嚴重。

推普令其他方言消失並非危言聳聽。去年廣州舉辦亞運會前夕,曾爆出官方要「推普廢粵」的傳聞,引來千計網民上街示威反對。有關注粵語承傳的當地年青學者對記者說,近年普通話成為唯一教學言語,小學生講不好,不懂講母語的情況越來越普遍。如果再加強「推普廢粵」,再過一兩代,粵語在廣東消亡並非不可能。

灰記並不反對推廣普通話,有一個共通語言,方便不同地域的人溝通,確有其需要,但為此而犧牲語言的多元化,則屬得不償失。現在全世界有識之士,都關注語言及民族的消失(被「強勢」文化所征服),認為是文明的倒退。

出生於北非阿爾及利亞的法國哲學家Jacque Derrida,臨終前一年(2003年)在一個有關西方與伊斯蘭關係的論壇上提到,反對任何文明衝突的提法,認為只有誠意對話,放下成見,才能有望消除西方與伊斯蘭的敵對狀態,而阻止對話的重大障礙是傲慢心態。

西方的傲慢見諸其歐洲中心主義所衍生出來的帝國/殖民主義。對此,生於阿拉伯地區一個猶太家庭的Derrida,有切身體會。法國殖民統治者把阿拉伯及猶太語言驅逐出學校,獨尊法文,是對Derrida及其阿拉伯鄰居(他住近阿拉伯社區)是一種語言和文化的剝奪。他和很多學者都關注,很多言語和文化在現代化之名義下消失,認為是完全違反文明的。對他而言,真正的文明就是言語和文化多元,真正的世界大和解,只能建基於言語和文化的多元。

中共統治者的傲漫,見諸其漠視地區和民族差異,漠視方言/民族語言的繁雜和活力,要求言語文化一統的中央集權心態。「推普廢粵」、「推普廢藏」等種種獨尊普通話的舉措,都是違反語言和文化多元,是一種違反文明的霸權。「推普廢藏」更可被視為帝國/殖民主義操作。西藏人、廣東人起來反抗,捍衛母語和民族文化,天經地義。

至於現在仍然可以廣東話教學的香港,也有人以實用主義心態鼓吹放棄母語教學,因為普語話的市場大得多。灰記從不反對學習普通話,現在很多學校也設有普通話課,但是否要全面放棄母語教學,必須三思。在此灰記要推薦一篇幾年前葉一知寫的文章,題為「普通話不等於中文」,寫得很有意思,打破了很多學普通話會書寫更好中文的迷思。

「先以英文為例。常聽人說,很多外國人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寫出來的英文卻錯漏百出,不合文法。我認識一個朋友,到加拿大留學多年,說起英文來口若懸河,後來回港工作,老細彈回他寫的文件,說不明白他寫甚麼。我一看之下,發現一頁的英文幾乎每句皆錯。為甚麼那些外國人和這個操流利英語的朋友,不能「我手寫我口」?

第二,香港曾經作家輩出,他們的祖籍不單不是廣東,更來自全國不同的方言區,為甚麼他們又能寫出一家之言?答案很簡單,除了他們有古文根底,也因為他們多讀白話文,而白話文(書面語)不等於普通話。

再以內地為例,如果用普通話就能寫好文章,何解不少內地刊物篇章,都充斥著不知所云兼夾死唔斷氣的中文?又為甚麼我們看那些簡體字說明書時,總會看得一頭霧水,不知其所指?

這就說明,我們從來不是「我手寫我口」。這是任何人稍加推敲就能想到的。我們說話一定比寫文章用詞淺白和粗疏,任你普通話說得如何流利,換成文字卻變得平平無奇。……」

最重要是,如果把普通話定為唯一的漢語/中文,會大大窒礙文學想像和創意,是對漢語文化的扼殺︰

「用普通話達不到中文好的效果,尚屬次要。如果誤將普通話等於中文,那不是出於北方話的辭彙和語法,我們怎辦?是否棄之?或當成錯誤看?「係」一字被我們視為廣東話,嚴禁入文,但以白話文寫成的巨著《紅樓夢》,這個字處處可見。如果以北方話為中文的唯一標準,《紅樓夢》還有沒有資格位列四大名著?

這類問題數之不盡。例如普通話規定我們要說「喜歡」(歡喜)、「整齊」(齊整)、「輪番」(輪流)等,並指括號內的是粵語詞,不能用於白話文。可是括號內的詞語卻廣泛用於文學作品:歡喜–曹雪芹《紅樓夢》、魯迅《朝花夕拾》;齊整–吳敬梓《儒林外史》、李寶喜《官場現形記》;輪流–吳承恩《西遊記》、巴金《秋》(舉例而已,不能盡錄)。那麼,這些經典白話文作品常用的詞,是否因為廣東人多用而不能用於白話文?或者反轉問,如果普通話等於中文,我們的中文課程鼓不鼓勵看這些「錯誤」的作品?

