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外傭

十月廿六日,另一個有關外傭居港權的訴訟會作出裁決。《蘋果日報》於十月廿五日訪問了平機會主席林煥光,算是這份每況愈下的報紙近期一個的「亮點」,概因絕大部分傳媒都為了討好主流民意,對外傭居權案的「後果」極盡喧染的能事。簡單來說,就是「搶飯碗」、「搶福利」、「造成香港沉重負擔」。這亦是工聯會於十月廿三日舉行反外傭居港權遊行的主旋律。幸而民陣還願意挺身而出,於當晚舉行支持外傭的燭光晚會,和主旋律打對台。

而這個主旋律是由政府和親建制政黨及團體合力炮製,是否反映真實情況,並不重要。最重要是製造一種集體恐慌,令統治者容易辦事。林煥光是退休高官,現在以平機會主席身份,針對外傭是否有受到歧視發表意見,客觀上可稍為平衡一下一面倒的反外傭情緒。

林煥光指外傭居港權案雖不涉及種族歧視,但外傭這個工種的確受到不公平對待︰

「點解申請一個外籍工程師、廚師來港工作,一定要畀返本地同等工資,但外傭就由政府去訂定一個『最高工資』,而唔係『最低工資』?」既得利益下,無人會提出質疑,「現實係我哋有 30萬個家庭受惠於 3,800元(法定外傭工資為 3740元)嘅勞工,仲有邊個夠膽質疑呢個政策嘅道德性?」

林煥光還提到為何有數以十萬計外傭離鄉別井來港工作,就是因為工資遠低於本地傭工水平,大部分中產家庭負擔得起。當然,灰記也知道,也聽說過很多「理所當然」的說法。最典型的說法她們在本國只能賺取更低微工資甚至失業,來香港工作是「一家便宜兩家著」。但問題是,為何她們跟其他外勞的待遇不同?亦即林煥光所質疑,「點解申請一個外籍工程師、廚師來港工作,一定要畀返本地同等工資,……」灰記把這些看成對最最弱勢的剝削/歧視,外傭是來自貧窮國家的婦女,從事一向被視為沒有社會以至經濟價值的家務。

其實這的確需要思考的問題。無論基於甚麼原因,這是香港政府利用不義的行政手段,壓低外傭薪酬,以取悅中產家庭。這又要回到歷史,約二、三十年前,不少在職婦女一旦生產,便要放棄工作,回家照顧兒女,當時要求大幅增加托兒服務的呼聲很高。中產家庭比較寬裕,婦女在家經濟上還能應付,基層家庭,婦女往往要工作以支持家庭開支,因而被迫獨留子女在家,有時釀成悲劇。

一直以來,政府並沒有投入多少資源,增加托兒服務。反而訂立政策,引入外傭服務中產家庭,以劃一工資聘用,外傭無論工作多久,若沒有人再聘用,便要離開香港。由於外傭超低的薪酬大部分中產家庭負擔得起,爭取托兒服務便只有關注基層婦女的團體繼續發聲。但二、三十年過去,港府思維不變,不願擴展托兒服務,基層婦女要工作便要自己想辦法。更可惡的是,政府妄顧基層的實際情況,立法禁止獨留兒童在家,把責任推給極需出外工作的基層婦女。這是後話。

回到中產家庭及「縮骨」的香港政府,正如林煥光所說,壓低外傭工資說來說去也是不道德,也是對外傭的莫大不公。灰記以為,倘若他日政府上訴接連敗訴,而又克制地不尋求人大釋法(這看來不大可能),而外傭果真獲得申請居港權資格(看來更不可能),而又很多人申請,可能最主要誘因是工資被壓低,她們惟有希望做一個香港人,才能對自己有起碼的保障。

所以港府及香港主流社會如果真的不想大批外傭申請居港權,一是大幅增加托兒服務,減少依賴外傭,一是不要人為壓低其工資,至少向最低工資看齊。當然,「精打細算」的香港政府和香港中產,不會願意多付出,於是準備犧牲香港可貴的司法獨立,又再次要求人大釋法也在所不計。

至於工聯會的遊行隊伍中有人說外傭當中不少有大學學位,對低學歷香港勞工構成威脅。那為甚麼不說那些高學歷的香港人對低學歷的香港人構成威脅呢?為何他們不想一想,她們既然擁有大學學位,何以要做家務助理。是否因為她們的學位也同樣受歧視不獲承認?既是這樣,又何怕她們成為香港人?當然,她們當中有不少英語能力不差,可以擔當服務外國人的工作,但應該對基層勞工的就業不會構成太大威脅。

