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與蠢的背後

肥佬黎的壹傳媒把唐英年和梁振英比作豬狼,暗中挺唐,看出肥佬黎憎恨共產黨的商家佬本性。老實說,把唐梁比作豬狼是侮辱了動物界,違反動物倫理,概豬一點不愚蠢,只是活在人類的滛威下,無奈任人宰割吧了。人類不懂感恩,卻把真正愚蠢的唐英年,與大智若愚的豬相提並論,成何體統。至於還多少能自由自在於大自然生活的狼,與人無由,卻偏偏要跟很多人認為城府極深,即所謂奸的梁振英比較,奈何奈何。

為何不乾脆直稱一個蠢一個奸?難道人類虐殺食用動物還不夠,死後還要來個扣帽子,把無辜的動物牽扯進人類的不堪。

言歸正傳,不理兩人的性格資質,富二代唐英年代表香港傳統華資大戶及權貴,可能傳統殖民地官僚也是他的支持者。梁振英背後是傳統左派,即所謂「土共」以及一些被壓制的商人、專業人士及失意官僚等。粗略說,唐梁代表了本地官商權貴和中共傳統力量兩大陣營。然而,在中共以華資大戶、公務員以及「愛國愛港」(即傳統左派)力量三結合的治港班底,奉行資本主義五十年不變,維護商界利益的治港政策下,兩個陣管有多大區別呢?

壹傳媒旗下的《蘋果日報》蘋論以「梁振英是『董建華二世』?」為題,配合報紙頭版的大標題「董建華皇朝復辟」。其希望讀者聯想因為民望極低,治港能力備受質疑未能完成兩屆任期的董建華,勾起港人對梁的戒備,甚至反感,顯而易見。

董建華初任行政長官,的確有鴻圖大計,希望解決香港一些結構性問題,例如不希望經濟只依靠地產金融,因而提甚麼港甚麼港的構思。他亦希望解決住屋問題,推出每年建屋八萬五計劃,政策極具爭議性,也缺乏全面諮詢和深思熟慮,只憑「長官意志」而硬闖。現在回過頭來看,他確實曾經有心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甚至不惜觸動大地產商的利益。而傳聞八萬五計劃是梁振英出謀獻策。一向鼓吹「小政府,市場大哂」的肥佬黎,董梁的大政府主義自然不是他的一杯茶。所以情願暗挺那個扶不起的阿斗唐英年。

不過,有學者在面書上留言說︰

「好似蘋論這種『倒董腔』,放在今時今日,究竟會幫助地產霸權,還是會打擊地產霸權?你我都搞不清楚。這種只認出『敵人』,卻分不出左右的就是『民粹』。民粹當年勝利了,收割的卻只有蓋在「新自由主義」面紗下的地產霸權。這是以為可以由民粹帶來民主的人的教訓。」

又說︰

「梁董聯繫以至絕大部份地產商的缺場,只說明了當年倒董的最大推手是地產商,而不是上街的民眾。上街的人間接有助回復地產霸權的主導地位,經曾唐而夢想延綿萬世。這是歷史的吊詭,不能不反思而繼續沉醉於民粹浪漫。至於梁營是否反地產霸權的真正盟友,倒是另一個問題 …….」

學者的留言驚醒灰記,讓灰記重新思索當年五十萬人上街反廿三條,高呼董建華落台是否進步的社會運動,還是民粹的浪漫。不過想來想去,覺得倒董或有負資產人士和不同大地產商的認同和支持,卻不等於董建華是反地產霸權的最早推動者。當年不同大地產商對董建華的不滿,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不滿他偏心單一大地產霸權,即李嘉誠家族的地產霸權,包括平賣土地給長實,包括數碼港明益李澤楷等。而面書亦有人提醒學者「翻睇西九的討論(當年董堅持單一招標),地產商的確係背後做咗好多野。」證明老董成為富二代,始終也要照顧地產霸權利益。

曾蔭權上台是否比董建華更照顧地產商利益,也許是吧,但是否有本質上的分別?曾蔭權最大的失誤是無心解決住屋問題,但住屋問題的確是香港最最深層次矛盾,要解決的確要觸動大地產商,以至眾多業主的利益。唐英年固然不能寄予希望,梁振英的親基層姿態亦有可能是永不兌現的期票。

不過,貧富懸殊下飽受通脹之苦的中下層人士,對能言善辯(特別對著一個阿斗),很早便願意接觸基層的梁振英較有好感亦很自然不過。問題這是在中共強力操控的特首小圈子出現的選奸還是選蠢的塘邊鶴遊戲。

灰記在想,今天大家無奈地議論著誰做特首沒有那麼災難性的時候,會否重拾反廿三倒董的鬥志,因為八年來香港的言論空間不斷收窄、公民權利不斷受打壓。這是大陸的政治高壓大氣候的「邏輯」伸延,不管誰當特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