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八十年前震憾的影像

又是說影像,說的是電影影像,超過八十年前的影像。

電影以台灣阿凡達作宣傳,減少灰記觀看欲望,幸而好友堅持要看,才不至錯過這套有關台灣一段重要歷史,以及灰記甚感趣趣的台灣原住民的可觀電影。灰記要不厭其煩再說一次,台灣的民主化雖然有很多不足之處,但在促進言論自由、文化多元、歷史反思方面做得比香港和大陸好。而香港官方的壓制言論(如「惡搞」/二次創作形事化及港台撤換敢言主持吳志林森等),以及去歷史(拒絕製訂檔案法及對碩果僅存的歷史建築的故意保護不力)正有加劇趨勢。灰記作為生活於此地的人,實在感到痛心和憤怒。

說回電影,這部轟動台灣,拍攝過程極艱苦,顯示台灣人身分認同與驕傲的《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以十九世紀末日本佔領台灣,原住民反抗被壓迫被「馴化」,最終導至一九三零年的原住民殺害日本人的霧社事件為題材。除了開頭青年莫那魯道(後來霧社事件的發起人)打獵和與其他部落的爭鬥片段給人荷李活《阿凡達》的娛樂獵奇感覺外,整套電影都有很多令人思考的地方。而生長於殖民社會的灰記,最感興趣自然是受侵略、受外來文化支配下的生存狀態。而電影最可貴之處是呈現這些部族的抗爭精神之同時,並沒有迴避這些原始部族獵頭傳統和部落主義。而獵頭傳統和部落主義並沒有妨礙電影呈現賽德克族人的血肉,令人反思所謂「文明」與「野蠻」的問題。

在清朝統治台灣時,賽德克原住民的居地並不屬清朝統轄範園,他們與清國劃定界線稱之為隘勇線,也就是國界之意。他們可以在自己的領土自由自在地過狩獵生活,與漢人的接觸就是在邊界相互貿易,這些在電影開首時亦有所舖陳。甲午戰爭失利,清朝被迫同日本簽署《馬關條約》,放棄對台灣統治。日本亦順理成章成為台灣的統治者。雖然清政府放棄台灣,當地的漢人仍不甘被日本人統治而作出抵抗,被軍力遠為龐大的日本人鎮壓下去。

日本人不同滿清政府,希望「開發」山區,決定深入山區,賽德克族馬赫坡部落(首領為莫那魯道)以及其他部落抵抗不果,從此置於日本統治下,告別狩獵生活,成為伐木工人。電影的下半部就是圍繞在被統治,被外來文化支配,甚至同化下,賽德克族人在成為低等日本人還是保持自己的民族驕傲之間拉扯。他們最終如年邁的莫那魯道所言︰「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 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發動對日本人的獵殺,兒童婦女也不放過,即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霧社事件。而他們深知此舉必惹來日本統治者的大報復,但情願肉身被消滅,靈魂得自由。

電影中,亦是歷史中有兩個改了日本名字,當了日本警察的賽德克人,一個叫花岡一郎,一個叫二郎。他們曾有一段關於身份認同危機的對話,大意就是感嘆自己賽克德人也不是,因為族人把他們看成日本人,日本人也不是,因為日本人還是把他們看成「生蕃」,只不過是受了「教化」的「生蕃」。當其中一人為兩面不是人而傷感時,另一人說,也許二十年後,到了他們孩子長成後,便不會有此煩惱。真是種族清洗的殘酷註腳。

其後,莫那魯道一再質問其中一人,如果你死後,想被送進日本神社還是回到自己部族的神靈,還對他說,你師範大學畢業,比任何一個日本人警察學歷都高,可是你的職位和薪水呢,是最低的。如灰記般曾經在殖民地生活過的人,相信對莫那魯道的說話會有很深的體會,英國人的傲慢,日本人的傲慢,英國人的殖民主義,日本人的殖民主義,對被殖民的人來說,那種屈辱沒有兩樣。不同的是,台灣原住民的「主體性」今天終於被台灣社會認同,起碼在電影裏。而香港人在述說跟英國殖民主義的拉扯時,仍只能在中國最終主權這個框架下進行。而目前為止,亦沒有電影以香港人作為主體,認真地講述他們如何從這百多年的殖民歷史走過來。

灰記很期待看《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看看這部由台灣原住民作主體的電影的結局。原住民的語言,原住民的思想感情能在大銀幕展現,原住民尋根,提出身份認同問題不再是禁忌,是台灣社會進步的證明。灰記當然不會美化現在台灣原住民的處境,賽德克族在霧社事件後幾乎被滅族,被迫遷離原居地。而其他部族的原住民在漢人重新統治台灣後,亦難逃逐步被同化的命運。

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台灣原住民因為是被同化的一方,一向有自卑感,很多時不願意透露自己的真正身份,《賽德克巴萊》電影上映,令原住民重拾自信,有人甚至穿上民族服裝往看此片,很多人開始對自己部落歷史產生興趣。這是很令人欣喜的現象。

不知怎地,灰記又想起四川藏地那位自焚的阿尼班丹曲措。不知何時能有西藏人在藏地公開以自己的語言,訴說自己的歷史,包括對中共統治抗爭的歷史。

One response to “賽德克,八十年前震憾的影像

  1. –>而目前為止,亦沒有電影以香港人作為主體,認真地講述他們從這百多年的殖民歷史走過來。

    這完全是因為六十年代前(約莫)出生的香港人一向都somehow抗拒以香港人為主體,他們只曉得中國人的概念。中原是中國的主體,北京是首都,北方而來的文人、學者,才是中國文化的合法繼承者,香港除了起飛後經濟成就,就是個比起中原、比起北方來說沒有半點文化價值的"移民城市"。他們完全不會,而且不屑去視香港為有獨立文化、價值的主體,只是一味高呼"移民城市","只是借來的土地,借來的時間",盲目服從權威(中國與英語國家),卻不敢創出主張個性,彷彿是對於中原和英語國家的一種不忠。
    回歸後,他們覺得香港徹徹底底成為中國的一份子方為正途,儘管那會將香港自身的語言、文化、身份、價值在中國的汪洋中消亡(這就是致命的中港融合),再去建香港自身的主體,已經是政治文化不正確,推崇大香港主義,等同進行港獨的叛國。試問,有這樣上一輩破壞了我們建立價值的環境和基石,香港還能昂然尋覓自我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