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老友記同行

長者老友記,所謂七老八十,周身病痛。為何一大群老友記要拖著疲弱的身軀,或是坐著輪椅,走到街上,高聲呼喊「等唔切」?

這已經不是認識問題,而是立場問題。「老有所養」依然是各家自掃門前雪嗎?沒有子女又如何?子女沒能力供養又如何?被子女遺棄又如何?當這個社會越來越不讓家庭小工商業、個體小企業生存,只管把每個人變成大機器的小螺絲時,怎能期望家人互相扶持,個人自救?

對於無數拾紙皮,靠一個月千元生果金及些微儲蓄過活的長者,這個冷血政府可以視而不見。一定要長者山窮水盡,透過嚴苛的資格審查才施捨她或他每月二千多元生活費。有子女的,不管子女有否能力供養,關係是否和諧,都要子女簽署不供養證明才施捨,是對長者的侮辱再侮辱。這便是這個刻薄社會對待窮人的態度,年青時剝削他們的勞動力,年老時剝削他們尊嚴。

由眾多民間組織及各大泛民政黨參與組成的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社會基礎不可說不廣泛。換言之,大部分市民均同意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以代替剝削尊嚴的綜援、供金保險融業狎玩的強積金。至於政府說的個人儲蓄,並不包括貧窮人口,因為如果能有餘錢儲蓄,就不叫做基層市民,不叫窮人了。老實說,今時今日生活壓力之巨大,夾心階層要儲蓄也不容易。

一個非黨派組織的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為何獨缺建制政黨及組織?遮打花園集合地點,出現的建制頭面人物只得一個,就是很可能競逐明年「超級區議會」的陳婉嫻。她逗留不過五分鐘。究竟建制派的民建聯和工聯會的立場如何?工聯會怎說也是聲稱關心勞工及基層權益,為何不參與聯席?民建聯要緊貼香港政府,所以變得如曾蔭權一般見識,覺得全民退休金「不設實際」?難道他們動用龐大資源搞蛇齋餅糉時,看不到長者貧窮問題嚴重,並非這些為了換取選票的小恩小惠可解決?

在新的政府總部前,約三百位示威人士,當中包括老中青三代,再三發出呼籲,不同民間團體和泛民政黨代表均有發言。民間團體多屬基層組織,如女工協會、勞協、地區發展組織、家務助理協會、同根社(新來港婦女組織)等,她/他們的發言簡單直接,講出了低收入家庭的困境,沒能力儲蓄。婦女除照顧家庭及還要打散工幫補生計,但賺錢僅夠每月開銷,難奢談儲蓄及供強積金。而所謂基層透過教育往上流的神話,在當今殘酷激烈,需要大量額外金錢「培育子女成材」的教育戰場下,已被認為不切實際。

除了教育,社會上流的機會亦一去不返,因為香港七、八十年代的「黃金時期」並非可不斷複製的模式,而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偶然「機遇」,亦是透過廣大勞工的血汗才能製造成功的香港神話。而踏入廿一世紀,資本主義的神話亦接近幻滅,再造經濟繁華的「技倆」越來越貧乏,但經濟衰退的苦果永遠對平民百姓,貧窮人士打擊最大。這是為何香港要求社會保障的呼聲越來越高,而坐擁巨大財政盈餘和儲備的政府必須回應的巨大社會議題。

泛民政黨代表說會推動議會內對全民退保的討論,迫令曾蔭權政府作出回應,但以弱勢泛民之力,又如何可迫令曾蔭權回應。看來沒有一個全民社會運動,這個政府不會就範。一向支持灰權的灰記,只能以「樂觀」心態看全民退保運動,因為「大勢所趨」,越來越多人會明白「自力更生」的社會環境根本不存在,大家在權貴財團操控壟斷的經濟及社會秩序下,做足一世「工奴」也難「安享晚年」。唯有起來打破這種經濟及社會壟斷,奪回原屬於廣大市民的經濟及社會資源,爭取全民退休保障是其中一大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