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SCAPEGOAT

反移民、排外,在左翼人士心中是右翼民粹主義的一種。右翼政客/政府經常喜歡利用這種沿自民族主義的情緒,這種情緒一但被擴大,後果是災難性的。當年納綷主義對猶太人的大屠殺災難,還有最近挪威冷血殺手的濫殺行為,就是極端白人種族主義的表達,完全失去理性。

灰記年青時曾在外國短暫生活,也深深感受到一個外來者受無形隔離之無奈,之所以稱為無形的隔離,是因為明顯的歧視不多見,但存在與主流社會隱隱然的鴻溝。多得那些左翼團體對非白種人、非當地人的主動接觸關懷,令灰記感受到冷漠社會的一絲溫暖。當時曾發生多次由主流傳媒及右翼政客炮製,歧視和抹黑移民,包括華裔移民的事件,灰記也跟從左翼團體和少數族裔團體上街抗議。

移民、少數族裔從來就是一種scapegoat(代罪羔羊)。每逢經濟不景,他們首當其衝,右翼政客/政府,以至平常以中立平衡自居的主流傳媒便會大肆渲染移民、少數族裔搶飯碗,對福利造成沉重負擔,甚而是罪案率高的成因等的種族主義言論,完全抹殺他們的貢獻。這是資產階級轉移視線的慣用技倆,掩蓋資產階級大財團越來越難以滿足的大胃口,要掠奪絕大部分的勞動成果的事實。所以全世界到處都是推行緊縮開支、削減福利,而不是提高稅率的政策,目的就是大部分工薪階級勒索褲頭,供養越來越肥大臃腫的私人財團,特別是那些金融機構。香港的富豪「肥得穿不了襪子」,這個對平民強大,對財閥弱小的政府,連加徵0.5%公司稅的勇氣也沒有,更是極端例子。

諷剌的是,在香港被稱為「左派」的政黨及傳媒,如中共在港機關報《文匯報》及其外圍組織民建聯,卻扮演了西方右翼民粹主義者的角色,不去聲討地產霸權如何剝奪市民的生計,反而聯同香港政府帶頭製造恐慌,把外傭爭取居港權形容為災難,肆意抹黑外傭為搶福利的「蝗蟲」,甚至說外傭居權官司勝訴,香港將「萬刧不復」。

回想當年中共「與亞非拉人民在一起」的理想主義口號,不禁令人唏噓。今天中共的同路人 卻為了迎合了主流港人骨子裏的種族主義和自私心態,做著相反的事 ,只能以角墮落來形容之。

猶記得九九年終審法院判決爭居權人士勝訴,民建聯及《文匯報》等打出審批單程證並非單純香港內部事務,逼迫港府提請人大釋法。而董建華亦沒有智慧和魄力解決多年來港人內地子女來港定居的問題,還提出167萬人湧港、蠶食福利、搶奪飯碗的「蝗蟲」論(後來證實是謊言),以觸動主流港人骨子裏的排外及自私神經。當時社會那種對港人內地子女的謾罵、抹黑,灰記記憶猶新。

正如天主教樞機陳日君所言,要挑起人們自私的劣根性十分容易,要引導公眾擁抱社會公義、人道價值困難得多。因此,連泛民(除個別議員外)這些口口聲聲爭取公義的政黨,都不敢公開為居權人士說公道話,只有個別團體如天主教教區堅持社會公義,協助居權人士。而短視的政府、民建聯等建制派政黨和主流傳媒,更只會選擇迎合,甚至挑動人們自私的劣根性。九九年居權事件造成的社群分裂、法治受衝擊,是難以彌補的惡果。

十二年過後,這種自私心態變本加厲,民建聯和《文匯報》,看到協助外傭居權官司的律師之中,有一位是公民黨核心成員李志喜,便如獲至寶,大肆抨擊公民黨「禍港」,煽動市民攻擊公民黨,又再次率先破壞法治,要求人大釋法剝奪外傭居港權。泛民(包括公民黨)亦不敢理直氣壯的指剝奪外傭居港權是赤裸裸的歧視,支持外傭爭居權。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雖然反對人大再次釋法,卻提議修改基本法限制外傭居港權,與十二年前,李柱銘當民主黨主席時反對人大釋法,但提出修改基本法,限制港人內地子女居港權,如出一轍。政黨/政客為了怕失去選票,放棄公義原則,迎合主流港人的自私心態可見一斑。

面書上外傭僱主極盡侮辱其外傭的言論令灰記「嘆為觀止」,甚麼「生性不老實,愛偷東西,利用法例要脅僱主……」等,只差沒有把她們稱為「低等民族」。但這些僱主完全沒有反思,香港在需要解放高教育水平的婦女勞動力的同時,政府和社會不願付出托兒服務、較長時間的分娩假期等社會成本,把這一切轉嫁到極低薪的外傭身上。香港可以付出低廉的成本,便可以釋放巨大的生產力,高速發展經濟,完全得力於這群任勞任怨的廉價外傭。

香港社會及外傭僱主享受低廉的外傭服務,完全不懂得感恩,卻把外傭看成揮之則來,呼之則去的「工奴」,甚至露出嫌三嫌四的刻薄嘴臉。無他,來自被大國剝削的窮國的外傭,在國內受腐敗政權之苦,離鄉別井又沒有議價能力,只能時不時成為右翼民粹主義的scapegoat!

廣告

6 responses to “外傭SCAPEGOAT

  1. 引用通告: 編輯室周記:外傭居港權案,到底在反什麼? | 穿墙链接 http://87678.info

  2. 引用通告: 《醜陋的中國人》永不過時:小香港成了個大醬缸 | 山中雜記

  3. 香烟相亲回来,经过一番思考,终于下定决心嫁给火柴。 热恋多年的打火机很不服,问:“我时尚新潮,你高贵不凡,我们才是绝配啊!你为何选择土的掉渣的火柴呢?”香烟说:“因为你的爱只是一刹那,一旦我香消玉殒,你肯定会移情别恋,而火柴一辈子燃烧一次,只为我一根烟。?老实交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