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一」的隊伍中

PETA NG 上載

很多參與「七一」遊行的市民,在維園內呆等了近三小時才能出發。焗熱的天氣下有人不舒服,有人中署,但沒有人離開。同行很多年青人,等得不耐煩會高叫「警察開路」、「警察放人」。最令人會心微笑的是「釋放維園人士」。民陣的司儀不敢譴責警方半句,只叫市民耐心等候,最多播出Beyond的《抗戰二十年》,安撫一下市民的情緒,

很多市民步出維園時大罵站在馬路兩旁的前線警員,為何阻撓市民遊行。這些警員只能無奈沉默。因為要阻撓市民的是他們的高層上司,為了向曾蔭權邀功,為了向北京交待。

是的,經過十四年,扭曲的議會政治把民意肆意扭曲,民主黨所講的「關鍵」少數於去年終於被他們自己推翻。泛民分裂,辭職補選、變相公投「失敗」,特區政府在中共指使下,乘機剝奪市民補選權,目的就是要令變相公投不再出現,清晰而直接的民意不再出現。剩下的是你有你泛民議員反對,我有我建制派、保皇黨多數把持的議會為所欲為。

對於中共及港府封殺變相公投,民主黨其實有道義上堅拒的責任。無論他們去年與中共達成妥協,通過政改方案是為政改邁出一小步,還是出賣港人利益,都是多得五區補選,變相公投。如果不是中共避忌公投,民主黨那有機會與中共秘密談判。電台上不少心水清的觀眾把矛頭指向民主黨,指民主黨杯葛補選,最終令投票率不如理想,讓林瑞麟可高聲說投票率低反映市民不認同辭職補選,要堵塞「漏洞」。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的確有「詭辯之才」,聽到市民的質詢,一句「如果補選投票率高,佢地更加要著緊取消補選。」這就是民主黨不相信人民的犬儒思維的總表現︰他們總是先驗機械地認為任何行動都改變不了中共或港府的決定,變相公投五十多萬人投票跟百多萬人投票不會有任何區別,多少市民上街也不會有任何區別(他們的已故元老司徒華先生生前曾說過,阻止廿三條立法不是五十萬人上街的力量,而是田北俊的轉軚。但解答不了為何田北俊要轉軚)。因此他們可以心安理得的繼續「緊守」議會的崗位,做走過場式的反對派,投改變不了任何政府倒行逆施議案的反對票。正如何俊仁被市民追問為何不考慮搞五區補選,反對替補機制,回應說民主黨不會以退出議會作抗爭手法。原來歸根究底還是戀棧議席?

其實何俊仁是有意混淆辭職補選、變相公投與退出議會的分別。辭職補選、變相公投是泛民少數派手中的一張牌,也是市民藉補選權作表態的一張牌,是否好牌可以討論,但至少是現有不公平的議會內,泛民毫無能力阻止政府與建制/保皇議員合謀通過損害人民權益決議的政治現實下,一種中共及港府避忌的政治動員。正是專權者害怕這種政治動員及民意表達,才千方百計打壓,即所謂堵塞補選漏洞。

灰記相信民主黨諸君不會不明白這道理。只是如果他們選擇做議會內無力的反對派,為這個偽民主政制作裝飾的話,市民只能以選票表達對他們的看法。

在遊行途中,看到社民連和人民力量人數龐大的支持者不斷指罵人數極少的民主黨隊伍,灰記十分感慨。在中共背後策動下,泛民分裂,民間社會鬆散,香港市民是否能堅守陣地,不讓統治者以似是而非的藉口剝奪權利,打壓自由,甚至向建設公平、公義的社會邁進?在遊行途中,除了政黨的動員,看見更多市民自發的上街,直面強權,特別年青人越來越多,灰記也沒有絕望的理由。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