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的港府高官

不知道這是否已是司空見慣的場面?有人目睹兩架香港政府車輛駛出中聯辦大樓,車上坐著港府官員,其中一位高官是教育局副局長陳維安。

特區官員到中聯辦探訪難道有甚麼問題?老實說,到了如今一國兩制只剩下了法治,及人民的堅持,特區政府處處討好北京,效法內地專橫、腐敗作風的年代,甚麼都可以不是問題。取消議員出缺補選,肆意剝奪市民的選舉權不是問題;主管房屋的官員違法僭建,被下屬部門告知違法置之不理,明知故犯也只是道歉一聲了事;這位現今身為教育局局長的高官,在縮班問題上講大話,說官校是自願縮班,被「踢爆」官校沒有自決權,由教育局決定後,仍死口說官校是自行決定的。這位名為孫明揚的高官2011年5月28日說,會為僭建負責及承擔一切後果,但依然厚著面皮當他的高官。對孫明揚極嚴重的過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為他護短,要求市民體諒,曾蔭權則一直沒有表態。

曾蔭權對高官腐敗、缺乏誠信的容忍,原來比董建華更甚,或者到了現在,這個政府更賤視民意,不再理會民意壓力。曾蔭權不但容忍腐敗,自己亦視法律如無物,港珠澳大橋環評司法覆核政府敗訴,卻大談有人濫用司法程序,間接侮辱法庭。大律師及律師公會發表聯合聲明,不點名批評曾蔭權不尊重法治,泛民議員要求他公開道歉,他的辦公室卻發表聲明說有人曲意誤解他的說話,差點沒有把批評他的人大罵一頓。看來對這個政府來說,除了中共的喜惡,甚麼也不是問題。

因此陳維安到中聯辦也是「理所當然」沒問題。無怪乎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被問到香港是否有第二管治梯隊時,笑得特別燦爛,口說只有特區政府管治香港,實際說記者明知故問。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特別整合建制力量),雖已屬人盡皆知,但特區政府高官走進中聯辦,卻不禁令人細想。是禮節性拜訪?是交流?交流些甚麼?如果這是定期或經常性的舉動,又意味著甚麼?

對大眾市民來說,港府官員與中聯辦一起,都是一些公開場合,會邀請傳媒採訪。灰記甚少聽說特首或問責高官探訪中聯辦,或中聯辦高官探訪政府總部,更遑論讓記者採訪。想來想去,陳維安可能不是禮節性拜訪中聯辦,他是教育局副局長,是否與近日備受批評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諮詢」有關?

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又是曾蔭權「擦中共鞋」的一大「傑作」,不管九七後,教育局已著學校在不同課堂及科目加入「國情」元素,培養國家觀念。原來這樣還不夠,因為框架大闊,可被有心的老師「鑽空子」,「國情」講得全面,劉曉波、艾未未、毒奶粉、維權上訪、「六四」等也引入課堂討論,由中共壟斷的「偉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光輝形象」自然大打折扣。所以這次國民教育的要獨立成科,還要成為必修科,課程指引說講「國家」要正面突出成就,多欣賞,多體諒。老師如發現學生國家認同感不強,不要即時批評,卻要學生反省。這種與大陸「愛國主義教育」趨同的「國民教育」,難道就是陳維安和教育局官員要到中聯辦的原因?不管是取經,聽指示,還是「交流」,中聯辦所代表的中共意志,在特區政府越來越起關鍵作用就是了。

灰記是否過份想象?可能吧。但通識科老師張銳輝在報章透露,以往課程諮詢,教育局官育真的好,假的好,聽了批評或改進意見,都會說感謝及會考慮,但這次有老師提出為何國家範疇沒有引入普世價值、民主人權等價值觀,教局的官員以訓斥的語氣,說普世價值只是西方價值,為甚麼一定要提出來,為何要以西方價值壓中國,說話有如內地官員,令不少老師錯愕。也許港官進出中聯辦太頻繁,變成物以類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