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火

藏人悲痛悼念自焚阿尼班丹曲措(互聯網照片)

是否更多香港人關注西藏的命運?面書上有不同人轉貼西藏女作家唯色的博文「面對十二位西藏僧尼的自焚……」,還節錄了文中一些段落,希望吸引圍觀︰

「『藏人自焚是沒有用的,你怎麼看?』一位法國記者很冷静地問我。我頓覺錐心的痛,勉强忍住淚水說:『可能沒有用,但是人有尊嚴,自焚的藏人要的是一個民族的尊嚴……』

我第一次在媒體採訪時控制不住情緒,當然,做記者的就得如此追問

可是,如果連記者都不知道在1963年的南越西貢,發生過佛教高僧『为護衛佛教與人民權利』而自焚及隨後多位僧尼的自焚,我們又怎能希望整個國際社會或者民眾,會理解在今天的西藏有多達12位藏人自焚?而一種普遍的不理解,真的令人不安。

事實上,无論是佛教徒還是其他宗教信徒,歷史上每當大災大難降臨,總是有敢於承擔的人捨身殉教。即使是在現代中國,曾有武漢歸元寺的僧人在辛亥革命時為阻止清軍毀寺而自焚殉法,曾有西安法門寺的僧人在文命初期為阻止红衛兵砸寺而自焚護塔。」

作為受壓迫的藏人,眼見自己民族災難深重,唯色在「嗜血」的傳媒前禁不住悲慟。她在文末說︰

「面對强大的英帝國,印度的獨立運動仍然取得了成功,其原因是聖雄甘地發起的非暴力不抵抗運動徹底動摇甚至摧毁了英國人引以為傲的道德優勢!那是因為英國引以為傲的是道德優勢!!十二個西藏僧尼的自焚能够撼動中國人民的良知嗎?」

香港、大陸的漢人能否感受到西藏人近乎絕望的呼聲?是否仍然覺得中國在「拯救」西藏,達賴喇嘛是西方帝國的「棋子」?

IMG_0865灰記想起最近看的一本書,名為《一位藏族革命家—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時代和政治生涯》,由香港大學出版社於今年出版,由黃瀟瀟譯自美國西藏學者梅.戈爾斯坦等所著的A Tibetan Revolutionary: The Political Life and Times of Bapa Phuntso。這本書是九十年代開始,戈爾斯坦等對平措汪杰的採訪而成的書,於2004年在美國出版。

顧名思義,這書就是講平措旺杰及他所處的時代及經歷。這位上世紀二十年代出生於藏東的西藏人,年青時篤信馬克思主義,為了反抗國民黨政權和軍閥的壓迫,也希望改革西藏落後的政治經濟制度,起先秘密組成了西藏共產黨,尋求建立自由的西藏。但作為共產黨人,他對當時的蘇共、中共以至印度共產黨都抱有強烈的希望,期望西藏在能在將來的「社會主義大家庭」能成為平起平坐的一分子。

中共打敗國民黨奪取大陸政權,對這位在四十年代加入中共的西藏人是喜訊,因為他深信馬克思以至列寧的民族理論,例如每個民族都有自決權,在多民族的國家,作為少數民族亦要受到平等對待,有權保留自己的文化、語言、習俗等,享有高度的自主權利。他以為中共亦深明此理。但隨後的經歷,令他逐漸意識到中共很多人根本不懂馬克思主義,只是為了「打土豪分田地」而參加革命,他們對藏人的歧視/偏見,跟國民黨時期的漢人沒有兩樣。

