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仔被「去國」

視中國為第二故鄉,近二十年大部分時間在中國生活的甘浩望神父,最近一次拿著簽證欲回第二故鄉被拒。

有線電視報道︰「甘浩望神父在上星期二(19/7) 持意大利護照和簽証,想經羅湖到內地,但邊境人員指他的簽証已經被取消,並沒有解釋原因。甘浩望神父指,本月初曾到北京,回香港後曾到中聯辦示威,反對內地為神父祝聖,懷疑是因此而被拒入境。他在內地的幼稚園為聾啞人士服務,會受影響。」

甘浩望神父在香港社運界很多人知曉。他除了是神職人員,也是左翼理想主義者,仍然相信毛澤東真心「為人民服務」,身體力行要跟最底層最弱勢的人在一起。二十年來,他在大陸接觸的有失明失聰失語人士、街頭露宿者、肢體疾人士、精神病者、孤兒等,當然也有一般人。他籌款為他們解決生活困難,教他們英語,教他們唱「革命」歌曲,組織義工探訪他們等。

二十年來,雖是杯水車薪,甘神父實踐著大陸政權逐漸忘記的理想,就是國際主義精神落實在中國,一個平等、公義新天新地的出現。他默默耕耘,不計成效,因為深知理想不會一朝一夕實現。

過程當中,被他「感化」的人是有的。很多年前他在台山遇到的一個教育官員的兒子,有一段時期經常跟著他「行善」,還曾跟他來香港,不是購物自由行,而是到天橋底探露宿者。

甘神父嚮向毛澤東的「新中國」,自然沒興趣宣傳西方的自由主義。一個外國人在中國內陸地區(除了廣東,還去過西安、徐州、開封)生活,少不免被當地國保留意,請飲茶「了解了解」在所不免。灰記懷疑,如果甘神父有機會詳細跟他們訴說自己的共產主義理想,對中國大地的感情,他們會有何反應。

甘神父曾經對灰記說,在內地會接觸神職人員,梵蒂岡承認的或不承認的都會接觸,希望拉近雙方的距離。現在中梵所出現的尖銳矛盾,絕非他希望見到的。

不過,把宗教看成「洪水猛獸」的中共,當然不會領會甘浩望的苦心。一方面為了要向外界表示中國有「宗教自由」,另一方面要操控天主教神職人員,所以生出了一個天主教愛國會的怪物,禁止天主教神職人員接觸和接受梵蒂岡的領導。這就是中國自行封聖鬧劇發生的根本原因。以往梵蒂岡願意讓步,要擢升主教,便找大家都可接受的神職人員擔任。現在中共乾脆單方面透過愛國會擢升主教,然後強迫仍希望忠於梵蒂岡的神職人員參與封聖儀式,如果不聽命的話,便軟禁、虐待這些神職人員,令篤信天主教的神職人員以至教友痛苦不堪。

灰記覺得中共此舉是十足十的無賴。天主教之所以被稱天主教,是有其一套獨立於國家政權的傳統及規範,神職人員及教徒都會遵守這些傳統及規範。而梵蒂岡是他們的中心,掌管或協調著全球各國的天主教人和事。不管外界看法如何,這是所有天主教徒共同認可的,中共根本無權干預人們的「家事」。事情是黑白分明,一是中共宣布禁止天主教在中國活動,像以往一些鎖國的專制皇帝一樣。如果容許天主教會在中國存在,就不能節外生枝,搞一個獨立於梵蒂岡,聽命於中共的天主教愛國會,去干擾人家的宗教活動。

近來,中國非法祝聖變本加厲,梵蒂岡在忍無可忍下發出強硬聲明,驅逐接受非法祝聖的大陸「主教」出教會。相信甘神父是不願看見這一切。而作為神職人員,在宗教的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他也別無選擇。熱愛中國的甘神父選擇到中聯辦抗議,內心一點也不會好受。因為他絕非中共心中的「反華反共」份子。

現在中共拒絕讓甘神父回到他的第二故鄉,甘仔只能退而求其次,留在也算是中國一部分的香港,繼續他的理想主義實踐。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