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V煞面具的成見

九月一日「V煞」青年強行進入科學館替補機制論壇,嚇怕了科學館的職員,當局亦特別安排職員接受訪問,形容「V煞」青年有如「暴徒」。傳媒亦大肆報道,親建制傳媒更趁機發難,指「暴力歪風」不可長。民建聯亦乘時要求在九月十二日,立法會有關李克強到訪港大的保安安排的會議,加插「譴責暴力」的動議,矛頭直指當日與「V煞」青年同行的社民連議員「長毛」梁國雄。而「長毛」除對衝擊科學館對職員造成的冒犯表示歉意(其實他當時並沒有撞擊職員),也拿出照片,力指自己也被建制派包括民建聯的支持者拍打。

灰記必須承認,對「V煞」青年有一定成見。成見倒不是因為他們蒙面,對於一些因為種種原因,蒙面參與示威遊行的人,灰記絕對了解。倒是對「V煞」面具所代表的信念的一些「狐疑」。面書上便有一則「V煞」面具團的宣言︰

「一樣的面具,代表著有共同的信念,我們同樣都是追求民主、自由、公義 ,堅決不向法西斯政權妥協。面具團的靈感來自電影《V煞》中的最後一幕,成千上萬被喚醒的市民戴著面具,和平地站在街頭,以無可抵抗的力量去越過極權的防線。而且,面對著法西斯的極權,面具亦有保護臉部及身份的作用,在抗爭期間,我們的臉可得到一定的保護,更不需擔心被秋後算帳。『人民力量萬歲』我們亦希望面具團能引起群眾的關注,籍此希望更多人民可以勇敢無懼地站出來,為自己爭取更美好的未來、為同一個理念而努力。」

這個宣言是否代表每位帶「V煞」面具的人?灰記不得而知。只是覺得宣言「先知式」的口吻,給予面具一種驅動力。但這種驅動力是否出自對現實「準確」的理解和判斷?

灰記絕對明白,港府粗暴推出替補機制後,在市民遊行抗議,社會各界的強力質疑下,押後表決及進行兩個月諮詢是權宜之計。到時林瑞麟大有可能說經過諮詢,贊成替補機制的市民佔多數,然後某某方案最多人支持。如果社會上沒有如早前般的強大反響,會在建制派的簇擁下通過替補機制。因此,諮詢會預期多是走過場式。上次諮詢會「V煞」青年等已成功在會場內向林瑞麟擲紙飛機,表達對走過場式的不滿。

這次「V煞」青年指打政府熱線留座不得要領,及早到現場登記,等了個多小時也不能進場,才憤然強行進場。他們以及「長毛」均指摘政府只招待親政府人士入場,是造勢多於諮詢。但灰記很懷疑「V煞」青年真的是為了入場發表意見,他們帶上阻礙語言表達的面具(灰記不會樂意聽一個帶面具的說話),明顯是為了行動,即擾亂這個走過場式的諮詢會,不讓林瑞麟做show。

灰記不知道是否滿座了才不讓「V煞」青年等上百人入場,還是科學館職員接到命令不讓他們進場。但「V煞」以至「長毛」指政府只讓親政府人士參與諮詢會似並非事實。因為當日在場的一位科學館館長在《信報》寫了一封給曾蔭權的公開信,指會場內支持和反對替補機制的人互不相讓

「當天據我觀察,諮詢會未開始前,除了記者席已差不多坐滿,有人仍在登記入場,但兩幫不同派別的人已在起哄,互相指駡;諮詢會開始後,凡有人發言,必有另一方報以噓聲。難道反方都是政府邀請到來的嗎?當天(第二天?)早上我駕車上班,電台有phone-in者堅稱與會者都是政府邀請到場;我因此忍不住致電澄清,講出我親眼所見的事實。後來,該節目主持人訪問當天的主角梁國雄議員,他仍然指控與會者都是政府邀請到場支持政府的,直至主持人引用我的話與他對質時,他才承認『場內是有我的人』。」

這位名為Simon Wong的公務員是站在政府的立場說話,但他甘冒被上司責罵的風險公開說出他所見的事實,仍然值得尊重。換言之,當天仍然有反對替補機制的人獲准進場,獲得發言機會。

誠然,論壇可能如長毛及「V煞」青年所言是假諮詢,但正如Simon Wong所觀察,仍有反對替補機制的人入場發言表達意見。究竟他們對長毛及「V煞」青年強闖的舉動有何意見?而當日他們的舉動對揭露政府「假諮詢」有多大幫助?

無可否認,在主流傳媒鏡頭下,「V煞」青年的強闖行動的確撞擊了個別科學館職員。但灰記不會如主流傳媒及建制派般,大肆渲染為暴力。然而,如果如一些職員所述,「V煞」青年推撞他們是因為他們不讓路,灰記便有理由相信,「V煞」青年是由面具驅使他們「一往無前」。

回到那個「V煞」青年團宣言,「一樣的面具,代表著有共同的信念,我們同樣都是追求民主、自由、公義 ,堅決不向法西斯政權妥協」。法西斯政權指的是如納粹德國,軍國主義的日本,以及一些強力壓制個體的專制政權,如當今的中國、北韓等。而法西斯往往意味暴力的不可避免。

身在香港的「V煞」青年是否視港府是法西斯政權,是否認為暴力的不可避免?灰記以為,港府雖然行事愈來愈跟隨大陸的強硬路線,但離法西斯專政仍有一段距離。換言之,發表言論、和平示威這些基本人權還是存在的。如果「V煞」面具代表那種「最後時刻」,在法西斯專制下,有理說不清,只能用行動,甚至暴力反抗,起碼現在並非那一刻。

老實說,灰記覺得「V煞」面具予人活在黑暗時代的感覺,所以出現於現在一些群眾場面,確實有點「恐怖」效果。但是否能引起更多人的關注,勇敢的站出來,則是另一回事。因為面具始終表情單一,阻礙語言溝通,也許適時放下面具,與更多人溝通,疏理自己的理念更為重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