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華爾街

From Occupy Wall Street facebook group

佔領華爾街終於也進入了美國主流傳媒目光,習慣翻譯歐美外電的香港傳媒也跟進報道。而惹起它們興趣的是示威者走上布魯克林橋堵路。

有線電視報道,示威者操上布魯克林橋堵塞一條行車線,約七百人被捕。「警方指 ,多次勸示威者重回行人路,但對方沒有理會,繼續手牽手坐在馬路上,於是決 定拘捕他們。這批示威者連續第二個星期在華爾街集會,他們不滿美國政府未有好好解決失業和經濟 問題,又縱容金融大鱷以巧取方法獲得利益。警方在上月底以襲警和阻差辦公罪,拘捕了八十多人, 其後有片段拍攝到警員涉嫌濫用胡椒噴霧對付示威者 ,警方表示會徹查。」

這則報道,令灰記想起近來香港示威者的堵路,本地主流傳媒的報道手法。除了大肆報道堵路如何阻塞交通,妨礙公眾利益,如何危險,甚至指摘示威者暴力外,從沒試圖了解為何示威者要堵路。這就是港式「理性」的思維邏輯,把遊行示威視作到此一遊的表態儀式,如果示威者「過份認真」的話,例如堅持靜坐,直至有相關的官員出來回應,便認為阻止地球轉。

回想今年兩次堵路/靜坐,第一次反財政預算案,那個作出極低水平財政報告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不應出來回應示威者的不滿嗎?第二次反替補機制,那個思維混亂,只顧執行北京意旨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不應出來回應示威者的不滿嗎(當然靜坐/堵路的策略及時機可以優化和討論)?如果不只是行禮如儀的示威活動,而是企圖深化議題,提升認識層次的活動,則至少應在政府總部聚集,讓示威者自由討論為何財政預算案如此差勁,為何不敢向富豪財團開刀,為何沒有長遠措施扶貧……,進而認清這個社會這個政權的性質等等。

華爾街的示威者這次受到港媒的「禮遇」,沒有說他們妄顧公眾利益、暴力等,也簡單地報導了部分參與者的訴求。當然這遠遠不足以認識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全貌。而相信如果運動影響力愈來愈大,運動的方向更針對資本主義體制,維護建制的主流傳媒便不會那麼客氣了。

佔領華爾街現在不單獲美國一些城市的響應,亞洲地區如台北也有佔領台北的網頁出現。在這網頁上,有人寫下「宣言」︰

華爾街,不只是一個地名

華爾街,不只存在美國

華爾街是壓在全體99%肩上的1%

是遍佈全球的集團壟斷,貪婪剝削

是資本與消費主義的囂張賭局,肥貓的酒肉遊戲

是人類自我主義的一場泡沫

華爾街是你永遠繳不完的助學貸款,永遠買不起的房子

華爾街是被金錢與物質腐敗的民主與人心,和下一代未出生就背上的

華爾街是大部份人心中滿足不了的投資與消費慾望,想永遠脫離那99%的苦難輪迴

華爾街是都更處犧牲土地犧牲百姓人權追求的所謂國家門面

華爾街是這個時代急著跨越的門檻,以進入真正共榮的全球化世界 和各國的人聯手,加入這場史上最大的無名革命

 你,也是那99%嗎?

而作為反建制人士,無論在華爾街,在美國其他城市,在歐洲的城市,在亞洲的城市……在香港,無論在那個時候,國家的暴力機器不會善待他們。公平一點說,外國的警察很多時比香港警察更粗暴,而外國的示威者的反抗亦往往更激烈。此時此刻,無論主流傳媒如何報道佔領華爾街,以至世界各地的反金融霸權、反資本主義運動,一種全球的「覺醒」似乎隱隱然形成。至少不滿現行制度的聲音愈來愈強烈。

在這全球化資本主義的深重危機中,人民如果不團結起來自救,特別是基層市民,而誤信政府的分化,政客的誤導,例如近日香港盛行的「外傭居港搶飯碗」排外運動,只會演變成工人階級自相殘殺,益了那些造成今日爛攤子,卻不需承擔任何責任的金融大鱷、資本財團,以及為他們服務的政權。

灰記當然不敢盲目樂觀,但只要愈來愈多人跨越國界,認清「敵人」,參與行動,一個新的全球體制/秩序,以大眾市民利益為前提,不是以資本財團/資產階級利益為前提的新體制/秩序, 並非天方夜譚。

華爾街是全球化資本主義的中心,佔領華爾街是改變世界的其中一步!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