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倫胡錦濤難兄難弟

原來近年英國越來越不願批評中國人權狀況,除了經濟上有求於中國,最重要還是英國的人權狀況不斷惡化,那有資格再批評別人。

新自由主義對工人及低下層的打擊,加上緊跟美國的「反恐」戰爭,把伊斯蘭教徒看成洪水猛獸,把來自發展中國家的移民看成威脅,於是要「維穩」。「維穩」的對象自然是統治者心中的洪水猛獸和威脅。於是警方被縱容殘暴對待那些處於窮困社區的「威脅」,因為那些被忽視的人,不會受主流社會及傳媒的注意和同情。無論下了台的工黨,以至現在台上的保守黨卡梅倫都不會反省造成騷亂的原因,因為他們不會承認新自由主義是造成貧富懸殊、失業高企、普羅人民生活質素下降的原因,他們只會繼續高調「維穩」、「平暴」,大規模拘捕參與騷亂人士,把一切責任推給「黑幫分子」和「暴徒」。

不單止如此,中國社會所出現的株連也在英國出現。一名涉嫌參與搶掠的青少年,與母親及八歲的妹妹一起被逐離所居住的公屋。這是赤祼祼的秋後算帳,赤祼祼的侵犯最基本的人權,居住權。無怪乎青少年的母親抗議道︰「我明白有人要負上法律責任,但我相信,我們的人權完全被剝奪了。我兒子只不過在一個錯誤的時間去了一個不應該去的地方。作為母親,我毋須要為我兒子的行為負責,可是他們現在因為他的行為而懲罰我了。」但當地議會領導強調要用強硬手段阻嚇「暴徒」。

「維穩」與「平暴」,這兩個近年在中國很流行的名詞,想不到也可以用於英國的社會現狀。一個號稱「自由民主」社會,一個被批評「專制」的國度,對付窮困人士和「少數」民族的手段竟然十分相似。中國城管、公安、國保無時無刻對「維穩」對象監控、拘禁;英國警方亦針對窮困社區及非白人,進行執法,被警方暴力對待者不計其數,被殺的也有過百,當中有多少是「罪有應得」的「暴徒」?

最可笑的是,中國在胡錦濤一聲社會管理,特別互聯網的管理下,對互聯網、對手機短訊進行強力監控,想不到強調訊息自由的英國,其首相卡梅倫,竟把這些騷亂歸究於「黑莓」手機的短訊功能、及社交網如面書等的擴散效果,揚言要管制。卡梅倫與胡錦濤的思維竟然如此相似,證明資本主義全球化下,各國統治者不肯正視權力與資本的結合,對普羅市民的剝奪的事實。

中國政府口頭上的反省可能還好一些,至少中共也會承認徵地/圈地出現的不公情況,也會公布改善貧窮問題的政策(落實得如何是另一問題),也會承認腐敗問題嚴重。畢竟,那塊「社會主義」旗幟,還是要舉著。而英國等的西方資產階級政府,是不會承認權力與資本的勾結,不會認為私有化政策和削減福利是對普羅市民的剝奪。但無論中國,還是英國,都要面對社會矛盾日深階級對立嚴重的問題

無論,中國還是英國,統治階級不願放棄既得利益,分享勞動成果,便只能用高壓手段對付社會不滿。而處於底層的人的反抗只會越來越激烈。在中國,這被稱為「群眾性事件」,在英國,這被稱為「暴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