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後,震憾影像重現

面書上有人轉載西藏女作家唯色在twitter上載的影片,影片是由中國偷運出境。唯色留言說︰「11月3日自焚的阿尼班丹曲措是第十二位自焚的境內藏人。已傳出她自焚的視頻︰她全身裹著火焰邊走邊呼喊達賴喇嘛,在街上人們尖叫聲中倒在地上,一位藏女子向火焰中的阿尼拋撒哈達…成千上萬的藏人圍聚在康道孚靈雀寺,向自焚的阿尼敬獻哈達。

然後唯色再在twitter說︰「看這個視頻時,一直在哭。 。 。向你,阿尼班丹曲措深深地頂禮!」這是一段讓人心靈震撼的視頻,看的人情緒不可能不受牽動。一個被火焰包裹著的活生生的人!

是的,是一個被火焰包裹著的活生生的人。灰記四十年前在報紙上,以至電視上都看過這些令人震憾,甚至不安的畫面。他們是越南的僧侶,以這種自我犧牲的慘烈形式,表達反戰的訊息,表達捍衛宗教自由。灰記現在還記得那些盤坐地上被火焰包裹的活生生的人︰他們由向自己身上灌油點火,至被燒成黑色的整個過程,只是短短幾分鐘的事情(可能經過剪接),看過以後很難忘懷。

侵略越南的美國,在本國人民反戰浪潮以及深陷越戰困局下,早已在七五年撤軍,北越和越共席捲全國,宣布解放越南。越戰亦是當代美帝國最大恥辱之一。 當年那些自焚和反越戰的越南僧侶,一方面,被親美的南越政府以至美軍視認北越和越共的同路人,另一方面卻被北越和越共視為美國和越南的「間諜」。

四十年後,越南人和美國人「化敵為友」,越南政府的黨內民主和政治改革比中國搞得有聲有色,對宗教的壓制看來亦已逐步放鬆。當年很多被放逐的僧侶均可以回國,例如一行禪師和真空法師,他們還可以在越南公開演講。越南的僧侶再不需要為了人民和國家的苦難而自焚。

想不到四十年後,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中國四川境內,藏人佛教僧侶/僧尼為了民族和宗教自由而自焚,那種同樣震撼,以至令人不安的畫面再度出現。在同一個片段,數以千計藏人點起燭光,手執哈達,為自焚者祝福,然後是中國武警進駐抓人。顯示自焚激起藏人的義憤,團結藏人的同時,也進一步觸怒中國政府,加強鎮壓。

可能最令中國政府不解的是,這些自焚者呼喊著他們從未謀面,被中共視為禁忌的達賴喇嘛。這位於五十二年前被迫離開故土的原西藏宗教領袖及統治者,其影響力並未因為中國長期統治西藏及四川藏區而消減。西藏年青人亦沒有因為接受中共的「愛國主義」教育,而把達賴喇嘛視為農奴社會的專制獨裁者,把他看成惡魔。他仍是大部分西藏人心中的尊者。

以達賴喇嘛為首的西藏的僧侶以至平民,比越南的僧侶更早被放逐。他們跟越南人不同,不是被自己的政府放逐,而是被一個外來政權放逐。幾十年過去,矛盾的雙方仍沒有和解跡象,主要原因是中國已經憑武力控制藏人地區,西藏人再不能主宰自己命運,只能在自己的土地上成為二等公民。

從零八年西藏「騷亂」到這兩年的僧侶自焚事件,中國政府每次處理的手法是派駐軍警鎮壓,加強「思想教育」。換言之,是進一步禁錮西藏人。這種禁錮必須要運用龐大的武力維持,但相對六百萬西藏人,擁有龐大軍警系統的中國政府要如此做並不困難。這也是中共繼續採取強硬路線,不與西藏流亡政府談判的重要原因。

看來這些令人震憾和不安的影像會繼續出現,繼續激發西藏人的悲憤和團結。但在漢人世界,以至國際社會能起多些作用,則極不好說。會有多少漢人看到這些影像後,反省藏、漢關係,反省中國政府在藏地推行的新殖民主義?灰記只能寄望年輕一代能抱更開放心靈看事物,反對中共的新殖民主義,或曰種族清洗/滅絕政策。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