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表態不是要調查

港大校務委員會就李克強訪港大的保安風波而成立的檢討小組,九月十七日第一次舉行閉門會議。小組主席黃嘉純表示仍希望學生會派人出席會議,又說會設立「爆料電郵」收集資料及師生意見。

但基本上還有甚麼需要調查。在立法會上,港大校方代表再三指不同意警方把示威區收縮,把保安區擴大,但警方步步進迫,校方步步退讓。學生不能在太古橋靠近舉行典禮的陸佑堂位置示威,因為警方說嘉賓的車隊會在前面的斜路經過。換言之,是因為警方不願嘉賓李克強在車上看到有人示威,而粗暴剝奪學生在自己校園行使應有的表達自由;李成康和另一位同學在傳媒的鏡頭下被警方員推回教學大樓內,甚至有同學被推倒,證據確鑿,是不適當的行使暴力,是非法禁錮;辜勿論那張是否校監椅,李克強高人一等坐在台上中央,身為校監的曾蔭權乖乖坐在旁邊陪笑,已經充分顯示港府和港大在向中共權貴獻媚。為甚麼副總理就不能坐在台下的嘉賓席?這完全是權貴為上的思維邏輯。(當然,曾蔭權這個沒有市民授權的特首,跟前殖民地沒有民意認受的港督一樣,自然坐上校監一席,也證明香港並未去殖。參看安徒的《香港的殖民地大學》)

因此,由行政會議成員梁智鴻所主持的校務委員會,其委任的檢討小組的政治任務顯然是「文過飾非」,特別檢討的目的竟是前瞻性,更覺檢討小組「係流嘢」。到時候一聲,將來再遇類似事件,港大有必要與警方溝通清楚,以免再有誤會,便可交差了事。

最令灰記不滿的是,有傳媒報道,梁智鴻領導的校務委員會不是率先捍衛港大的自主,而是在有關內部會議譴責校長徐立之「擅自發表」聲明。果真是事實,這個校務委員會簡直就是糊塗蟲。徐立之再三發表聲明,一次比一次強硬,雖然做得不夠(因為沒有要求警方道歉及沒有全力支持李成康控告警方濫權),總算是一個學者知道先前任由警方侵犯校園的不當後,最最最起碼的良心表現。

徐立之的表態,儘管力度非常不足,也是一種「知恥近乎勇」的表現,而這個梁智鴻及其統領的校務委員會不但不適時作出moral support,向公權力被濫用說不,反而指摘徐立之「擅自行動」,證明這個校務委員會完全視學術自由、表達自由、校園自主為無物,亦證明加入行政會議的梁智鴻擔當校務委員會主席,只會帶進特區政府的唯上思維。

因此,學生們杯葛這個檢討小組是明智之舉,因為根本就沒有甚麼需要調查,證據確鑿,關鍵是港大校方有否膽識去譴責政府的不是,保障大學的校園自主。

而這並不止關乎校園自主。大學如果真的是要培養獨立思考和人格,便要對權貴表現得不亢不卑,而不是對權力的肆虐忍讓,對權貴的到訪雀躍得失去分寸。

也許這只是大家對「大學之道」美麗的誤會,也許其真正的目的只是生產知識較豐裕的高級工匠和官僚。梁智鴻等才是大學的「理想」產物。

因此,在「港大人」(游清源的網綕)「中大人」(梁文道AM730的文章「港大之光 中大之恥」 )因為門第之見,而就李克強訪港大事件互相揶揄之際,更重要是揭露「大學之道」的虛偽,以及為真正的學術及表達自由努力不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