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的冒犯與被冒犯

你可以說黃毓民的引經據典是拋書包,你可以說他聲線太粗,聲音太大,但他對曾蔭權的質問時用的並非粗言穢語,手指指也不能算作粗暴。換言之,曾蔭權可以對黃毓民看不順眼,但絕不能說他的舉指是爛仔所為,並加一句「呢度唔係黑社會地方」。最重要是,曾蔭權沒有回答黃毓民一個十分legitimate的問題︰為何曾蔭權要提升一個搞替補機制搞得全城反對聲四起,民望超低的局長,接任政務司司長?這是很多市民都不能接受的任命,曾蔭權有責任回答這問題,而不是向黃毓民作出侮辱。

面書上便有人這樣寫道︰「不明白今天為何香港人變成憤怒鳥的話,請重溫這段直播。本來我都不喜歡黃毓民的霸氣,但他其實講得好有道理和問得非常客氣。結果曾主席給曾特首繼續冒犯議會,又不用回答問題,還趕埋長毛出去…2011年10月13日-曾P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Uf3kIKc2l0
不想做爛仔和黑社會的議員,好應該集體辭職,解散立法會。」

當然,一些中產人士先入為主,覺得黃毓民「聲大夾惡」,覺得黃毓民「玩嘢」。問題是這個立法會根本做不到監督政府的工作,議員少有的功能是就市民一些關注的問題及政府施政,質詢官員。曾蔭權提升一個很多市民十分反感的官員當自己的二把手,議員絕對有責任代表市民提出疑問。因此,曾蔭權在立法會的言論極不恰當,是對黃毓民的冒犯,也是對眾多反對林瑞麟當政務司司長的市民的冒犯。

令人遺憾的是,建制派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未能主持公道,明明黃毓民批評曾蔭權缺乏政治倫理是與他要提問的問題,為何提升林瑞麟有關,是曾蔭權一再抨擊他行為語言粗暴,甚至以「爛仔」、「黑社會」影射之,沒有回答他合理合法的問題。當黃毓民投訴曾蔭權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時,曾鈺成沒有替黃毓民督促曾蔭權回答之餘,還把他和坐在旁邊高聲提出規程問題的梁國雄一併趕出立法會。事後還替曾蔭權辯解說,他說黑社會是指一個場景,不是指個別人士。

不少泛民議員抗議曾鈺成處事不公,離場抗議,建制派議員,特別曾鈓成的民建聯黨友,自然為曾鈺成的做法護航,覺得官員冒犯自己也是一份子的議會小菜一碟。灰記警告這群奴才,將來被官員辱罵,不要抗議。當然,灰記知道這群建制派又怎會向官員作尖銳的質詢,「冒犯」官員呢!

曾蔭權辱罵黃毓民後還意猶未盡,答問大會完結還要再數落黃毓民、梁國雄等,說他們的語言及舉動對他冒犯,還說「長毛」擲鶏蛋令他很害怕。卻絕口不提自己的失言和失態。面書上便有人轉載一段03年阿諾舒華辛力加當州長時被人擲雞蛋的片段。當記者問阿諾被擲蛋的感覺,阿諾笑口說擲蛋的人還欠他煙肉,然後說要接受這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灰記雖然不喜歡阿諾的保守政治,更討厭小布殊的霸權主義,但他們面對示威者的冒犯,不會隨便指摘別人暴力,會處之泰然,這是香港的官員及政客們要好好學習的。

老實說,官員接受議員質詢,以至因為失職被議員責罵,理所當然。從曾蔭權的反應可看出,這個政府的領導在大陸政治文化影響越來越深下,以為行政主導就是特首高高在上,人人要客氣俾面。

從曾蔭權不可一世的態度,以至曾鈺成的偏袒,以至保安如臨大敵般把兩個議員粗暴推撞出議會,看來這個政府及其建制派同盟越來越容不下較激烈的反對聲音。這是香港的民眾要留意的地方,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會緊密携手,以推持和諧、穩定,要求舉指「溫和」為理由,在議會內,以至議會外作出更多限制議員以至市民表達自由的新措施和法案。

作者︰ Lama Von Lacite..

十月十二日特首宣讀施政報告,以及十三日答問大會,新的立法會便有很多妨礙記者採訪的舉措,甚至有攝記因拍攝示威者活動而被保安拉扯。這是以往舊立法會所沒有的。也揭示限制言論自由的操作已急不及待開展。面書上有人刊出立法會新大樓採訪安排聲明,以示抗議。

因此,即使你如何討厭黃毓民、梁國雄也好,他們特首答問大會所受的對待(以至記者們的遭遇)可能很有預警意義。

One response to “曾蔭權的冒犯與被冒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