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睡醒了嗎?

這幾天網上及傳媒都有討論由內地法律學者賀衛方提出,由人大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溫州列車事故。賀教授在《南方周末》發表文章「特大事故能否激活"睡美人條款"」,指「1982年宪法第七十一条又重新建立了特定问题调查制度,随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对这种监督方式都做了规定。」,三十年來憲法第七十一條從未由全國人大實施過,是「睡美人條款」,應該在這次特大的事故被引用。

雖然總理溫家寶聲言會徹查事件,要公開透明,給公眾一個詳細交待。但溫家寶說話有多少份量,大家越來越清楚。四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溫家寶也說過要調查,結果不了了之。這次再次由行政機關和中共自己調查自己,結果如何,想像得到。正如賀教授接受新聞觀點記者訪問所言

新闻观点:也就是说,您不赞成目前这种由铁道部来调查事故发生原因的做法,甚至对它不够信任?

贺卫方:当然,我对它不信任。让犯错的人去调查自己在哪里犯错了、犯的错有多大并承担纠错的责任,这是不符合人性的。但是,我并不是特指铁道部,温州的这次重大事故其实是许多真相难明的事件中的一个。

我们目前的现状是,一旦发生处理重大、突发事故,就由与事故有联系的部门或者其主管部门去进行调查和发布结论,公众包括媒体基本没有办法去一线了解真相,这种模式非常不科学。很多类似事故、事件的一再发生,都说明了这种社会管理机制需要根本性的改变。我希望对这次动车追尾事故的处理,成为一个转变社会管理机制的契机,所以我在这个时刻提出了这个建议,我们急需一个公正的、独立的、权威的平台,把真相展现出来。

面書上亦有由學聯發起的聯署行動「留言聯署:要求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正式提案!徹查溫州高鐵事故!」,向港區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發出公開信。內容如下︰

致范徐麗泰公開信——尊重生命,尋找真相

浙江省溫州市高鐵列車相撞事故發生至今超過一星期,時間​不會帶走我們的哀慟,我們的悲傷隨著時光的流逝愈來愈重​,一星期來一幕幕驚心動魄的畫面深深嵌入我們的記憶。
⋯⋯
溫州市與我們遙隔千里,也許,在這趟事故發生此前,我們​對這城市完全陌生,跟蒙難者素未謀面,但血濃於水,我們​活在同一塊土地,即使相距再遠,也無法隔絕我們對國民的​關切。我們與其他港人、國民有著共同感受,一樣悲痛、一​樣憤慨、一樣難安。

不但如此,我們的感受是悲憤和羞恥的結合,腦海充斥著無​數的疑問,為甚麼巨額投資研發的高鐵會不堪雷電的一撃?​為甚麼前車停頓,後車卻沒有及時剎停?為何短短的一日內​,就停止搜救工作,但卻發現生還女孩依依?為何屍骨未寒​,就企圖挖坑掩埋車卡?為何信號系統出現問題,全國各地​的高鐵仍然繼續通車,而拒絕先進行詳盡的檢查?

這數十年來,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國家發展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沉重,沉重得我們不得不質疑這種發展的模式是否值​得。每一次的災難,傷害最深的,都是尋常的基層百姓,重​覆的人為災難,映及無數,奪去無數老百姓的生命,破壞多​少幸福的家庭。在我們眼中,人血既非水、亦非胭脂,他們​生命的價值,高於那堆不斷增加的冰冷數字。這一次,四十​條寶貴的生命在不顧一切的鐵路發展下無辜犧牲。我們國家​的每一次災難都是人性和良知的災難,也是對我們國家民族​的教訓。

我們要求調查並公開事故的真相,是出於對生命的尊重,不​讓入土者死得不明不白,也是要找出需要負責任的官員,要​他們承擔責任,更重要的是,要汲取沉痛的教訓,避免重蹈​覆轍,造成更多的生靈塗炭。我們認為一個政府最基本要帶​給黎民百姓的不是從數字上來的自豪感,而是安全感。我們​渴望看見自己身處在一個確確實實「以人為本」、尊重生命​、堅持真相和勇於承擔責任的國家。