最令人憂慮的是,很多不學無術的教育人員,一聽到以普通話教中文,便奉之為中文的『標準答案』,慢慢形成排斥其他方言區的造詞,窒礙語文和文學的發展。」

「普通話並非『萬有文庫』,如果只以普通話為「標準答案」,中文就像有十條河斷了九條,生機全無。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家,長期窒礙中國文化的發展,如今我們又要罷黜方言,獨尊普通話,結果同樣令文學和語文窒息。據容若引《五四以來漢語書面語的變遷和發展》,指出在1959年以前的四十年內,漢語書面語(白話文)不斷創造新詞,不斷吸收方言詞、文言詞和外來詞,這些數以千計的詞又通過白話文進入普通話,使『文』與『話』的詞彙大大豐富,構詞能力大大增強。如果一直以來書面語受制於文化專制主義,不許創造,不許吸收,把方言詞一律排除於『現代漢語』之外,後果如何,不敢想像!」

作者鄙視那些以愛國之名鼓吹普通話教學的人,堅決認為普通話不等於中文︰

「推動普通話,值得鼓勵,但如果這個社會誤將普通話當成中文,則萬萬不行,因為這樣等於排斥中文。中國語文博大精深,課程包含春秋哲學、唐詩宋詞、明清小說,近代散文,乃擁有幾千年燦爛文化的語文,是文化的結晶,其內涵之深厚絕非普通話一種方言可以涵蓋。如果我們只期望學生借普通話寫合乎基礎語法的八股文章,那索性取消中文科,改設「商業用基礎漢語」算了。將中文鎖定為普通話,是出賣中國文化的行為,才是真正的漢奸。」

灰記崇尚多元、平等,從來對愛國及XX中心主義沒有興趣,所以不會以廣東話比普通話更古老更正統來反擊「推普廢粵」。但中共的語言大一統主義的禍害卻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7 responses to “語言的幽靈

  1. 『例如普通話規定我們要說「喜歡」(歡喜)、「整齊」(齊整)、「輪番」(輪流)等…』
    我不認爲這是普通話與方言的分別,這是寫作習慣的問題。另外,舉例中的作者的主要成長時段,所謂的「普通話」還沒有出現。

    你其實是提出了兩個問題:中文寫作水平與發展、官方語言與方言在現代中國的地位。但前者的不能回答後者。我們來看内地「普通話」作品,大多用詞低俗、不嚴謹,但那不是「普通話」的問題,那是共產黨為吸納底層人士而形成的一套革命語言。這套語言逐漸成爲共產黨的「官話」,其實也是「方言」的一種。如果我們看同為「普通話」地區的臺灣作品,這種「流氓氣」並不存在。那是文化背景不一的問題。

    至於官方語言與方言的地位一事。我認爲加強普通話與加強方言語言能力同樣重要,兩者並不衝突。方言的一大問題是,它們沒有官方語言文化背景的鍛煉,難以使用方言區推廣新知識,除非大學教學也使用方言,但這會跟任何一個國家的語言政策有衝突。英語跟其他語言也有這樣的衝突,你要接受最新鮮的資訊,你就必須使用英語,因此對你來説最方便的溝通方法(專業方面)也就是英語。其他語言慢慢就居於次位。

    再挑點芝麻綠豆事:
    四大奇書: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金瓶梅。紅樓夢入四大是後人附會。四大奇書的語言體系、文化背景源出一徹。紅樓夢應單獨作爲水平很高的清代小說看待。

  2. 所引文章作者只是針對香港教育界對書面語十分僵化的看法,所舉的一些例子。這些例子的重要意義在於學生只能用官方認可的喜歡、齊整、輪番,否則就是寫錯。這並非習慣的問題,而是權力要「淨化」語言的問題。
    無論如何,本人只是關注語言被消失的危機,也對最高文化,最先進知識必須由官方語言,或英語作載體很有保留。這種隱含文化優越/「弱肉強食」,求方便和效率的看法可能是「大勢所趨」,但並非人人認同。本人沒有敵視通用語言,但反對語言霸權,無論是帝國/殖民者或本國統治者的霸權。

  3. 我明白你的出發點,我所提出的是「什麽因素形成這些問題」。

    「習慣的問題」
    習慣的意思是在一個環境下所形成的一個常用模式:「官方認可的喜歡、齊整、輪番」,都是習慣。現時中國/香港的低俗中文是由官方與民間習慣(陋習)所形成。

