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不開的政治,即使它是爛透的選舉

面書上,有學者半開玩笑地寫道︰「解得通歐債危機之謎,就知道你投票的應有取態:你明知佢呢世都唔會還錢,你仲會唔會繼續借錢俾佢??定抑或,佢已經一身係債,佢破產的話,全世界都唔掂,所以明知唔還都會繼續借?——-泡沬經濟將全球綁架,香港的政治市場都係長期泡沬化……不過,聽日仍然會有一隊隊人,以血肉長城去救市,繼續注資………因為我地全部都係人質!」

亦有左翼人士一本正經地寫道︰「在一次選舉中,沒有一個真正值得支持的候選人,這並不是罕見的情況。這正是常見選民投票率低的一個主要原因。這情況並不表示我們應該號召抵制選舉或者贊成不去投票。我們在原則上反對政治的消極態度。如果我們號召抵制選舉,一定是在當時的特殊條件下可以達到某種積極的政治目的。例如群眾正在舉行某種比投票競選更強有力的政治行動,政府企圖用一次選舉來換取群眾停止那種更有力的行動,我們就會用抵制投票來打破政府的詭計。在平常的時候,僅僅因為沒有合意的候選人,不去投票並不是最好的辦法,更不是唯一合理的辦法。投票除了表示真正支持某一候選人之外,還可以只是一種策略性的使用。例如為了阻止一個更不好的候選人當選,或者減低他的得票比率,等等。積極的態度還包括開始著手凝聚一個真正符合普羅大眾利益的反資本主義黨派。」

在這個相當「爛」的選舉中,「積極」的選民選擇投給誰的時候,的確有點「為難」。

十月五日晚,有線電視播出《區選大作戰》大坑選區的選舉論壇。當中人民力量的主席劉嘉鴻被主持質問其經濟立場右傾,跟市場原教旨主義(由灰記所加)的獅子山學會一樣,與和人民力量的「左傾」立場如何能調和。劉嘉鴻辯稱只是大部分會員的經濟立場左傾,因為他們大都是從社民連分裂出來,但大家還沒有討論過,所以不是人民力量立場。在主持再追問下,劉透露自己是選民力量的成員,人民力量有不同組合,現在的主要工作是區選狙擊「出賣」民主的政黨,其他區選後再討論。不過,如果灰記是大坑選民,便一定要搞清楚候選人的經濟立場,其實也是政治立場,所謂政治經濟是也。

現在大坑區的四名候選人,現任議員黃楚峰是來自新民黨,是一個很「危險」的政黨。前殖民地高官葉劉淑儀和商家代表田北辰結盟的象徵「官商勾結」的思維無處不在,是中共其中一粒可供好好使用的棋子。特別葉劉由處理23條立法要下台避走美國,到今天成為民望最高的立法會議員,證明其唯經濟發展的右翼觀點和機會主義︰適當時間擺出跟政府不同立場,例如遞補機制要求政府諮詢,及利用「民粹」為選舉造勢,如外傭申請居權司法覆核案,大力喧染外傭獲居權的負面後果,鼓動排外情緒,主要請求中共介入香港法治(要求港府及早要求人大釋法),獲得不少「醒目」的香港人的認同。當然其他建制政黨,除工聯會在某些勞工議題立場會有所不同外,基本上都是大同小異。

作為親建制一部分,新民黨的黄楚峰自然不是自命左傾的灰記那杯茶。至於被劉嘉鴻「狙擊」的民主黨副主席單仲偕,屬民主黨內的右翼(可能有人認為民主黨根本就是一個右翼政黨,灰記認為可以再商榷),經濟觀其實可能跟新民黨分別不大。然而,人民力量的劉嘉鴻的經濟觀也可能跟他們兩者沒分別。不過,人民力量在五區公投及政改立場符合灰記立場,理應投劉嘉鴻一票。

可是,第四位候選人沈四海也贊成公投,反對政改方案。他亦關注內地民運及工運,也是藏漢友好協會主席,關心西藏人的命運,可能更應投他一票。只是他看來是四人中的大泠門,即使投票給他,他也不會當選。其餘三個,看來黃楚峰和單仲偕機會較高。高舉「票債票償」的人民力量,雖然在網上聲勢浩大,但在區議會的基層政治上大部分是新丁,是「烏合之眾」,除了個別候選人,大部分奪取議席的機會其實相當低。因此策略上,是要阻止建制進一步壟斷地區議會,還是投自己「理念」的一票?而這區根本就沒有一個「左傾」的選擇。

