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的「原罪」

香港公務員有「原罪」,指的是九七前進入港英政府的公務員,越早進入港府,可能「原罪」感越強。說有「原罪」,當然是指那些手中有權力的高官,而不是那些為了安穩生活而加入港府的中、下層公務員。

中國人所謂「改朝換代」,前朝舊臣要獲得新主子的歡心,或至少希望留効,多少也要表現忠誠,多少要打倒昨日之我。以往歷代的皇朝如是,今天的中共政權也不能免俗,都是要求絕對忠誠。中共甚至比歷代皇朝更講究改造人的心靈。

香港的高官們,年紀一般都不小,多少對當代中國有點認識。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中共執政之初,民主黨派人士以至一些投誠的國民黨官員被納入中共建制,當其有名無實的官員。他們都有不夠進步,或曰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的「原罪」,都要戰戰兢兢做官做人,因為政治生命,以至生計都操控在中共官員手中。那時「社會主義」或「新民主主義」是新生事物,所謂以工農為基礎的政權,理論上是為廣大人民謀幸福的政權,一些非共官員也真心相信實行這些主義可以為人民謀幸福。

沒有人否認中共建國頭幾年氣象一新,在連年戰爭以及國民黨腐敗統治下走過來的中國人民,特別窮人生活的確有所改善。但隨著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越來越好大喜功,急於求成,不講自然規律,不理人民的承受能力,災難一個接一個。而那些苦無實權的非共官員,亦感受到中共專權,缺乏制衡之害。

但五七年的「大鳴大放」,對共產黨獨攬大權,所謂黨天下的批評觸怒毛澤東及中共高層,以「反右」還以顏色。「反右」的結果是讓民主黨派及前朝官員更貼貼服服,不敢亂說亂動。當中一些「積極份子」為了表示絕對跟黨走,還會主動「揭發」「右派」分子的「反動」言行,以求獲得共產黨的信任。

今天的中國民主黨派進一步沉淪,成了中共養著的政治花瓶,在政協為中共搖旗吶喊。今天中共蛻變成權錢利益集團,不講工農幸福,更不講社會主義,只講愛國主義。今天的香港高官是否可跟當年的民主黨派/投誠官員作比較?在一國兩制下,理論上這群港府高官仍然主管香港內部事務,但在中共權錢利益集團越來越強硬,越來越講「維穩」的現實下,要「上位」、要保官位的港府高官只能看中共官僚的面色做官做人,要顯示跟大陸的官僚接軌,要打倒昨日的我。幸而暴富起來的中共已跟香港資本家有很多共同語言,甚至共同利益,這群港英時期已習慣照顧資本家、大財團的高官們要適應的只是由講英語,轉為講普通話,不用高喊革命口號。

然而,港英高官也罷,轉投中共懷抱的前朝建制精英也罷,中共走資是一回事,曾為港英殖民政府賣命又是另一回事。為了洗刷「原罪」,對新主子仍要表現得無比忠誠。在今天只講「愛國」的中共眼皮下,便只能表現「愛國」的「赤誠」。所以未來特首黑馬范太要閉門教訓學生不可以批判「祖國」,所以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謝凌潔貞說「六四」只是歷史長河的沙沙石石,學生要向前看(她在福建中學聯校畢業禮演講大談國民教育不是洗腦)。

謝太還舉了探訪美國一個家庭為例,說有一對老夫婦兒子在越戰中死亡,老夫婦對當年的徵兵制度很不滿,亦痛恨政府的做法,但不影響他們愛美國的情懷,家中掛有美國國旗。灰記對美帝侵略他國一向反感,當年美國反越戰及各種進步的社會運動,如黑人民權運動、婦解運動、以至左翼政治運動,都是衝著美國的政府及社會政治制度而來,亦促進美國的人權和自由。為何謝太不叫學生學習當年美國年青人的反叛及批判精神,而單單講愛國呢?

謝太又以誰沒有犯錯及做了後悔的事為中共開脫。問題是中共至今仍然不肯認錯,甚至六四死難者家屬不能自由公開地拜祭逝去的摯親,日常行動受監控,中共如此倒行逆施也不能批評嗎?為甚麼一個理論上要向人民問責的政權不能被批評,這不是愚忠式、洗腦式的國民教育嗎?

灰記以為謝太這類帶著「原罪」的前港英高官,從來心中沒有向人民問責的思維,只求向主子負責。以前是港英,今日是中共。所以今天自我吹催眠/洗腦也好,投其所好也好,宣揚中共式「愛國主義」以表絕對忠誠最自然不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