至於很多不大懂英語,廣東話也不算靈光的外傭,老闆會選擇她們而不選擇本地人嗎?恐怕到時她們最多能做一些本地人不大想做的厭惡性工作。

灰記甚至覺得,香港環境擠迫,生活空間和質素其實一點都不好。外傭能「死慳死抵」,儲到錢回鄉,可能生活空間比香港廣闊得多,真的很想長留香港幹粗活的不會很多。港人歇斯底里的反應,包括很多帶有歧視性的指摘語句,例如《蘋果》所引述︰「有中學生說支持外傭的人有『二奶』是『賓妹』;網上言論更嘲諷外傭為『菲蝗』,有人留言『好想打賓狗』。」 如果讓她們知道(相信她們多少也會感受得到),又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林煥光說,現在有部分針對外傭的言論非理性,但暫不算普遍(灰記認為歇斯底里的言論已相當普遍),「個別性言論好難話影響到全港市民產生仇恨、敵意,如果情況好普遍,開始影響一般人諗法,就一定要行動。」但願平機會能身體力行,為捍衛外傭免進一步被打壓而採取必要措施。

11 responses to “再思外傭

  1. 灰兄和林煥光都可能沒有讀過經濟學,現在外傭工資是最低工資,是被人為地提高了的工資。市場上的工資劃一為3740,並非被人壓低,而是不能下降。如果取消外傭最低工資,相信在市場力量的調整下,工資將大幅度下降。君不見多年前政府未有大力就外傭最低工資執法時,許多印傭實質收取的工資只有千多元。政府訂立外傭最低工資,其實是為確保外傭在香港有基本的生活保障。請不要把工資一事同種族歧視混為一談。事實上,將外傭工資訂在3740元,是歧視本地基層家庭,其言下之意是“冇錢唔好學人請工人”。

  2. 本人雖然不懂經濟學,但外慵工資偏低乃不爭事實。閣下說得好,基層的確是被歧視,猶如同為基層的外傭被歧視一樣。不要因為種族之不同,而看不到大家共同的命運。

  3. 外傭真係好幫手,照顧老人、細路、家頭細務,當然假如佢做得好。我用過一個印傭,麻麻,現在這菲傭好掂,很有責任心,妥當,忠誠,正派,真係有錢都唔易搵。所以我好感激佢,人工都俾多佢少少。

    如問我支不支持他們有居留權?當然支持,請想下:1882年,美國立法阻止華人歸化,是明顯岐視,這法案維持到1943年方撤消,因當時中美同為二戰同盟。至2011年,參議院正式道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啊。

    《洛杉磯時報》美參議院為歧視華人移民道歉
    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2.html

    Senate apologizes for discrimination against Chinese immigrants

    http://latimesblogs.latimes.com/nationnow/2011/10/us-senate-apologizes-for-mistreatment-of-chinese-immigrants.html

    大家講假如無最低工資,那外傭價會升定跌?如要我估,我認為應是會升的。一、需求大(剩係睇外傭agent幾乎似地產經紀,梗有一間係左近,同埋已請左三十萬人)。二、東南亞諸國通脹都好勁,人工唔好她不來,或者去別處人工高過香港的。三、外傭人工也上調了,香港政府和外傭僱主聯會有「死錯人嗎」?

    政黨搞集體恐慌,此風不可長。鳴呼!民粹與獨裁,就如周星馳喜劇和張活游悲劇,實在只差一線。於是我們就如回到納粹德國或意國,一旦玩大左就不可收拾,偏偏大眾就係接受煽情,懶講道理,廢事深思,到時就後悔太遲。

  4. 如果沒有最低工資法例, 外傭工資應該是下跌的. 據報, 現時有不少印泰外傭拿不到法定的最低工資, 此足以反映一個事實: 法定工資高於市價. 外傭在香港的需求雖然甚殷, 但東南亞國家人口龐大, 生活水準低, 在現時的最低工資水平, 供應量源源不絕, 絕對是供過於求.

    對不少本港家庭來說, 聘用外傭是有甚大經濟效益的. 然而, 對其他家庭來說, 則帶來或多或少程度不一的損失, 例如, 工資水平被扯低(各工種必然有一定程度的代替性, 外傭增加即是勞工供應增加, 工資水平就必然下降), 外傭在假日佔用公共休憩設施等, 故此, 政府從中抽稅費是公平合理的做法.

