僭建與光顧一樓一

附錄︰「揚社會歧視—醜惡!還民主社會—多元」聲明,午夜藍(男性性工作者互助網絡)回應近日社會事件

僭建違反建築物條例,是違法行為;「鳳姐」經營一樓一並不違法,顧客跟她們公平交易。只是一般市民對僭建的違法行動看來相當容忍,對光顧「鳳姐」的人相當歧視/厭惡。大家看看近期的有關公眾人物僭建和「召妓」的新聞便一清二楚。

民主黨總幹事陳家偉被傳媒「狗仔隊」拍攝到進出一樓一場所,「為自己的行為令黨的聲譽受損及令黨尷尬」,當晚向民主黨請辭退黨。而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向傳媒表示,事件雖然是陳家偉個人問題,但損害民主黨聲譽,她向市民道歉。

一個政黨的職員,不涉任何公職,沒有做任何違法事情,但要為光顧「鳳姐」而失掉工作,失掉政治前途,還要心生悔疚。再回看違法的官員及議員對僭建的回應,違法最嚴重的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於數年前任房屋規劃地政局局長時,接獲其下屬部門屋宇署的清拆僭建物勸喻信後,沒有任何改正行動,至屋所被「釘契」後也繼續保留僭建物。早前被揭發後雖再三道歉,及馬上聘工程公司拆掉僭建物,但其嚴重缺乏誠信,知法犯法已經表露無遺,根本不再適宜擔任公職。社會上雖有要求孫明揚辭職的聲音,但政府以至議員都放過孫明揚一馬。相信如果孫明揚被揭發光顧「鳳姐」,他早已消失於政府的管治隊伍了。

再看看涉嫌僭建的民建聯議員陳鑑林。他對傳媒說僭建又不是大奸大惡,他的鄰居人人僭建,比他嚴重的多的是,所以他堅持不會拆掉涉嫌僭建部分,待屋宇署判定結果後再算。陳家偉光顧「鳳姐」沒有違法,也不影響別人,但他便不能效法陳鑑林「理直氣壯」的說,光顧「鳳姐」又不是大奸大惡,很多市民光顧比他多,性需要比他嚴重,為甚麼要針對他!

為甚麼?現在恥笑陳家偉,或乘機攻擊民主黨的人,有否想過為何僭建風波沒有一個官員及議員需下台?這是否雙重標準,或泛道德主義的問題?

近年由於某些志願團體的推動,一向被貶稱「雞」、「娼妓」的「鳳姐」,有了一個較有尊嚴的稱號—性工作者。但社會主流對從事性工作和光顧者的偏見仍然不減。性工作的去污名化非一朝一夕可達至。要去污名化,首先便要社會認同光顧性工作者是正常的消費活動。性工作者志願組織「紫藤」的創辦人嚴月蓮曾說過,看不出光顧性工作者和光顧快餐店的分別,都是解決生理需要。

當然,性、愛情、家庭等問題依然糾結,社會主流仍然視從事性工作及光顧性工作者為「不道德」、「污穢」,加上香港環境擠迫,商住合用樓宇甚多,一般人基於自己道德標準,對一樓一單位有意見甚至感到厭惡不難理解。這種心態亦對從業者及光顧者構成很大壓力。也正正因為如此,從政者亦對性行業十分避忌。願意挺身而出支持性工作權益的議員不多,印象中立法會只有何秀蘭、梁國雄等寥寥幾個。而為了選票打擊性工作的政黨比比皆是,包括泛民政黨,因此,陳家偉受不了壓力要付出辭職退黨的代價。而其所屬民主黨亦被建制派報章乘勢追擊,無限上綱。

性工作要正常化的確困難重重,只是灰記疑惑,公眾人物光顧性工作者這種公平交易的行為,往往比利用職權性騷擾或示愛不遂憤而辭退對方等的桃色事件,更容易「中箭下馬」。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對從事性服務者的深層歧視、賤視,特別最基層的一樓一行業,充滿了階級偏見。灰記稱這為中產階級社會的偽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