而由於中共已實際進入藏東,在龐大的軍事力量震懾下,西藏政府被迫簽署和約,「和平」被中共「解放」,大量的中國軍隊進駐西藏地區,跟西藏人衝突頻生,夾在自己同胞的西藏人與自己效忠的中國共產黨之間,平措汪杰做著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在平汪(平措汪杰的簡稱)心中,西藏的改革必須由內部開展,要逐步改變上層以至民間的意識,不能由中共自上而下推行。但在中共一些治藏領導心中,沒有中共的主導,改革根本無從開始。中共急不及待鼓動農民參加學習班,脫離與領主的關係。有一回,有農民因參加學習班而沒有履行西藏傳統的烏拉(無償雜役),被領主鞭打受傷。中共要平汪處理這事,一心一意就是希望平汪嚴厲處罸領主。但平汪採取折衷辦法,著領主向農民道歉,並賠償醫藥費。在平汪看來領主願意向農民道歉賠償已是突破,不能一步登天。但那些中共領導顯然不滿意,認為平汪太「右傾」。

平汪五十年代曾跟達賴喇嘛交往,當時中共為了安撫這位西藏政教合一的領袖,「選」他為全國人大副主席,邀請他們到北京訪問。毛澤東甚至親自到他下塌的地方和他見面傾談,而平汪這位當時中共藏族最高級幹部,則負責陪伴達賴喇嘛。

平汪對當時只有十九歲的達賴喇嘛有正面印象,認為這位西藏年輕統治者有改革意願,雙方談得很投契。可惜,中國的「左傾」冒進風氣越來越嚴重也好,中共的大漢沙文主義越來越嚴重也好。中共在四川的藏區推行的急速所謂「民主改革」遭到極大反抗,很多人逃到西藏,藏漢的矛盾日深,最終釀成一九五九年的「騷亂」(中共的觀點),或曰起義(西藏人的觀點)。達賴喇嘛及西藏政府高層,以至萬計西藏人流亡印度。

平汪那時已經不自知得罪了漢人官員,被隔離審查,但仍有機會接觸到來到北京的西藏好朋友,被告知「西藏暴亂」並非預謀,事緣很多西藏人不願意達賴喇嘛前往解放軍的軍管看表演,擔心是漢人要綁架他們的宗教和政治領袖,才包圍羅布林卡,不讓人接走達賴喇嘛。達賴喇嘛的流亡完全出於對中國政府已失去信心的突發行動。

就在西藏政府流亡之後,平汪亦被正式監禁,過了十八年牢獄生涯。雖然中共前三十年的統治,被政治迫害的人民以至官員不計其數,但平汪和向中共獻上萬言書,委婉地批評中共治藏政策,因而坐了十年監的班禪喇嘛一樣,是為了維護自己民族的利益而獲罪中共,是因為中共的大漢主義而受害的。

平汪提到,作為少數民族,自己對民族問題很有興趣,看了很多馬克思和列寧,以至斯大林講民族問題的書(至於平汪是否知道列寧斯大林的蘇聯並沒有真正落實民族平等共和,反而是獨裁專權的國度,他在書中並沒有提及)。而其中一本列寧講民族自決權的書,居然成為他的罪狀之一。他慨嘆道,在社會主義國家裡,一位馬克思主義者看馬克思主義書籍,竟也不被容許,何等荒謬。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中共絕大部分人都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對馬克思主義沒興趣。

平汪同很多中共幹部一樣,七十年代末被釋放,然後恢復名譽。他沒有脫離中共,但依然為西藏人的福祉發聲,在中共大一統套話下,平汪更關注民族平等的問題。例如他零四年開始,直至零八年,四次去信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促請他注意西藏問題。他沒有跟從中共妖魔化達賴喇嘛的主旋律,反而多次讚揚達賴喇嘛不尋求獨立,只尋求名副其實自治的中間路線,符合中國的利益,希望胡錦濤和溫家寶盡快跟達賴喇嘛會面,因為儘管他是中共黨員,但和很多西藏人一樣,知道達賴喇嘛在藏人心中獨一無二的地位。他借用中國漢族異議作家王力雄(唯色的丈夫)的文章《達賴喇嘛是解決西藏問題的鎖匙》,不斷為達賴喇嘛返國吶喊。

