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耀宗的「佛臉」、梁美芬的「撒嬌」、泛民的「憤怒」

譚耀宗那張「佛臉」永遠都在笑嘻嘻,不過是臉帶不屑的笑嘻嘻,好像甚麼都是小事一宗,有人大驚小怪而已。特區政府廢除市民選舉權的所謂「替補機制」,由「譚笑佛」這位建制/保皇第一大黨主席負責把關。他是《2011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的主席。被問及為何12名泛民議員集體請辭草案委員會,他笑嘻嘻地說不知泛民議員為何如此做,還說之前好端諯的。

好端諯的?整件事是政府要避過任何公眾諮詢,快刀斬麻式的,由建制/保皇議員多數暴力下,在公眾不知不覺下,通過「替補機制」。這是中共「吹雞」下,曾蔭權政府和這些唯上是從,妄顧市民基本權利的所謂議員的一項「陽謀」。如果泛民繼續同流合污,合演這場「審議」鬧劇,那才叫人感到莫名其妙。

那個有份大叫大嚷要堵塞補選「漏洞」的政治小丑梁美芬,居然厚顏無恥地要抗議同流合污的說法,還要求定義。面書上有心人為這位同流合污者作了以下的定義︰

「以治鼠為當政大任,有鼠王稱謂的立法會議員拍案大叫『什麼同流合污!?我要定義!』真是當頭棒喝,治學要嚴謹,對對對。於是上網找詞典,當中以百度典故最過癮:

孟子有次同他的學生萬章談起︰孔子很討厭那些八面玲瓏,慣會討好奉承的人。這種人雖然在鄉里被稱作好人,但實際上是言行不符,偽善欺世的偽君子,是道德的破壞份子。萬章問題︰『既然人們都稱他們是好人,他們都處處表現出是個老好人,為甚麼孔子還要稱之為道德敗壞者呢?』孟子答道︰『這種人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對世俗不合理的現象只會附和),看似好人,實際上根本起不了好的作用。同乎流俗,合乎污世簡稱同流合污。』……」

其實如果把「好人」代之以「理性、務實」,把「對世俗不合理的現象只會附和」改成「對權力的傲慢只會附和」,譚耀宗以至梁美芬便完全現形。因此,當電台的主持客客氣氣的問他,由於其他原因如死亡、重病、被取消議員資格等而議席懸空為何不作補選,「譚笑佛」又是笑嘻嘻地說(不過這次林瑞麟上身)不同處理方法太過複雜,只能一併用同一方式處理。然後主持人問有人認為由第二最高票當選者,往往是原先落敗的對手替補,有欠公允。「譚笑佛」比林瑞麟更賴皮,說只能夠這樣,第二票數高也有一定代表性,有人覺得不公允也沒辦法。

如果稍為有留意「替補機制」爭議的人,便知道反對政府做法的人提出很多道理強百倍的質疑,卻從未得到政府及這批政治「老好人」的合理回應。最簡單,比例代表制是名單制,為何不用當選名單的第二位替補出缺的議席?這是歐洲一些國家採用的方法,以確保不違反選民的意願;又例如學者馬嶽有更根本的質疑︰如果因為政府認為有人「濫用」補選機制,便取消補選,這種邏輯思維十分危險,是否有人濫用綜援便取消綜援?……

總之,政府的「替補機制」根本就是沒邏輯,無道理,為的就是迎合中共封殺變相公投,順便取締以往補選單議席單票制,有利於泛民的競選方法,以達至進一步操控議會的目的。

至於泛民議員號召市民七一上街,能否扭轉局勢,灰記有保留。據聞有個別議員會辭職,再以反對替補機制作為競選政綱進行變相公投。只是如果規模比去年的五區公投還小的話,效果成疑。

被問到會否辭職補選以阻止政府霸王硬上弓,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又是那一句,這樣做沒有用,改變不了甚麼。灰記不想再評論民主黨那種要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思維邏輯。只是想問一下民主黨,如果真的認為補選是市民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當政府強行要取消補選時,泛民團結一致,利用辭職補選,喚起市民對自己權利的關注,是否一次「名正言順」,讓中共知道香港人維護基本權利決心的政治運動?

當然任何政治運動/行動,沒有人可以寫「包單」,必定會成功。六月廿二日「泛民」在退出草案委員會的記者會中,人人豪言壯語,聲討政府的政治暴力。灰記倒想看到「泛民」議員豪言壯語後捍衛市民基本權利的決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