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照妖鏡

九月的最後一天,亂搞替補機制的林瑞麟接替渴望北京「欽點」做特首的唐英年,出任政務司司長,全城不齒、嘲笑之聲此起彼落。同日,外傭就居港權的司法覆核官司有了第一個裁決,高院法官裁定入境處不把外傭在港工作期間視作通常居港違憲,判政府敗訴。

蘋果日報

高院外,一群工聯會的成員,向在場的公民黨黨魁梁家傑高喊口號,指公民黨「禍港」(因公民黨成員李志喜有份協助外傭尋求司法覆核)。在龐大的壓力以及民望下滑的政治現實下,公民黨不敢為正義得以伸張而高興,反而其黨魁連忙「解釋」,指符合通常居港定義只是符合申請居權其中一項條件,可以申請居權權,但還要符合視香港為家的條件,包括有否家庭子女在港、有否財政能力及有否交稅等,須由入境處審批,不意味外傭自動享有居港權。言下之意是請主流港人放心,不會有大批外傭取得居港權。

如不少法律界人士所言,公民黨所講的是事實。不過,灰記以為公民黨害怕失去選票,不敢挺身捍衛外傭的人權,清楚明白的告訴公眾,外傭應跟其他外籍人士一樣,在港工作滿七年便可申請居港權,審批的標準應一視同仁,以貫徹其標榜「人權、公義、法治」的立場,殊屬可惜。不過,等而下之的政黨政客則更多更可恥。

灰記特別要對在高院示威的工聯會份子說幾句話,作為進步的工會份子(如果他們仍認為自己是左派),應該對統治階級/資本家的分化政策有所警惕。外傭是工人階級一份子,作為工會成員,應該聲援也來不及。現在你們為了狹隘的工團利益,把無產階級大團結拋到九宵雲外,把「全世界無產者團結起來」、「工人無祖國」的國際主義精神埋葬,實在墮落之極。

外傭是無產階級的姊妹,工會絕無半點理由反對她們

要知道,當今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全球化對全世界工人階級瘋狂攻擊,削減福利/肥上瘦下/向窮人開刀,惟有全世界的工人覺醒,聯合起來對抗「資本無國界」,才能阻止新自由主義把基層進一步推向深淵。離鄉別井打工的外傭,根本就是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受害者,她們絕不是來搶飯碗和福利。搶你們飯碗和福利的是肚滿腸肥的資產階級和他們的統治聯盟,不要被你們走入建制的工人貴族如鄭耀棠以及那個表裡不一,最懂作秀陳婉嫻等的誤導!想一想,自從中國「走資」以後,工聯會除了購物和旅遊有優惠,何曾真心為你們向資本家抗爭,爭取工人權益?

嚴偉迅上載

同樣標榜「民主、人權、法治」的民主黨,早前已表示希望政府修憲堵外傭居港權,跟九九年倡修憲堵港人內地子女居港權如出一轍。現竟然出現如此橫額︰「 反對外傭享居港權,要求政府盡快上訴」,這完全是為了選票而生存的政黨的所作所為,只懂服膺主流港人的排外思維,完全沒有半點關懷弱小的同理心,怕落後於形勢,與建制派民建聯爭相推動排外情緒,真叫人不齒。

民建聯和民主黨一樣,要求政府盡快上訴。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陳鑑林更希望政府尋求人大釋法,不惜破壞香港司法獨立。

至於那個當時得令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怎會不乘機「抽水」,她說十多萬外傭可申請居港權對中產造成打擊,「令他們會無外傭用,而外傭即時會在香港轉去做香港兼職工,直接衝擊本港基層勞工。她又說,若以行政手段截龍,規定外傭不能留港連續工作七年,亦對本港一些家庭不便。
對於政府應否提請人大釋法,她認為最理想方法,當然是由香港法庭自行解決最理想,現時只是一審,政府應會上訴,希望上訴至終審法院時,法官會有不同看法,但若政府最終敗訴,無能力解這個問題,就要由人大釋法解決。」(商台報道)

葉劉應該僱有外傭,她的這番話很反映香港主流中產的自私心態,最好是外傭超低薪永遠供他們繼續剝削,不要對中產造成任何不便。她們要找好一點的生活就是跟基層搶飯碗。老實說,以香港人如此排外,她們即使拿到居港權,也很難找到其他工作吧。

其實他們又何需爭先表態。曾蔭權一早已表示對判決失望,政府亦會暫援執行判決,盡快上訴。政府當局的排外意識跟他們不遑多讓,又何需他們如此操心。

至於社民連、人民力量以至職工盟等還沒有就此單官司表態,可能也怯於現在的排外民粹主義「聲勢」吧。不過,早前他們也有個別人士曾發表過同情外傭的言論。

倒是一些民間團體如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光明磊落的表示歡迎法院的裁決。

看來,即使法院願捍衛法治,但不少建制人物,包括范徐麗泰在內,已經提出要人大釋法。在主流賤視外傭的現實下,相信外傭最終能討回公道的機會依然相當渺茫。

廣告

One response to “外傭照妖鏡

  1. 扯遠一點,其實當初如何走出「外傭」這點子?印象應該係九十年代才有,是先有菲律賓傭工。但似乎這種外傭措施在東南亞諸國,甚至遠至沙地亞拉伯都有。

    據以前跟印傭閒聊,台灣就有規定,好像只許續約一次,以後就要走, 不許申再來,我想就是防止出現居留權的爭拗。

    這外傭措施是要傭工的祖國,以至輸入國都同意才安排得成,那最初是誰做主動?而這種安排明擺著是搵笨性質,用完就扔,只是可讓輸出國賺外匯而已。

    政治從來是黑暗,這裡或不單純是無良傭主與廉價傭工、或者是富國剝削窮國。窮國啥都沒有,這種創匯最穩妥。假如你真有法例讓傭工留下, 豈不是砍去其搖錢樹?也許最想尋求「堵塞漏洞」的,正是這些外傭的祖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