    「最高文化,最先進知識必須由官方語言」
    這是一個很現實問題,因爲知識的傳播的效果需要規模(成本低),而在任何一個國家知識傳播成本最低的方法之一是使用一套共同語言–所謂的官方語言。試想,我們的博客都是使用白話語體寫作,而大多香港人的博客是以口語廣東話寫作。如果大多讀者只喜歡看以口語廣東話寫作的文章,我們又想吸引更多讀者,我們的語言也會有轉變。但下來的問題是,口語廣東話寫作是否一個適合傳播知識與文化的好方法?口語廣東話與白話語體明顯的是有文化水平上的高低之分,因爲口語廣東話沒有經過文化鍛煉。(還有不要忘了不同中文方言會出現打字方法不一的問題,這會提高學習的成本,而歐洲拉丁語系語言卻沒有這些問題。)

    這裡所提出的是,語言的轉變在某些場合是環境做成的,某些場合是人爲因素,某些場合是強權。語言的轉變並不一定是好,也不一定是壞,要具體看是什麽樣的轉變。我反對的是把一切問題歸咎於「霸權」,就算問題真的是來自「霸權」,我們的分析也得是細膩與深入的,這樣才能發現真正的問題,找出解決這些問題的替代解決方法是打倒「霸權」的第一步。

  4. 其實本人從沒有反對推廣通用語,也沒有要廣東話寫作來代替書面語寫作。現在的問題不是有人要起來反對通用語和書面語,而是反對自己說的母語被消失。本人不知道大多香港人用廣東話寫的博客,倒看過很多香港人博客都是用白話書面語。至於討論區上有不少人寫廣東話,本人也不反對,因為同樣有人用書面語寫評論/感想。當然,有部分人抱「廣東話原教旨主義」,一定要寫和說都要用廣東話,那只是很少數。大體上,接受普通話和廣東話雙語制的香港人應佔大多數,而且WHY NOT。

    雙語制也可以在中國大陸實行,全國通用普通話,但不同地區則也通行當地的語言。當然,閣下可能又舉成本問題,推行問題等質疑雙語制,但這在其他國家並非沒有先例。

    再三重申,反對語言被消失,反對語言越來越單一化是本人立場。閣下當然可以反對此一立場,但請直截了當表達反對意見,不要以一些技術理由來JUSTIFY語言被消失。

    最後想舉一個例,美國一些學者和某人數已被清洗得七七八八的原住民族群,合力「恢復」原已被消失的該族群語言,並開始向族群小朋友教授(當然小朋友會同時學英文),成本可能很高,對小朋友學習「先進」知識可能沒幫助。但身份認同的意義則並非成本、效率、文化高低可輕易抹殺。

  5. “『例如普通話規定我們要說「喜歡」(歡喜)、「整齊」(齊整)、「輪番」(輪流)等…』
    我不認爲這是普通話與方言的分別,這是寫作習慣的問題…"

    「喜歡」(歡喜)、「整齊」(齊整)、「輪番」(輪流)
    那可能並非屬於普通話與方言的直接分別
    因為它們(嚴格來說…吧)都是白話文的遣詞分支

    它們都是合法用詞,
    其中的不少,都會因着用詞者的文化以及so call"方言"
    而側重使用某部份的書面話分支,
    亦有部份是建基於那些"方言"口語變化而來的
    它們本身是無錯的

    至於各地"方言"的母語,本身亦都係當地人的文化,
    教人可以靈活地講話、溝通,
    這個母語,建構了那個人和那個地方的靈魂。
    官方提倡共同語,本應不會跟母語不共戴天的…

    可惜,現在最遺憾同噁心的是,特別掌握文化操控權的權力擁有者,
    他們容不下本身無錯的diversity,
    並惟北方的普通話及簡體獨尊為皇,
    只許以普通話的角度否定其他"方言"的合法甚至可以更好的用語,
    否定本身內涵豐實得多的正體字,
    將各個方言的母語都連根拔起。
    萬事只求效率,減低成本。
    身為漢人的我,雖然聽到效率,都會雙眼發光,
    但看真一點,諗深一層,
    我們有何必要去萬事都要跟緊一個同我們不同的官方,
    還要協助貫徹將"方言們"否定以至滅絕?
    為了這點點成疑的效率,我們的文化可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說真的,已經是生死存亡的事情了。

    若有人仍未明白,我就打個比喻,為了將男女的不同減到最低,就要不論老幼,硬性將所有男人去掉,把女人的第二性徵除去嗎?