    近日, 保皇政黨為爭取選票, 不惜破壞法治, 不停向法庭施壓, 並且罔顧事實, 虛構驚人數字唬嚇市民, 更無視文明價值, 公然侮辱外傭, 歧視外傭, 行徑極其卑劣. 際此區議會選舉期間, 在下呼籲香港市民不要再袖手旁觀, 運用手上的選票, 攆走這班無恥的保皇黨, 阻止其坐大, 以免他們對香港社會製造更多的傷害.

  5. 看來香港的確有不少不懂經濟原理的小朋友在販賣廉價同情心。

    何以見得外傭人工偏低?你用什麼來比較?人工是人力資源的價格,由市場的供求去釐定,不是憑自己的感覺去認定。香港顧主大量需求外傭,但畢竟有限,反觀外傭的供應有多少?菲、印、泰、柬、越……幾乎是unlimited!請各位看看馬來西亞同台灣俾外傭多少人工,就知道香港的人工是否偏低。

    最低工資者,price floor也,有下限無上限。宜家個個都攞3740元,即表示市場價格比最低工資還低。如果市場價格是高於最低工資的,那最低工資便名存實亡,大家會見到個個都搵多過3740元。這是任何一本中四經濟學教科書都會教的。

    不過話得說回來,宜家的爭論點並非外傭工資(因為工資不是被壓低,而是被人為地提高),而是香港的保護主義心態。香港一向是開放的社會,人流、物流、資金都可以自由出入,才造就了今日的成就。一旦出現保護主義,對香港的長遠發展會造成致命的打擊。

    有學識有能力的人去做家庭傭工,根本是資源錯配。讓有能力的外傭在成為香港人後做更高層次的工作,對社會作出更高價值的貢獻,對香港整體而有百利而無一害。無能力的外傭成為香港人後最終要倚賴福利,這興無能力的新移民倚賴福利,無能力的南亞人倚賴福利,無能力的土生香港人倚賴福利有什麼不同?這是福利主義帶來的禍害。由此可見,香港人狹隘、自私、歧視外人,其實都是福利主義造成的。當30年前香港人還是個個拼手抵足自食其力的時候,會有這種排外的心態嗎?

  6. 這個工資除去最低工資後,是升是跌,最肯定的做法,是真的來一次,就如香港的最低工資一樣,才知分曉。

    值得推敲的是,那為何香港要定最低工資?讓僱主享受更廉宜的勞動成本,豈非更好?幾年前,我也見過不少收低於二千的泰印傭(菲傭多點識見,就好難老屈到低於二千),但若叫我請低於二千就真係唔敢。就算俾足錢,現在的外傭也不是「無限供應」,而是因需求過大,已經濫竽充數,良莠不齊。試想想,假如經濟已提升了(也許是外傭的上一代已做外傭,匯錢回家,那已在當地是小康),那新一代的外傭已經「識嘆」,與「刻苦耐勞」的形象已不相符。

    你以為來香港真係咁荀?知唔知來個陣要給中介公司吸走幾多?其本國又掠去幾多?新丁來香港,起碼半年以上是還錢的,這還假設她是潔身自愛剩到錢。

    真實情況係比教科書複雜好多。外傭來也要處理自身家庭問題,很多時會家變,老公出去滾,仔女學壞,等等。所以時不時有情緒問題,甚至SHORT左斬死僱主也有的。

    以上是我用外傭的生活經驗、對社會現象的觀察、以至和家傭傾偈所得的結論,絕非由經濟學課本得來。

    多點和家傭傾下計吧,她也是活生生一個人,不只是經濟學上的一個 rational individual 而已。

  7. 再補充,今年五、六月間,外傭最低工資由3580上調至3740。再看看以下思路:

    「最低工資者,price floor也,有下限無上限。宜家個個都攞3740元,即表示市場價格比最低工資還低。如果市場價格是高於最低工資的,那最低工資便名存實亡,大家會見到個個都搵多過3740元。這是任何一本中四經濟學教科書都會教的。」

    上述所謂「教科書講法」是說最低工資已應是外傭可拿到的最好價錢,有多無少,否則理應是市價會出現高過最低工資(這在之前是 3580, 現下是 3740). 若如是,為何政府要上調此數,豈非多此一舉?因按這想法,3580 是外傭願接受,也只能拿到此數。在僱主那一面,本來是不需付此數的 (外傭有無限供應喎), 但受限於最低工資,無奈也接受。已是願打願捱。

