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環到深水埗

Benson Tsang 上載

灰記錯了,忽略了曾蔭權政府「親中媚外」的性質,令響應「佔領華爾街」的「佔領中環」行動可以延續而不被清場。

這個全球有數以百計城市響應的批判金融霸權運動,佔領行動在不少城市「紮根」,包括美國及歐洲多個城市。這種佔領運動強調和平非暴力,公共空間由大眾共同享用,顯示團結互助精神。美國的佔領運動暫時更被當地官方認許,現任總統及前任總統都說支持「佔領華爾街」。而十月七日,美國的最大債國中國,其外交部發言人亦指「佔領華爾街」運動有很多議題,發人深省,值得討論和反省,間接挺了「佔領華爾街」及全球聲援運動。

中美政府暫時均正面評價佔領運動,曾蔭權這個十分喜歡在外國人面前扮I am one of you,又在北京面前誠惶誠恐的前殖民地官員及現任特首,即使他的政府如何聽命於金融地產集團,現階段自然不會隨便下令清場。事實上,在全球人民聲討貪婪的金融資本下,香港的銀行家暫時也不敢聲大夾惡,匯豐亞太地區行政總裁王冬勝也說,美國「佔領華爾街」行動蔓延至本港及世界其他地區,主要由於部分市民對於經濟問題,或失業率高企問題,有不同訴求,他認為以和平方式表達是好事。他又指出,由於總行地面是公眾通道,希望示威者和平集會,以免阻礙其他市民。

銀行家及曾蔭權都不約而同的要求示威者「不要擾亂公安、阻礙別人」。但明明那裡是公共空間,不是匯豐的領地,示威者長期留守有甚麼問題?示威者的帳篷只佔空地的一部分,行人走過絕無問題。而示威者絕無半點要妨礙別人的意思。為甚麼香港的官員和銀行家就是這樣的討厭,一定假設別人一定會「搞事」,有意無意製造示威者與其他人的矛盾?好像財團及有錢人永遠規規矩矩。

先不談這個結構上不公義的政經秩序。如果灰記記憶無誤,早前有報道曾指匯豐佔用中環總行地下的公共空間,擴闊銀行地面入口,事件亦不了了之。近年不少地產商被揭發把公共空間佔為己有。財團的行為簡直與強盜沒有分別,只是進行得無聲無色,政府卻從不會批評他們半句。

Benson Tsang 上載

還有,由美國金融泡沫爆破而波及到香港的雷曼迷債事件,在在說明銀行是在港府的縱容下利用不誠實手段推銷產品(令人想起地產商不誠實推銷手法),以至一些雷曼苦主至今仍深深不忿,部分還加入「佔領中環」行動。但政府至今仍不敢處分違規的銀行,也不考慮加強監管,繼續維護金融霸權不受挑戰。

凡此種種,都說明政府的所謂維持治安和秩序是一種怎樣的秩序,是如何不平衡不公義的秩序。香港人實不應再盲目遵從這種缺乏公義的秩序。

更可況這個置身金融大財團之下的公共空間,理應供大眾享用,如今「佔領中環」示威者要在港府暫不清場的聲明下,才能「活化」這個公共空間,其實已相當荒謬。不過,管它荒謬不荒謬,現在就好好利用這塊「新天地」︰看電影、看書、交流深化討論、分享食物、免費提供剪髮/按犘服務等,這裡已成了一個互助社區,或小小的公社。有大專老師和學生一起到「新天地」上課,了解示威者的理念,有團體舉行了一次反歧視論壇,再接再厲搞第二次,還有音樂會。希望亦相信這地方能吸引更多人的注意,更多成熟的意念可以蘊釀散佈。

在帳篷前面的地上,紙版寫上了不少「訴求」,例如公共資產應屬公眾,要求地鐵等歸公有;要求增建公屋,解決居住問題;要求全民退休保障;縮減貧富差距等,雖然均是資本主義體制內最基本的改良要求,但很多民間團體爭取了很多年依然得不到實質回應。繼續喚起更多人爭取這些改良/改革,也許是現階段「佔領中環」可達至的共識。

說起貧富懸殊,有關注基層及露宿者的朋友在面書上寫了「你們『佔領』中環,我們『佔領』深水埗」︰

Benson Tsang 上載

2011年10月15日全球「佔領」行動,在香港也有的「佔領中環」行動,但因為已約好了另一「深水埗行動」而不能參與作記錄。
但客觀來看,兩個行動卻是異曲同工,你們「佔領中環」是聲討1%最高層的「操控者」;我們「佔領深水埗」卻是來支援99%最底層的「被操控者」。
我在行動後分享,說:「在不公平和失衡的制度下,我們可能是既得利益者,賺取的一蚊,可能有五亳是由活於水深火熱的基層在制度下剝削而得來的!」
我們同樣也是在參與「佔領行動」。

看到越來越多人被迫露宿街頭,灰記想起最近「關愛基金」津貼工廈劏房住客搬遷的新聞。事緣政府要取締工廈劏房(可能為了大業主「活化廠廈」掃除障礙)卻不理會那眾多工廈劏房住客根本住不起其他地方。換言之,合法的住房他們住不起,搬不動,給他們搬遷津貼有何用?其實要他們搬遷,下一站可能便是天橋底。這就是曾蔭權提出的「關愛基金」做的蠢事,為的就是送這些在政府偏幫地產財團的政策下,深受重擊的低收入人士上絕路前,給他們三數千元。而問題的癥結就是這個政府太過維護地產商利益,過去多年不增建公屋(甚至把公屋地賣給地產商建豪宅),解決低收入人士的住屋問題,卻要這些最底層的低收入人士,承受高地價高樓價帶來的惡果。

也許有一天,露宿者、被迫遷的劏房客、越來越負擔不起租金的基層市民,不但會「佔領」深水埗,還會「佔領」中環,「佔領」政府總部。也許有一天,越來越多中產「覺醒者」會與他們同行,為改變資本主義踏出第一步。

2 responses to “從中環到深水埗

  1. 不同意太負面看事物。救濟與鞭策制度並不需要二擇其一。救濟者沒有以君臨之勢對待跟露宿者,亦抱有謙卑的心。他們當中有不少思想正轉變,對香港現存一面倒傾斜地產金融的制度有一定批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