雖然有人說泛民大敗天不會塌下來,人民力量的「精神領袖」黃毓民亦不厭其煩說要教訓「出賣」民主的人(意指民主黨和民協),即不能投票給「出賣」民主的人,所謂「偽民主派」,「文化導師」陳雲說得較溫和,要教訓犯錯的泛民,否則民主沒正義可言。灰記倒不能完全同意,首先民主黨內仍有政經立場較「左傾」,民主理念較強的人,至少有部分在政改上,並不贊同黨的主流意見,而協助推動「五區公投」,如由街工過檔的尹兆堅、區諾軒、羅家熙以至王銳德等。為何又要懲罸他們?懲罰他們不肯退黨?他們是對長期一起奮鬥的黨友的眷戀也好,對黨仍有一定期望/「幻想」也好,他們的存在,顯示這個黨跟建制派仍然有分別。

當然人民力量指區諾軒、羅家熙撐公投又不肯退黨,是大小通吃的機會主義行為,一方面要討好支持公投選民,另一方面利用民主黨的資源參選。這種道德指控確實不容易回應,灰記只能說,區選資源要求不多,選區小,選民不多,他們獨立參選和以民主黨之名參選,競選工程不會分別很大。如果人民力量包容一些,讓這些支持公投的民主黨人勝出(當然,人民力量不狙擊也不一定表示他們能勝出,但機會至少大一些),也可以是間接教訓民主黨主流的方法。

據聞社民連的梁國雄曾考慮在荃灣愉景狙擊新民黨的田北辰,但見同區連任四屆的民主黨王銳德去年支持公投,也是一個民主老實人,考慮過後,轉戰觀龍樓,挑戰建制龍頭葉國謙。同是要挑戰反公投、支持政改,做法可以不一樣。

不過,面書上又有提醒,民主黨跟所有建制政黨一樣,反對外傭享有居港權,是違反其聲稱捍衛人權的立場。雖然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早前回應移民權非人權,但他未能回應同是外來僱員,為何單單外傭受到虧待(住滿七年不被當作經常居港。而當法庭判外傭勝訴,民主黨不是支持法庭的判決,即外傭住滿七年應跟其他外來僱員一樣,可申請居港權,而是催促政府盡快上訴)。這完全是人權問題,亦是民主黨的「死罪」,如果有選民因此不投民主黨,灰記又怎能說不。

回到民主黨少數派。民主黨部分少數派的「痴纏」被指在「大是大非」問題上太猶豫,亦讓灰記想起社民連的分裂,即人民力量的誕生。黃毓民、陳偉業率領部分社民連成員「出走」,究竟又是為了甚麼「大是大非」?就灰記這個局外人所知,如沒有記錯的話,其中一個導火線是任亮憲因涉「非禮、強姦」案(後來警方撤銷控罪),被傳媒「抹黑」得不到社民連中央的支持,甚至同是社民連的唐婉清發起簽名運動,彈劾任亮憲。此事惹起前主席黃毓民,陳偉業的強烈不滿。最終導致開大會提對主席陶君行不信任動議不獲多數支持,黃毓民等退黨另起爐灶。

來路線政見不合,政黨分裂也很自然。例如當年較「激進」的陶君行、陳偉業等退出民主黨。偏偏社民連分裂的導火線是如何處理一個會員的「性傳聞」,實在有點兒戲。社民連的最左翼「長毛」梁國雄也曾考慮自己的去留,到目前為止仍選擇留在社民連。而社民連的黨綱和政綱依然是各個政黨中,最符合普羅人民利益的政綱。因此,論對「左傾」選民如灰記的吸引力,自然遠勝於人民力量。

社民連的區選口號是「打爛小圈子, 踢走保皇黨」,無論如何,總比實際上只顧「追打」民主黨的人民力量更positive。而無黨無派的選擇,便是鼓吹民主規劃,反對唯利是圖的土地正義聯盟。

至於說,建制/保皇黨大勝,沒有甚麼大不了;泛民大敗才能痛定思痛,有利讓市民認清政治制度之惡,選舉後將會繼續爭論,直至下屆立法會選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