    那現下價格(Price)更調高至3740, 理應需求下降,以至交易額(Quntity)下跌,外傭中介生意減少才是。請問這情況有否見到?(供應不會增多,反正在3580時已是「無限供應」,那3740時只是「無限供應」再多一些,即係都係「無限供應」)。

    還有,請留意,「很多」不等於「無限」,否則請指出一種經濟學上認同是無限的commodity. (以往的書還會舉空氣、食水、陽光,現在,唉,我都想這些真係無限)。

    同樣道理,0.0001 和 0.0000001 和 0 係有好大分別,這是黑天鵝理論的重點,也解釋了長期資本(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 基金垮台,911,以至福島核危機,以至當下的大債危機(美、歐、中三連爆)等問題。

  8. 僱主付給外傭最低工資3740, 但外傭實收遠少於此數(除非來港工作已超過兩年), 因為中介公司從中謀利, 以及有無良僱主短付工資, 令外傭實收少了許多, 在這個實收的工資水平, 供應量自然大幅減少.

    smalltp君說: “讓有能力的外傭在成為香港人後做更高層次的工作,對社會作出更高價值的貢獻,對香港整體而有百利而無一害。" 對整體有利的事情, 對個別階層及個別工種或行業的勞動人士卻未必有利, 他們的工資會因勞動力供應增加而下降, 部份人的飯碗亦有可能被打爛, 保皇政黨就是覷準這個事實來搧動低下階層民眾, 以圖攫取選票.

  9. 原來curioushunter兄根本唔明咩係最低工資,但都可以長篇大論講到咁多野。唔怪之得香港近年咁多莫明奇妙的社會訴求。

    也罷,免得對牛彈琴。

  10. 最低工資,睇字都知係最低,即係限住呈俾佢跌,即係無左既話工資就一定跌,講完。

    就係咁簡單。如果真係咁簡單,就真係完美啊!知道現下有通貨膨脹嗎?講列出一項近年有跌價的東西:唔升得多已係偷笑。

    外傭無最低工資,代表取消了政府干預而已,之後可以升,也可以跌。就如香港推最低工資 $28 per hour, 之前一樣大把人講,東主、商戶挺不住,會大執,大批人會無野撈,但實情唔係播。

    你行入超市,夠一樣無限制D貨賣幾錢,咁你話佢應該升,定跌?
    你話當外傭收入好,東南亞諸國個個爭住黎。有無衡量過外傭工作條件?一日做十幾個鐘,無私人空間,放假時又只可焗住出街,唔好彩撞著D僱主要你半夜起身煲粥。當然你可轉工,你肯俾 agent 費用乜得羅。

    你想講經濟,係要同生活發生連繫啊。你話,長篇大論,費事,只想「每日一字」地講「最低工資,即係限住呈俾佢跌,即係無左既話工資就一定跌」,也由你,但我想這限了用教科書去應付考試外,係無其他作用。以上是個a在社會打滾多年,請人與被人請「無限」次的經驗。

  11. 再補充一點吧,講香港租金管制,以往香港對住戶是有租金管制的,後來逐步撤消。若照這邏輯:「租管是上限,price ceiling 也,可以低過,不可高過,即表示市場價格比租郎價高。如果市場價格是低於管制限價的,那租管便名存實亡,大家會見到個個租得低過過管制價。」

    這是親身體驗:租管撤消時並未租金大升,因為之前租管價其實也會調,管制只是在減緩市場變化而已,碰巧當時經濟穩定,取消仍OK,但及後去到九十年代租金越升越有,但到了亞洲金融風暴後就急跌,即時幾近減半!

    所以,有管制係好係壞?難講,幫業主定幫租客?也難講!

    最後一點未提過的,係市場也會調得慢,即 price stickyness. 現下的外傭工資,變相成了一個有力參考,僱主僱員都接受。儘管我知道可出更高,但要我去 agent 就唔會無端端肯俾更多。工人那邊也是,你不會對人說:我值更多!於是,只是工人揀野做(無咁粗重辛苦,或者僱主好人D),僱主就揀人,而價格不變。

    更深一層的,這外傭其實是政府間的安排,制度設限很多,說不上很動上自由,更乏資訊透明。你說法定工資高了就多人來嗎?他也可在審批新外傭出境上限制著。而要定一個法定工資,也可能是方便中間食水的「好計數」,好似天光墟賣衫,或者果欄賣生果,十蚊一箱散貨,唔准揀。當然咁講好衰,但我親口聽過一個 agent 講:「近排去印尼走左轉,真係好缺貨,入貨好難,你要續約還是請新女仔就要早講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