他還特別指出,中央投入大量金錢,但不讓西藏人自己搞好自己的地區,並不能根本解決西藏問題。他看到西藏的語言文化備受衝擊的危機。還提醒胡錦濤,「在穩定壓倒一切政治氣候下,『藏獨』的嚇人字眼,客觀上一方面往往成為一些人所謂就連『藏人要求學藏文、使用藏文也會導玫藏獨』等等危言聳聽、自我緊張的『恐懼症』;另一方面,更成為一些人向中央有關部門不斷要錢的『搖錢樹』,以至緊靠內地的一些自治州也多少學會了這種生財之道。……還有這樣的議論︰『這些人吃的是反分裂的飯,升的是反分裂的官,發的是反分裂的財。』其概括的評論是︰『達賴喇嘛在國外呆的越久,影響越大,反分裂派的榮華富貴也就天長地久;反之,達賴喇嘛與中央和好了,這些人便會惶恐不安,會緊張、會失業。」

零八年西藏發生「騷亂」/反抗之後,他再寫信給胡錦濤,當中提到

「……對佛教徒來說,達賴喇嘛凝聚西藏佛教精神的核心,絕對神聖,不容任何身、口、意上的褻瀆。這是家傳戶曉的常識。……今天,誰也不得違憲違法地剝奪藏人的信教自由,卻又強迫藏人,尤其眾僧去『揭批』,甚至惡毒攻擊達賴喇嘛,這種自相矛盾,令人費解的言行,在廣大藏族僧侶群眾的民族和宗教感情上,會引起何種反應和各種連鎖的後果難道還不一清二楚嗎?…..連穿著袈裟的僧眾也上街遊行示威,甚至不怕坐牢、不怕死。凡此種種,說穿了,皆因就連在內地各寺廟都不能做、也不曾做過的那套,卻又任性地在敏感而多事的藏區,以各種各樣的行政干預、輕率地出動軍警等極大壓力下,沒完沒了地強迫批評和反對達賴喇嘛而引起。

……在關鍵時機,應理智而又果斷地妥善解決西藏的遺留問題,您和中央領導如能在北京與達賴喇嘛友好相見,必將轟動世界。……」

平措汪杰的良好願望是中共高層能爭取主動,如當年的鄧小平所提「除了獨立,甚麼都可以談」,跟達賴喇嘛談判,一勞永逸解決西藏問題。只是強人時代已過,而無論毛澤東、鄧小平都是威權主義以至獨裁者,並沒有平等觀念。而今的中共統治集團亦沒有強人,只是互相依存,互扯後腿的利益集團,很難期望中共對藏政策有所改變。

面書又轉貼唯色翻譯藏人歌手札穹的新歌《Lama Khen》是以自焚藏人的心聲、遺言而唱︰

 诸佛千诺,喇嘛千诺,喇嘛嘉瓦丹增嘉措千诺,
没有自由,没有信仰的自由,没有言论的自由,喇嘛啦。
诸佛千诺,喇嘛千诺,喇嘛嘉瓦丹增嘉措千诺,
没有平等,没有平等的权利,民族没有平等,喇嘛啦。
护佑我们,护佑我们,喇嘛啦,护佑我们吧。。

诸佛千诺,喇嘛千诺,喇嘛嘉瓦丹增嘉措千诺,
痛苦太多,身体被折磨,心灵被伤害,喇嘛啦。
诸佛千诺,喇嘛千诺,喇嘛嘉瓦丹增嘉措千诺,
抗议,非暴力抗议,我燃烧自己的身体,喇嘛啦。
护佑我们,护佑我们,喇嘛啦,护佑我们吧。。

诸佛千诺,喇嘛千诺,喇嘛嘉瓦丹增嘉措千诺,
为了境内外藏人相聚,高度自治——
喇嘛啦,护佑我们;喇嘛啦,护佑我们;
喇嘛啦,护佑我们吧,护佑我们吧,护佑我们吧。。。

有人說︰「一聽,眼淚就來….」

而究竟西藏僧尼的自我犧牲,體制內平措汪杰的呼籲,以至體制外唯色等的吶喊是否徒勞無功?關鍵可能是中國人的「覺醒」。灰記天真的認為,面書上越來越多有關西藏的貼文,也許標誌香港的中國人「醒覺」的開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