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之死

美國總統奧巴馬於五月一日晚上十一時(香港時間五月二日早上十一時),宣布美國海豹特擊隊在巴基斯坦殺死拉登,並指這是歷史時刻,正義得到伸張。而紐約有大批市民上街慶祝。

Facebook上有不少留言,有人質疑殺死拉登和正義得到伸張有甚麼關係;有人說拉登及阿蓋達組織殺害了不少伊斯蘭教徒,並非伊斯蘭的英雄;亦有人說會再出現或美國會製造另一個拉登。

十年前紐約世貿中心發生的911襲擊,舉世震驚。震驚的原因各有不同。美國人大概想不到自己的國土原來可以受到自殺式襲擊。911事件當然是悲劇,被殺的人全都是無辜。不過,美國人必須反省,幾十年來,在美國發動的戰爭中無辜死亡的人何止百倍於911遇難者。只是大多數美國人出於盲目的愛國情緒,默許小布殊更黷武的國策,容忍小布殊以「反恐」之名令美國人權倒退。

看看美國異見學者喬姆斯基如何看911事件及拉登。他在接受訪問時說,家財億計的拉登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在前蘇聯79年入侵阿富汗時,參與游擊戰爭,最終驅逐俄羅斯人離開,那時候他是美國人的盟友,不排除曾受美國中央情報局資助。拉登與美國反目,是不值美國90年把他的家鄉沙地阿拉伯變作永久軍事基地,是對伊斯蘭宗教的不敬。拉登反對任何外國勢力企圖駕馭阿拉伯世界。

還有,拉登鄙視阿拉伯世界的腐敗高壓政權,美國的盟友沙地阿拉伯正是一個極度腐敗高壓的政權。英美在未與薩姆達侯賽因反目前,縱容這個獨裁者高壓統治,屠殺平民,特別庫爾德族人亦令拉登反感。加上美國長期偏幫以色列欺壓巴勒斯坦人。而這些對美國不滿/敵視的情緒並非只存在於拉登這些「極端」分子。美國《華爾街日報》在911事件發生後曾對中東的富裕階層,包括銀行家、專業人士、商人,作意見調查,結果也差不多。這些精英階層不滿美國妄顧國際社會共識,長期偏幫以色列,阻止達至公正的和解,亦不滿美國支持中東的獨裁高壓政權。而這種不滿心態在平民大眾當中更為強烈。

不過,這些不滿情緒被美國人解釋為「對西方價值,如自由、寬容、繁榮、宗教多元、民主的敵視」。這些由美國主流媒體,包括荷李活電影所製造的「極端」伊斯蘭形像,讓美國人輕易相信美國政府的對外政策是基於正義,而非欲支配有石油資源和戰略價值的阿拉伯世界。於是美國政府可藉「反恐」加強其戰爭機器,隨時準備鎮壓反對美國霸權的阿拉伯人民。

茉莉花革命及其影響,對無論親美還是反美的高壓獨裁政權已發出警號,阿拉伯人民會起來抗爭,無論美國喜歡或不喜歡。看來美國及以至其西方聯盟不會輕易放棄數百年來的帝國、霸權暴力行為。如果說拉登是恐怖主義者(他的確是),美國也好不了多少。因此拉登之死不會是正義的伸張,只要美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勢力及操作持續,阿拉伯人的不滿不會停止。美國對外政策所製造的暴力溫床,只會培植一個又一個拉登。

正在大肆慶祝的美國人也許不想知道,正是美國「反恐」的操作,不斷在製造恐怖主義。

附︰喬姆斯基接受訪問的內容《拉登之死的反思》(文可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