  6. @greyreporter:

    我明白你的立場,但你不明白我的立場,我的立場如下:「提出多元語言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單是這樣提案只能減少/解釋政府在語言上的控制,而並不減少/解釋非政府因素與趨勢所形成的問題」。

    「雙語制也可以在中國大陸實行」
    那不是雙語,而是多語制,不只廣東話是方言。如果你認爲只要地區有方言,那你沒有計算人口流動,跨地區方言與一地區多種方言的因素。

    加拿大也採用雙語制,而因此形成英語區與法語區兩種身份。英語區人不需要學習法語,法語區不需要學習英語,因此形成兩個地區人不能溝通的問題。如你要平等的雙語制,在邏輯上你必須把地方方言與官方語言放在同一高度,因此中國會變成是多種官方語言國家,每個人都壓學習多種語言。如果只有一種官方語言,而其他語言為次要,那趨勢:人口流動、對外交流、貿易、高等教育、婚嫁等等會偏好較大規模的語言。你有沒有實際的方案去解決這種現實矛盾?

    「美國一些學者…」
    美國是一語制國家。你不學英語,就是英語有口音也會受到某程度的差別對待。

    我也重申,你提出尊重多元是不錯的想法,但這種提案只考慮到「官方」的問題而沒有考慮到現實趨勢問題。這樣,你的真實看法只停留在反「官方」水平但對因趨勢所造成的語言消失並沒有任何看法。你不覺得你需要在這方面做補充?

    我希望你能回答我這個問題:爲什麽提出不一樣意見的人就一定是跟你持有相反立場?你不認爲有些細節你還要好好考慮?非此即彼,是否跟你所提倡的相反?

    如果還不明白,我換個説法再說一遍:你漠視了語言潮流的形成在政治以外的其他實在因素,沒有就它們提出任何解釋與解決方法。這説明你的立場與官方立場同樣是政治立場,而非真正能改變現狀的方案。

    不知你有沒有看到這一段:『我反對的是把一切問題歸咎於「霸權」,就算問題真的是來自「霸權」,我們的分析也得是細膩與深入的,這樣才能發現真正的問題,找出解決這些問題的替代解決方法是打倒「霸權」的第一步。』我要說的都很清楚。

    @Nameless:
    「萬事只求效率,減低成本」。
    挺可笑。如果我/所有人都不提成本,是否成本,或用其他同義詞–問題、阻礙、壓力、偏好就不存在?
    「進化」的一個重要因素是生物生態的成本與收益,可否可以因爲我提出成本概念而反對進化論?

    「只許以普通話的角度否定其他”方言”的合法甚至可以更好的用語,
    否定本身內涵豐實得多的正體字…」
    誰說用普通話就必然要使用簡體字?臺灣(國語~普通話)去了什麽地方?

    「否定本身內涵豐實得多的正體字」
    意思是使用正體字有很多收益,而使用簡體字有很多成本。咦,看誰提出成本概念?

    「身為漢人的我」
    漢人不漢人跟討論由什麽關係?你不能從蒙古人角度考慮問題?不能從俄羅斯人角度考慮問題?不能從日本人角度考慮問題?

    「我們有何必要去萬事都要跟緊一個同我們不同的官方」
    請問,如果你是原住民美國人,你要上大學,你用什麽語言?你要去參加學術會議你用什麽語言?你要做商業談判你用什麽語言?你去法庭用什麽語言?你跨地區工作又用什麽語言?大部分人在絕大部分時間都是使用一種「官方語言」,除非你不出家門、不出你的語言地區、不參加公共生活。在美國/加拿大的華人、原住民、印度人也可以不使用英語就可以滿足他們的日常生活,如果他們的社區夠大。代價是他們只能留在他們的社群中,這是否你想見到的?是官方語言的廣泛使用使得它的地位遠高於其他語言。香港也一樣,在香港也有很多使用客家、潮州語人士,你要否把客家話、潮州話提升到廣東話一樣的地位?否的話我就覺得你對少數語言不尊重,並在香港抹殺客家、潮州語言的生存空間。爲什麽在學校教廣東話的同時不教客家、潮州話?這裡的討論不停留在普通話與廣東話之間。另外,「官方」不等於「官方語言」。

    「我就打個比喻,為了將男女的不同減到最低,就要不論老幼,硬性將所有男人去掉,把女人的第二性徵除去嗎?」
    四個字,類比謬論 false analogy (http://en.wikipedia.org/wiki/False_analogy)。
    難怪香港人經常做出這種謬論,因爲他們缺乏一套共同邏輯語言。

  7. 敢請教閣下,在審視本人忽略的「非官方」因素之後,多元語言這個「不錯的主意」可以如何落實?還是一個不錯,但不可能實現的「主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