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佔領」美國西岸

當「佔領」三藩市聯邦儲備局行動持續,12月12日,鄰近城市奧克蘭有千計示威者於早上五時集合,遊行至奧克蘭西部的貨櫃港,企圖阻止港口的運作。

據報雖然警方如臨大敵,但沒有驅散示威者,令示威者得以在貨櫃車入口組成picket line,向工人解釋行動原因,並成功阻止部分貨櫃運作。

組織者說「佔領港口」,是響應「佔領西岸」的行動。因為美國其中五個主要港口在西岸,而貨櫃的輸入輸出,是為了1%人的財富積累而作。而選擇「狙擊」的貨櫃公司,都是壓榨得比較厲害的老闆。例如洛衫磯港口曾經有工人穿上呼籲組織工會的T恤而被解僱。此事亦是「佔領西岸」的導火線。

不少貨櫃公司為了節省成本,要求貨櫃車司機自僱,成為獨立外判商,工錢以逐個貨櫃計算。換言之,在繁忙時候,司機在貨櫃車上的輪候時間不被計算。他們因為是獨立外判商,所以不能組織工會。據稱,西岸的示威者正介入司機組織工會的訴求,是「佔領華爾街」所引發的「佔領」行動推展至支援勞動者,以及向勞動者解釋「佔領」行動意義的「第二階段」。

在「第一階段」的「佔領」行動,示威者成功在金融中心的據點搭起帳篷一段較長時間,惹起注意,之後被警方下令拆走帳蓬。有組織者認為有必要把行動擴散,工人被解顧而引發的「佔領」港口示威行動「成功」延續「佔領」行動。

這些行動被當地電視批評,說是破壞經濟活動,影響工人收入。不過,接受訪問的是貨櫃碼頭發言人,小型貨櫃公司老闆等,沒有貨櫃車司機的聲音。亦有主流報紙寫了專題,質疑為何甚少黑人參與佔領行動,並訪問了一些當地黑人。有被訪者說,不公義的事情,包括經濟上被剝奪,是大部分黑人的生活寫照。現在連白人也感受到經濟不公,希望他們能明白黑人長年累月過著的是甚麼樣的生活。

灰記不知參與「佔領」行動是否以白人為主。不過,美國的種族壓迫,緣自以白人男性為中心的資本主義制度,並沒有因為奧巴馬上台而有重大改變。「佔領」行動要聯繫黑人,以至其他少數民族的重要性不在話下。

灰記也不知道香港的「佔領中環」可以如何演進。但香港的基層受剝削,工人受壓迫的情況比美國更尖銳。如何把「佔領」行動與基層及勞工「運動」連結應該是邏輯的一步。

除了「佔領西岸」,美國關注人權的民間團體,對美國警方粗暴對待示威者(最「經典」的場面是警察向著坐在地上,手被綁起的「佔領」示威者肆意噴射胡椒噴霧)作出「反擊」,希望作出修例,限制警方濫權。

最近加州柏克萊在人權分子推動下,市議會正研究修例,希望限制警方隨便增援。民間團體發言人稱,自從九一一以後,濫用警權的問題越趨嚴重,任何事件警方都可以界定為危急情況,然後要求增援,聯邦調查局等亦可乘機介入,升級成為大規模的行動。現在他們正草擬修例,任何這類增援行動不能抵觸當地的法律和價值。例如和平示威即使堵塞交通或未經批准也不能隨便定為危急情況。此外,警方不公平對待少數民族及非正式工人/移民,亦受關注。

看到這段美國人起來「監察警權」(POLICING THE POLICE)的報道時,香港的警方進一步濫用權力,政治檢控「六四」晚遊行往北角警署的示威者。而在港府的縱容下,曾偉雄手下的香港警察對付示威者的手法越來越粗暴,沒有警告便噴射胡椒噴霧;李克強訪港期間對市民及學生,甚至傳媒的高壓手法等。看來全世界的統治者心態沒有兩樣,視民意如洪水,視「不聽話」的百姓如仇敵。

不知道美國的「佔領」行動會怎樣演變,但願這個資本主義頭號帝國的人民真正覺醒,帶頭衝擊以至改變這個不公義的制度。至於當中要付出怎樣的血的代價,灰記不敢講。有軍警在手的統治者,不會輕易就範,正如有龐大警力的港府,也不會輕易就範。

灰記雖然對《時代雜誌》沒有甚麼好感,認為它的報道充滿美國中心主義,但既然它選出示威者為今年的風雲人物,灰記也不會反對。灰記反而關注,隨著全球(包括大陸和香港)的示威浪潮的增大,暴力的風險增加,主要是統治者會施加暴力鎮壓示威,以維持既有秩序,抗拒改變。至於改革/革命是否最終必須訴諸暴力,灰記希望人民的智慧能作出解答。因為人民往往是血腥暴力的最大犧牲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