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票與選舉操控

區議會懷疑種票事件,政府為何要冷處理?

無論董建華或曾蔭權的管治,沒有帶來絲毫進步,卻把香港由英國移植過來,其實十分脆弱的法治、公平等觀念逐步蠶食。星島報業銷量「督數」案,董建華政府說,因為前星島集團胡仙僱用大批員工,對她提出檢控會令很多人失業,所以不提起訴,是視法治如無物。同時也側面反映這個政府偏幫財團的邏輯思維,即是大財團老闆可以視法律如無物,生意做得越大,越壟斷市場,便可以為所欲為,因為如觸犯法例,因僱用大量員工而不愁被起訴。當然,如李嘉誠等的特大財閥,法例也會偏幫他們,原本製訂的反壟斷法,經過改頭換面(當然要建制派議員的大力配合),變成動不了壟斷財團一根頭毛的《競爭法》。這些大財閥可以繼續擠壓中小商戶的生存空間。

好了,小市民質疑政府行政霸道和行政疏忽而千辛萬苦提出司法覆核,是一套嚴謹法律程序,卻被曾蔭權政府及保皇黨說成濫用司法程序。例如港珠澳大橋環評司法覆核、外傭司法覆核。幾年前,反對政府賤賣公共資產、反對領匯上市而提出司法覆核的慮少蘭,亦被政府及傳媒妖魔化。總之,行政霸道及財團壟斷是當今的遊戲規則,香港和大陸均如是。

種票事件政府冷處理其實跟這種霸權壟斷思維有直接關係。在政治上對中共唯唯是諾的特區政府,一方面配合北京不斷阻撓香港的普選進程,而當北京秘密與民主黨談判搞出了一個「改良」區議會方案,區議會選舉的意義變得非同凡響,中共透過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操控區議會議席遂成了一項重要政治操作。於是曾蔭權不惜食言,繼續維持委任議席,最遲去到2020年。更重要的是要奪取大部分區議會直選議席,有助奪取更多超級區議會(立法會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議席。因為參選人必須為民選區議員及由十五名民選區議員提名,才由市民一人一票直選產生。

灰記更有理由相信,如果中共認為種票效果良好,下次政改,中共會著特區政府建議擴大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代替傳統功能組別議席,既可美其名逐步邁向普選,又可維持建制議員為大多數的為香港官商權貴護航的議會。因為民主黨與等「溫和」泛民已經落水,他們聲大大的說區議會功能組別有普選成份,量變可達至質變,很難拒絕這建議。到時如果超級區議會議席由現在的五席加至十席,甚至二十席,區議會自然成為兵家必爭的之地。而現在區議會的形勢是建制及穩形建制約佔四分三議席,泛民約佔四分一議席。從中共必須操控選舉結果的思維,希望建制派進一步壟斷議席很自然不過。

雖然特區政府已經相當配合,建制派提出的一些地區改善,會盡快回應,建制派亦有無限資源提供小恩小惠給居民,而在幾千人的細小選區,這些所謂地區工作有一定效用。但畢竟這不是如大陸的地方人大代表選舉、或村代選舉,官方可公然威迫利誘,甚至阻撓獨立人士參選,讓官方屬意的候選人當選(即使如此,仍有個別獨立候選人當選)。區議會以往一向都是公平公開的選舉,建制派佔優但不是包贏。

在保險系數要高的「指導思想」下,利用單程證輸入親建制人士,利用種種旁門左道方式,企圖操控,至少影響選舉結果便不在話下。幾年前爆出民建聯聯同中聯辦提出為居權人士取得居港權,條件是居權家長們要遊說若干人在選舉中投票給民建聯,便足見中共為操控選舉而挖空心思。因此,利用種種方法種票,利用種種方法送人去投票(有人拍攝到建制派的競選助理公然對被送來的婆婆指示一定要投給她的老闆)便不難想像。

因此,特區政府不願嚴肅處理種票問題,曾蔭權說每次選舉之後總有落選的人不舒服,要投訴,見怪不怪,為的就是在掩飾中共、特區政府、建制派聯手操控選舉的操作。

現在民協正式提出投訴,一些泛民區選以些微票數落敗者亦正考慮投訴。只是市民似乎反應不大。看來政府會採取得過且過,拖得就拖的手段,希望種票事件逐漸被淡忘。只是明年立法會選舉很快有到來,泛民為了自身的利益,會繼續追究,因為種票事件一日陰魂不散,對泛民的選舉操作有利。無論如何,作為市民,眼見香港的法治與公平不斷萎縮,如果對事關自己權利的選舉公正公平也愛理不理,還有何指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