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內地人企圖「護法」,香港人卻主動放棄法治

被當局拘押了一段時間後獲「保釋」的藝術家艾未未,被當局罸款一千多萬人民幣,理由是「逃稅」。但一如既往,當局沒有提出確實證據,由艾未未太太路青為法人的公司,被抄去的帳目和文件,全不獲退回,作為被告的艾未未根本很難知道何以被罸千多萬元。

博訊圖片

Now寬頻報道,大陸網民發起的借錢運動,總共籌集了八百多萬。路青準備利用這筆錢作擔保金,希望能申請覆檢,但因為沒有先例,不知能否成事。Twitter所推的消息,有大約三萬名平民願意當艾未未的債主,有些很貧窮的訪民捐出一元,雖然實際的幫助不大,但人民合力要幫助艾未未循法律途徑討回公道的象徵意義重大。當然面對這個連自己所訂的法律都不尊重的政權,艾未未他們能申請到覆檢的機會殊不樂觀。不過,當局要藉罸款弄得艾未未「焦頭爛額」的企圖暫時也不能得逞,也彰顯了人民集體行動維權的威力。

另一個在當局不講法律的情況下,公民要彰顯人權公義的例子,是公民探訪陳光誠運動。山東失明維權人士因為替村民維權,最終弄至身陷囹圄,被放監後仍未能自由,被軟禁在家,不准他說話,不讓他醫病,甚至不讓他的女兒上學以刁難。 關注陳光誠的網民發起到其家鄉山東臨沂作家訪的運動。結果被當地警察以至便衣人士毆打驅趕,有人甚至被打傷,但並沒能阻嚇探訪人士的決心。

博訊照片

最新例子是44名探訪人士整車人被當地警察一整車人押送往交通部。探訪陳光誠行動引起外國關注,但亦被官方《環球時報》的評論員文章,批評為把中國偏遠落後農村法治實踐的偏差無限擴大的做法,把外國一套人權普世價值強加地方傳統觀念仍濃厚的偏遠落後地區等。不過,無論身處北京的艾未未與身處山東的陳光誠,以至很多的訪民、維權人士,都是中國法治不彰的犧性者。

內地很多不贊成暴力革命的改革者,都鼓吹從法治開展社會以至政治改革,在在說明法治的重要。這是內地經歷斯大林/毛澤東主義「無法無天」慘痛經驗過來的人的深刻體悟。不過,香港一些馬列青年不甚欣賞法治,認為香港的法治是資產階級法治,是為有錢人而設的法治。灰記也認為香港的法律對有錢打官司的人有利,窮人因為沒錢,要訴諸司法公義很困難,也同意促進政治社會以至法律改革,令法律不再維護財團,資產階級的壟斷利益,甚至認同有人不惜公民抗命,以對抗不公義的法例,如反對鉗制人權的《公安條例》及23條等。但仍覺得進步人士在推動改革之餘,不能輕言放棄法治傳統。否則可演變成內地的「人權災難」

以港珠澳環評司法覆核為例,政府一句有人濫用司法程序,政客及部分市民便不理法援以至司法覆核程序的嚴格,沒有人可以濫用的事實,而攻擊訴訟人及協助她的公民黨;外傭居權官司為例,為了一些並無客觀理據的數據如數十萬人即時湧港,便歇斯底理的指罵協助外傭打官司的律師為「禍港狀棍」,視香港司法制度如無物。甚至有建制派政客說不能為了法治而損害香港市民的長遠利益,把法治精神這個一般市民均認同的珍貴價值與抽象的市民「長遠利益」對立起來,是極其誤導的講法。而市民的xenophobia,就是是政府及部分建制政客的刻意誤導,刻意矮化司法制度而催生的。

相信大陸那些希望法治改變社會的人,看到無論香港政府、政客和市民如此賤視得來不易的法治,會覺得很無奈,甚至痛心,因為他們當中一些人也寄望香港人堅持法治可以作為大陸的借鏡。

當大陸有公民極圖「護法」,香港卻有人主動放棄法治原則,這是很值得深思的現象。

One response to “當內地人企圖「護法」,香港人卻主動放棄法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