過往,政府處理事件真相的手法多次令我們失望和遺憾,不​但沒有徹查真相,更不用說公開事實,甚至打壓公民自發參​與調查真相。我們實在不願再見本着良知而自發尋找真相的​公民遭受囹圄之苦。亦不欲再目睹死難者家屬扶老攜幼,在​法院外聲援為國民爭取說法的維權人士。

我們響應北京大學賀衛方教授的呼籲,在此要求身為人大常​委的范徐麗泰拿出為港人、國人發聲的勇氣,提案設立人大​特別委員會調查事故的真相,包括事故的起因、官方事後的​處理方法、失蹤和死傷人士的身分等,給蒙難者家屬和國民​一個交代。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註: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71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認為必要的時候,可以組織關​於特定問題的調查委員會,並且根據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作​出相應的決議。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的時候,一切有關的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公民都有義務向它提供必要的材料。」

雖說人大是中國的國會,但能否作出獨立於中共及其主宰的政府的決定,甚至監督中共執政,到目前為止,答案仍是否!

雖然中國憲法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中國最高權力機關,中共以至其統率的政府要向人大負責,接受人大的監督。但幾十年來,人大的代表並沒有切實履行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力和責任。無他,人大代表雖說由「普選」產生之,實則是中共屬意的人當候選人被選舉出來。換言之,人大的每一個位置都是中共幕前幕後安排,結果只會產生一群聽話的議員,即所謂橡皮圖章,不在話下。

在毛澤東獨斷的年代,連他們自己中共的規矩都不守,更遑論國家憲法,所以人大這個橡皮圖章也不用。「改革開放」之後,要告別無法無天,人大這個橡皮圖章再次走到台前。八十年代,中共提出過政改,包括由從基層開始差額選舉人大代表,不過落實的不多。人大仍不改橡皮圖章特色。最近有獨立人士要競選人大代表,中共便如臨大敵,要封殺他們的參選機會,連擺設幾個獨立議員的膽量也沒有,要牢牢控制這個「最高權力機構」。

不過,這個理論上的最高權力機構,在不同歷史時期,的確曾給予人們幻想。五十年代初中共與「各階層、各民族、各民主黨派」達成共同綱領,宣告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權力機構,相信部分中共以至非共人士也曾相信過這個中國國會的作用。八九民運,中共於五月二十日宣告戒嚴後,北京的知識界、學生等曾發表公開信要求正在外訪的人大委員長萬里回國召開人大會議,糾正中共的做法,結果當然落空。因為牢牢抓著大小權力的正是中共,中共的最高權力架構甚至不是總書記和政治局常委,而是一些「普通黨員的元老。

現在中共黨內雖然減少了有最後決定權的元老,但仍是領導話事,連黨內民主也沒有,遑論會真正放權理論上是監督執政黨的人大。在中共包辦選舉下,沒有真正意識的議會民主。不過,時代畢竟進步,近年的確多了人大代表不甘心完全當一個橡皮圖章,但他們頂多對政府部門的報告投少數的反對票,令一些部門的主管面子稍為難過,只此而已。

這次溫州動車事故引起全國憤怒,一些不甘心當橡皮圖章的人大代表會否鼓起勇氣,提出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可能性不大。至於說港區人大是否可起帶頭作用,灰記更是懷疑。這些港區人大都是中共在港「欽點」的人,不會比大陸的人大代表更有獨立性,更敢言。

但無論如何,灰記贊成港人繼續向那批港區人大施壓,起碼要他們出來表態,特別那幾個頭面人物范徐麗泰、鄭耀棠等,看看他們的道德底線在那裡,是為人民做事還是為中共做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