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毆打辱罵的虐待,被革命吞噬的人權

身邊的朋友偶而會天真地問道︰「艾未未會否人間蒸發?會否被虐至死?」灰記會一本正經地回答︰「今時今日不會如此吧。又不是無法無天的年代。」

不過,灰記想深一層,一些外界不關注,不知名的被拘維權/異見者命運如何,真的不好說。艾未未因為是國際關注的焦點(本地一些「馬列主義者」稱艾為西方的竉兒),中共始終有所避忌吧了。果然,中共在扣留艾四十三天以後,忽然讓其太太路青在一不知名地點與他短暫見面。《蘋果日報》訪問了艾未未工作室前志願工劉艷萍,劉說在兩名公安監視記錄下,艾對路青說沒有被毆打、辱罵,吃飯和睡覺都正常。艾未未的母親高瑛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時,也說看來艾未未健康情況還可以,還說當局應沒有虐待他,因為他是一個有話語權的人,出來會講的。中共安排見面的舉動,據說是為了粉碎早前傳聞他被虐待,甚至有形容他如維權律師高智晟般受到酷刑,「認了罪」。

但灰記又再想深一層,「澄清」了艾未未身體沒有受虐待,不等於他沒有受精神虐待。無了期的拘押,不讓他知道自己所犯何罪,本身就是一種精神虐待。如果他被單獨扣押,精神虐待的意味更濃。因營救民運人士而被內地收監的港人羅海星(已故)曾說過,單獨囚禁是一種精神虐待,嚴重的可導致精神失常。他在未被立案前曾被單獨因禁,一星期左右便開始有幻聽,幸而那段日子不長。他說坐牢時即使見不到隔璧的囚友,也千方百計在獄吏不覺時與他們溝通,目的就是不讓自己處於完全孤立的狀態。艾未未現在也跟羅海星當年未立案前的情況一樣,孤立無援,日子越久,精神虐待越嚴重。

這種精神虐待源於革命黨人對法治的賤視,起初以為革命精神可以戰勝一切。後來便發展成無法無天的地步,一句「反革命」可置人於死地。現在中共已不是革命黨,但處事方式依然如革命黨般自以為是 ,雖沒有「反革命」罪,卻也沒有恪守自己制訂的法律,也是一種無法無天。

仍然對中共抱有善意的夫子劉銳紹也看不過眼,寫了《期期艾艾+沒完沒了=詞窮理屈》,批評中共的胡作妄為。中共傳媒揶揄聲援艾未未的西方國家,說不弄清清楚艾未未觸犯了中國法律便胡亂發聲,是干預中國的司法獨立。但事實是中共也在踐踏司法獨立。「可以看到,即使中國自己制訂的法律,官方也沒有執行。《刑事訴訟法》第69條,對於重大案件,公安機關頂多扣留嫌疑人37天(灰記︰現在是44天),就要決定是否正式逮捕,起訴或釋放,但顯然官方沒有依法而行。

此外,中國也是選擇性執法,按《刑事訴訟法》第64條,公安應在24小時內讓嫌疑人通知家人或所屬單位,但這條有利於艾未未的法例,當局並沒有執行。」

當局即使讓路青短暫會見艾未未,但至今並未正式通知其家人拘留了艾未未。不單如此,「……但按《刑事訴訟法》第96條,嫌疑人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後或者採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諮詢。可是,當局連艾未未的下落也不透露,明顯剝奪了他的權利。」

至於說西方國家藉口干涉中國內政,劉銳紹說只能怪中共自己製造事端。「如今,歐美國家冷手執個熱煎堆,真沒料到中國如此慷慨,製造艾未未這張好牌給他們乘勢而上。美國尤其高興,它在制訂今年的人權報告書時,還來不及把艾未未事件放進去,但希拉里已急不及待在記者會上加入艾未未這張牌。近日,中美進行人權對話,以及戰略和經濟對話,美國借勢『靈魂附體』,中國雖然以兩國的經濟利害抗衡,但已陷於被動之境。這能怪誰呢?只怪決定扣留艾未未的人。」

「西方藉人權干涉中國內政,企圖改變中國」,這是中國官方,以至不少「愛國」人士,每逢西方國家聲援被捕被判刑中國維權/異見人士的一致反應。而這些被捕被判刑的政治犯,也往往被視為親西方,甚至是西方「和平演變」中國的棋子。

一些在面書上活躍的香港「馬列主義者」竟也落俗套,附和這套說法。自由主義者劉曉波固然被視為西方意識型態的旗手,被內地一些人視為有「新左」傾向的艾未未,也不能倖免。皆因他的藝術受西方藝術界歡迎,其藝術作品也在外國賣錢,所以「大賺外國人的錢」的艾未未好像有了原罪,做甚麼都是為了可被利用作為反華宣傳工具。於是調查汶川死難學生名單被視為找碴子,因為官方早已公布死難學生有二萬多人,「艾未未調查了兩年,還查不到二萬多個名字。」不管艾未未希望「發掘」的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名字,讓人追思/紀念的逝者,而不是一堆數字。

於是調查豆腐渣工程是為別有用心的西方傳媒作宣傳,因為日本地震當地政府不也封鎖消息,不讓外界了解真相,為甚麼只針對中國?而且至今也查不出任何豆腐渣工程。不管大陸官方如何極力阻撓追查豆腐渣工程,如何迫害追查豆腐渣工程的人。以至得出的結論是那麼強烈的地震,任何建築物都會震毀,大量傷亡無可避免。艾未未以及那些維權人士只是找碴子,為不懷好意的帝國主義者服務。

灰記不希望本質化任何人,例如馬列主義革命黨人便是硬心腸,只相信暴力革命而輕視人命。但曾經短暫受毛派思想影響的灰記又不得不承認,當自己自命革命前衛時,便會輕易指這人「反革命」,那人「反革命」。灰記由此可以想像,當一個革命者有了權,而權力得不到制衡時,絕對有可能為了「真理」和「理想」整人殺人。歷史屢見不爽。但願這些香港「馬列主義者」不會如當年灰記般「走火入魔」,不自覺地視人權為西方資產階級玩意,不自覺地附和中共當權者。

老實說,西方國家今天打人權牌,雖然難免虛偽,總比當年利用船堅砲利侵略別國進步得多。中國當局還是不要再抱殘守缺,自暴其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