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政霸道」中看「湖南道縣大屠殺」

不少社運及政黨中人,對香港特府的政治檢控、政治恫嚇形容為「白色恐怖」。如果說「白色恐怖」未能製造恐怖效果,只能「歸功」一國兩制未完全喪失,法治制度和公民社會仍未全面崩潰。

不過,特首曾蔭權和建制派,特別中共在港核心組織之一民建聯(如劉江華),以及「親中」人士(如劉夢熊、劉迺強)及歸邊傳媒,近日肆無忌憚地詆譭香港的司法制度,說有政黨為一己之私,在背後指使東涌婆婆就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報告提出司法覆核,濫用司法程序,置政黨利益於全港市民利益之上。他們的大合唱,完全視法庭如無物,目的就是以純講經濟的「大眾利益」作藉口,以輿論壓力阻嚇市民行使應有的法律權利,甚至公然侮辱法庭。所謂濫用司法程序,即暗指法庭把關不力,判婆婆勝訴更是不可饒恕的過失,即所謂要「司法克制」。好像特區政府基建至上,讓馬虎的環評過關就沒有半點問題,好像法庭審批司法覆核申請如政府審批環評報告那樣兒戲!

政府、建制及親權力者的抹黑操作,絕不能掉以輕心。這意味香港特府及統治階層正向中共的辦事作風看齊,所謂「行政霸道」跟專制其實是同一回事。重慶市在薄熙來希望「有所作為」下,搞「唱紅打黑」,「打黑」就是打擊黑社會,本來是大快人心的事,但著力推動大陸法律改革的法學教授賀衛方卻認為,重慶市當局不能為了政績而妄顧法律程序,寫了「致重慶法律界同仁的公開信」,質疑行政干預司法等問題,惹來不少批評,說他別有用心。

老實說,大陸政府不尊重法律不是甚麼秘密,對維權/異見人士的濫捕、濫判,沒有一樣是按其所製訂的法律程序辦事。扣留了艾未未四十多天,沒有正式通知其家人,這是全世界任何文明國家都不會發生的事(英、美國藉「反恐」濫權可能是例外)。近幾天又透過官方傳媒說艾未未涉大額逃稅,要進行監視居住(因為扣留37日的限期早過,只能想出一個理由作出監視居住,因為期限可以很長),但家人依然沒有接到通知,艾未未尋求法律意見的權利更被剝奪。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大陸當局行政干預司法(這已是很溫和的說法)根本就是常態,因為司法獨立意味行政機關不能為所欲為,所以西方的三權分立不符合國情,即不符合中共專權者的胃口。

維權律師希望從法律途徑爭取公義;賀衛方這類法律改革倡議者希望懂法律的人抵制非法濫權,令權力不能為所欲為;一些內地媒體如南方都市報等,讚揚香港司法覆核制度,認為婆婆就港珠澳大橋環評提出司法覆核勝訴,是法治糾正行政失誤的傑作。內地不管體制內外都有人嚮往法治,了解法治對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不可或缺,偏是香港當權者及其統治聯盟嫌司法部門「阻頭阻勢」,要法庭「少做少錯」,利用「民粹主義」壓司法部門,實在諷刺之極。

大陸體制內外有反省中共專權的人,希望人民遭殃的歷史不會不斷重複。最近在香港出版的,由內地人譚合成寫的《血的神話  公元1967年湖南道縣文革大屠殺紀實》,引用很多八十年代官方調查的資料,親身採訪親歷其境的人,深入揭示造成九千多人被當權者任意下令屠殺的慘劇。而最重要是,道縣大屠殺並非孤例,而是那個革命口號叫得最響,最無法無天的年代有代表性產物。正如作者在後記所言︰

「切勿以為我的這篇歷史紀實只是一個遙遠的血的神話;切勿以為大屠殺的陰影已經離我們遠去不會再回來;……

「……年輕一代連『貧下中農』、『四類分子』、『階級鬥爭』,這些三十年前使用頻率最高的詞彙都搞不清楚了。把我在這篇歷史紀實中記錄的殺人理由講給他們聽,甚至可能被斥為「造謠』,筆者就親身碰到過這種事情。須知憑這些理由在當年剝奪一個人的自由和生命已經綽綽有餘了。……

「在這場打著西方馬列主義旗號,行東方專制之實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貧下中農』(還有『工人階級』)這個字眼就像上帝一樣神聖,作為一個階級被抽像化和神聖化,賦予了『領導一切』的權力,實際上,每個具體的貧下中農的實質性的權利和利益又在哪裏呢?他們與那些『只准老老實實,不准亂說亂動』的『階級敵人』一樣,除了對統治者的絕對服從之外,一無所有。……一位道縣被害者遺屬說得好︰『可憐啊,他們(灰記按︰貧下中農)就是一些只有一條褲子穿的奴隸,管著我們(灰記按︰地、富、反、壞等四類分子)這些連一條褲子都沒有得穿的奴隸。』而這一切之所以能夠行得通,則是建立在國民的奴性人格之上。……

「中國昨天和今天的一切荒唐和邪惡都可以從中找到源頭和註腳。……

看譚合成的書及其感言令灰記想起近日推出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諮詢」,課程指引一味要老師引導學生正面認同國家成就,培養家國情懷,任何爭議性的歷史事件也沒有放在教案,連《義勇軍進行曲》的作者田漢是在「文革」被迫害致死也不敢寫出來,那種希望培養學生毫不批判的國民身份認同之心昭然若揭,若說是奴化教育或洗腦教育也不為過。但曾蔭權政府為了要表示對中共的效忠,不惜硬銷國民教育,鼓吹愛國即是愛黨,他這一任不成,還有梁振英、范徐麗泰等繼承,(唐英年太庸碌無能,不勝任)。這種與大陸趨同的「愛國教育」,沒有了馬列毛術語,但目的仍然一樣,為的就是要製造不懂歷史,只懂服從權威,認同中共政權的學生。

中港聯合,強權操作全方位進行。在「白色恐怖」下,內地仍有人敢於抗爭,在香港的「行政霸道」下,香港人還能置身度外?

One response to “在「行政霸道」中看「湖南道縣大屠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