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的最後一天凌晨,旺角花園街排檔發生大火,波及旁邊大廈,造成重大傷亡。

不過,灰記在談這個火之前,想先講早前新界原居民火燒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的紙人的那個火。事緣有原居民不滿政府派發小冊子,向新界村民提出要對村屋僭建物執法,千多人在鄉議局大樓空地焚燒林鄭月娥的紙紮公仔及寫上「林門鄭氏」的紙棺材,又大撒溪錢,抗議林太強行清拆他們的家園,要求她「血債血償」。

新界原居民的抗議行動,隨即引起社會各界猛烈抨擊,抨擊的焦點不外原居民的行動「野蠻」、「暴力」。林鄭亦稱焚燒其紙人是「影像暴力」。而一些報紙亦乘機把新界原居民,與先前社民連、人民力量的示威活動相提並論。例如《經濟日報》「港是港非」便以「人身攻擊不可長『影像』可厭!」為題,大肆鞭韃表現較「激烈」的示威活動。例如借學者蔡子強的話,暗示所有示威活動應如學生活動般「守規矩」︰

「外國的示威集會,焚燒政治人物的假人是常有之事,毋須大驚小怪。如美國前總統喬治布殊便異常「惹火」;英國前首相貝理雅的假人,更曾受反對者拳擊的禮遇!

不過,本港社會一向以和平、理性自傲,對恐嚇、人身攻擊和肢體暴力零容忍。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更指,在社民連、人民力量多次的暴力衝擊後,社會出現鐘擺效應,區議會選舉後,看到社會對任何形式的暴力行為都更有保留。……

大眾也應該反思,以往部分泛民人士也有影像暴力。今年7月市民反對遞補機制時,人民力量成員在立法會外,拿着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紙板公仔,再用道具剪刀將其閹割,嘲諷『 林公公』。

再說遠一點,在2003年的七一遊行,亦有大型的模型,醜化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為『掃把頭』。激進民主派更是有肢體暴力,向官員擲狗餅、擲雞蛋等。面對這些舉動,社會上仍有不少人拍手歡呼叫好,認為惡搞過癮。」

這些言論,都是衝著言論和表達自由而來,灰記認為不能掉以輕心。灰記以為,即使新界原居民在丁屋僭建問題上如何缺乏理據,他們的言論自由應該受到尊重和保障。而所謂言論自由(包括示威活動),除非涉及誹謗、或者使用暴力攻擊他人,否則必須尊重。說尊重並非等於認同表達的內容,而是尊重其表達的權利。

新界原居民火燒紙人也好,灑溪錢也好,高呼「血債血償」也好,都是言論自由的範疇,不能因此而說他們「暴力」和「野蠻」。有電台烽煙節目主持說,一些原居民準備就丁屋僭建問題提出司法覆核,認為此做法可取,燒紙人的做法則不可取。灰記只是疑問,原居民早前的示威活動是否犯法?如果沒有犯法,為何不可取?至於他們的示威活動是否達到效果,例如贏取輿論的同情,那是另一回事。
就在原居民火燒林鄭紙人前後,民間團體「領匯監察」和社民連,共二十多人,趁到領匯旗下的赤柱廣場開幕,到場抗議,反對 領滙壟斷絕大部分公屋商場之後,不斷加租趕絕小商戶,公屋居民亦被迫光顧大型連銷店。他們製作領匯主席蘇兆明及行政總裁王國龍的「靈堂」,並向「靈堂」灑溪錢。除了沒有火燒環節,這樣的抗議方式跟原居民的抗議方式極相似。難道又是「暴力」、「野蠻」?

至於被詛咒的林鄭月娥,以至之前的林瑞麟,甚至當年的董建華和葉劉淑儀等,如果他們真的尊重表達自由,便應泰然處之,不應隨便抽水。林鄭說如果受到暴力威嚇,便會報警,是否暗示有人會對她使用暴力?要知道,燒紙人也好,灑溪錢也好,洩憤吧了,談不上甚麼暴力威嚇。

《經濟日報》說,「……社會對原居民早存不滿,故林太遭原居民橫蠻對待,火燒「林門鄭氏」紙棺,大眾同情林太,亦認為她不應遭受如此對待。

反之,林瑞麟、葉劉淑儀任局長時民望低下,處理政務「霸王硬上弓」,態度囂張,市民覺得他們受攻擊也是「應份」。這是「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的道理。

不過,這樣不啻是民粹式反應,對暴力行為有雙重標準。難道閹割林公公就好笑、抵死,火燒林鄭月娥就是橫蠻無理?大眾面對暴力,無論是影像暴力、語言,或是肢體暴力,都應以同一把尺去量度。」

是的,都應該用同一把尺,就是捍衛言論自由,就是對任何官員都可以嘲諷,而不是動輒把示威活動說成暴力行為,即使大家對原居民有多大的不滿。更何況林鄭月娥也是這個官僚體制的一部分,看她降低強拍門檻至八成業權,看她對貧窮舊區的殘舊樓宇的安全問題愛理不理,其實證明她這個向地產傾斜的政權的一部分。花園街大火後,有關注舊區重建的組織在面書上寫道︰

「花園街排檔大火令人難過,但更令人心寒的是,我查了在火災附近一幢唐樓的樓宇交易,都是近年購入的!明顯地花園街已出現被收購重建的意圖!而其實兩次火災後,任何有被波及的樓宇都會更容易在強拍時過關,取得售賣令。 同時在心理壓力下, 居民就更易接受收購。排檔,在地產商的眼中,其實是阻礙重建發展潛力的石塊,可說是除之而後快。 豪宅商場又怎會容得下小販?

警方每次對於樓宇收購時出現的火警都是不了了之,我們需要運用民間力量,進行調查!」

又據《蘋果日報》報道︰

「 報稱任職社工,與朋友租住劏房的巫先生,險因火災失去性命。事後特首曾蔭權到醫院探望,據說有這樣一段對話:

巫︰點解香港咁多人住劏房呀?因為樓價太貴呀!好多劏房間隔都有問題,發生火警時,容易充斥濃煙,困住住客,好危險!
曾︰咁你有無申請公屋呀?
巫︰你知唔知申請公屋有 7,000蚊入息上限?叫人點供養父母?邊有錢讀書?係咪要啲人永遠住劏房?
曾︰我哋好關注呢個咁深層次問題,希望你早日康復……(隨即離去)」

辜勿論這次懷疑縱火事件的原因為何,林鄭、鄭汝樺、曾蔭權以至整個特區政府長期漠視基層市民的安全及住屋問題,對地產傾斜,如果又有市民為此火燒她/他們的人像洩憤,是否又要受到譴責,說成暴力行為?

 

 

 

3 responses to “怒火

  1. “這些言論,都是衝著言論和表達自由而來" 完全同意. “這些言論"是來自學者和傳媒,究竟誰來捍衛言論自由? 很矛盾.
    一年內兩次花園街排檔大火, 很明顯是政府部門縱容和有法不執. 所有受害人應該發起集體訴訟, 控告香港政府.

  2. 排檔大火,傳媒一窩蜂追排檔管理。舊樓防火安全,基層的住房保障隻字不提,都已看到出主流輿論的取向。
    至於集體訴訟也好,推動社會運動也好,最重要能逼迫這個懶理小市民死活的政府,不要再漠視基層利益。

  3. 在現有的制度下:
    對曾班子的行政還有什麽期望?
    對立法會的立法能有多少苛求?
    法院的訟裁或許能夠為這一次悲劇所帶出的各種問題, 在現有的法律下定出規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